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云大唐】(101-109)(完)【作者:太上至尊】
字数:179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第101章三千佳丽

  接着在暗影密使的带领之下把秦杰三个人带到了锦衣卫统领府外,「好大一座庄园啊!」

  秦可卿忍不住发了一声欢喜的声音,两女就像一只雀跃的鸟儿一样,还没等到秦杰和暗影密使踏入庄园,幸好门口的几个锦衣卫早已经看见暗影密使的身影,要不然秦可卿和贞娘两个说不定还真不能进去了,只见暗影密使把秦杰领到了庄园门前的二个守卫面前,严肃地对着两个忠心耿耿的守卫,低垂着头对着他们两个说着道:「这就是我们东厂新上任的统领,以后你们把招子放亮点,刚才进去的那两位就是统领大人的夫人。」

  跟门口两位守卫说完话后,暗影密使又卑微地对着秦杰道:「大人,里边请!」
  真是像极了一个奴才的模样,在秦杰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跟着,颇有一副你是主人我是下人的模样,让秦杰的眼中闪过一道赞赏的目光人。

  「能人啊!能人。」

  马常这样的举动让秦杰非常的满意,同时也让他心中微微地自豪了起来,现在在京城中自己身为锦衣卫统领也算是显赫一方的势力人物了,更何况东阿县也是他的根据地,就连杨广这个帝君也拿东阿县没有办法,东阿县本身就是一个贫困县,在秦杰的这个小小的县令管理之下才有那么一丝起色,现在的东阿县只记得这个为百姓着想的县令,远在天边的皇帝早已经抛弃了这些百姓了,若是有那么一天杨广兴致起来去东阿县走一趟的话,可能百姓送给他的不是高呼万岁的话而是昏君了,更何况杨广现在也没有多少兵力还可以分出来对征讨东阿县了,随着瓦岗寨的崛起还有四大阀门各自拥有一股势力,这样一来杨广所剩下的也只有京城的兵力而已了,虽然现在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拥兵自立为王,但从杨广被刺杀的消息来看,这样的情况也不远了,秦杰在心里暗暗地分析着杨广被刺杀的消息。

  一片大好的河山就这样被杨广给败了,秦杰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了起来,一代终于抵不过二三十年的时间啊!当然这其中大部分还是身为帝者的责任,杨广本身就有一种好高骛远,而且还亲近臣不顾朝中大臣的劝检,大肆杀害忠良贤臣,使得朝中文武百官都闭口不语起来。

  庄园中有十个丫鬟一个管事还有二十个随从,秦杰点了点头满意了起来,开口对着站在堂中的众人开口喝道:「你们有的人肯定不知道我是谁,今天我就在这里跟你们说下,我是刚刚上任的锦衣卫统领,也是你们现在的衣食父母,你们这几十个人都是签了卖身契的,以后我说的话就是命令,有胆敢不听的人我直接把你们送到锦衣卫侍侯人的地方,除了我不在的时候两位夫人的话就代表我的命令,你们都听清楚了没有?」

  看着站在秦杰两边的风情万呀种的女人,众丫鬟心里都有着说不出的羡慕之意,一听见秦杰的话,众人连忙齐声道:「听清楚了大人!」

  众人应完话秦杰又接着开口说道:「以后你们的工资都涨一倍,都给我认真好好地干活,好好地服侍你们的夫人,大人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秦杰说到这里又开始顿了顿严肃地道:「好了,你们都散开去干活吧!」
  「大人,我们现在可以去见陛下了吗?」

  暗影密使小心翼翼地问着秦杰道,深怕秦杰一不高兴就把自己给咔嚓掉,那真是叫天也不应叫地也不灵,看着手下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秦杰随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可以走了,一切都交待完毕了。」

  说完暗影密使带着秦杰朝着皇宫走去,一座宏伟的皇宫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秦杰的眼前,没过一会两个人走进了后宫之中,听暗影密使这样说,那杨广还真是昏君啊!连白天都这样留涟后宫,这样他还有时间处理朝事吗?难道都把这些事交给近臣,一想到这样做的后果,秦杰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后宫之中鸟语花香让人充满无限诱惑的地方,就连秦杰第一步踏进后宫的时候都被深深地吸引了一下,有假山有水池让人心神旷怡,再加上那心田的三千佳丽,不得不说是男人都抵挡不了这样的诱惑,更何况是杨广呢?就连杨勇的女人都要抢的人呢?

  后宫非常之大三千佳丽真不是盖的,在暗影密使的带领之下,秦杰这个初入后宫的家伙也被七拐八弯弄的迷糊了起来,秦杰忍不住向暗影密使问道:「小常,现在陛下到底在什么地方呢?难道不是在御书房吗?」

  秦杰终于有一点受不了这后宫这么大的坏处,找个人都要走个半天,那杨广和他的妃子亲热不是都要耽误在时间上了?秦杰在心底自嘲起杨广起来。

  「御书房?」

  暗影密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接着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失态了连忙闭上嘴轻声地对着秦杰说道:「大人你别开玩笑了,陛下哪会在什么御书房呢?恐怕御书房这地方早已经布满了灰尘了,嘿嘿……」

  暗影密使带着异样地嘴角扯动了起来,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什么?难道陛下从来没有在御书房批阅过奏章?」

  似乎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秦杰顿了顿又接着开口说着道:「难道陛下的奏折都是……」

  秦杰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暗影密使用手势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暗影密使对着秦杰轻轻地道:「大人,这是在后宫,小心隔墙有耳。」

  堂堂锦衣卫也会怕了那些太监,秦杰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些没鸟蛋的家伙会有这么厉害,看来那些吹耳边风的真是一些拍马屁的高手。

  「那陛下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秦杰又接着开口问起暗影密使起来,听见秦杰的问话暗影密使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道:「陛下现在在云芳阁呢!」

  一听见这话秦杰真有一种想要咒杨广精尽而亡的冲动了,当皇帝还真是爽啊!不过要是被人千古唾骂的话那这个皇帝不当也罢,三千佳丽照杨广这样的势头,看来每天晚上应该都是玩双飞了……

            正文第102章妖艳女人

  从暗影密使的话中,秦杰了解到杨广现在庞幸的妃子是民间搜刮而来的民女,好像和朝中哪个大臣有点关系,秦杰百思不得其解,试想一个从民间来的女人竟然能得到皇帝杨广的宠幸,这无以说明那民女的姿色是如何的惊艳了,再加上朝中哪个大臣的关系更加让云芳阁的妃子宠上加宠了,秦杰在心底暗暗地警惕起来,「这个女人不一般啊!」

  转眼间两个人来到云芳阁,暗影密使上前对着守门的太监通报了一声,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门前等候着召唤,没过一会只见那个太监回了过来,近到秦杰的身影一副不卑不亢地道:「锦衣卫统领陛下宣召,请跟咱家进去吧!」

  这个人虽为太监但在秦杰的面前还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让秦杰看了大为光火,如果这不是在皇宫后院的话,秦杰早已经一剑了解了他的性命,「哼!你官再怎么大还不是一个没有男人功能的太监而已,还敢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

  秦杰缓缓地跟在这个太监后面走进了云芳阁,暗影密使还呆在云芳阁的外面等候着秦杰,呆会秦杰出来的时候,暗影密使还要带秦杰去锦衣卫,一来一去也省得麻烦所以秦杰就吩咐暗影密使在外面呆着等候自己的归来。

  一进入云芳阁秦杰就被眼前的豪华所震憾了一下,没想到杨广已到如此奢华的地步,一个云芳阁就有如此的装饰,怪不得百姓怨天怨地更怨杨广这个昏君奢华荒,这么一个云芳阁里面就摆着不下一千多件的雕刻精琢的陶瓷,各各十光十色的夜明珠镶欠在墙柱上。

  「这真是一座豪华的房间啊!身为一代皇帝有权利的感觉真是好啊!如果杨广能更多地为百姓着想的话,那杨广也不会留下千古骂名。」

  秦杰在心底暗暗地鄙视了一下自己的无耻思想,如果杨广不是这么昏庸的话,那自己穿越来这里不是没有一点成就感了吗?

  掀开窗帘只见杨广拥着一个够妖艳的女人在怀中,在太监的带领之下,秦杰缓缓地近到了杨广的一丈外,只见秦杰假装恭敬卑声地开口道:「卑职锦衣卫统领参见皇上万岁万万岁!」

  秦杰也没有跪下参拜直接揖手恭敬地道,反正圣旨上已经说不用下跪了,秦杰也省的麻烦更何况跪天跪地跪父母,秦杰还没有习惯跪杨广这个昏君呢?
  「嗯!你就是秦杰?看起来还真的长的一副人模人样呢?不错不错!东阿县让你治理的井井有条,是个人才啊!」

  杨广话音刚落,秦杰连忙谦虚地道:「一切都是皇上的天威护佑之下,臣才能把东阿县治理的这么好,说来都是皇上的功劳,卑职只是代为治理而已。」
  听见杨广的这么一句话,杨广眯着眼仿佛秦杰的这一句话说到他的心坎里似的,眼中闪过一道欣赏的目光,心里真是舒服极了,杨广那猥琐的手掌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怀中那妖艳女人的山峰,只听嘤咛的春吟,怀中的女人好似不自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杨广这样揉,妖艳的脸庞顿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晕,本来就非常的妖艳了,被杨广这样一弄一股让人无法释怀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时时诱惑着一丈外的秦杰一样,秦杰在心底暗暗地心惊了起来:「好一个外媚的女人,真是比狐狸精还狐狸精呢!难怪杨广会这样宠幸这个妃子!」

  杨广呼出来的气息顿时变得粗了起来,只见杨广大手一挥对着揖着手的秦杰道:「好了,平身上吧!以后联的皇宫后院都要靠你了秦杰,以后再发生有刺客闯放皇宫大院的话,你记得给我捉住好好地审问一下,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大胆!对了这是联的爱妃秀云,你可不能让联的妃子受到一点点伤害哦!」

  杨广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双手毫不掩示地在秀云的上面揉捏着,两个的圆球随着杨广的动作,不停地变幻着手中的形状。

  秦杰暗暗地咽了一口水连忙开口称是,秦杰的这一番动作丝毫没有逃过这个高高坐在宝座上的杨广,杨广这下开始放下心来,秦杰的这一番举动无疑证明他是有一个自制力的男人,这样杨广就放心把整个后宫交给秦杰来护卫,也不用担心他会染指自己的女人了。

  杨广的这一番观察无以为秦杰以后守护后宫带来了更多的香艳激情,偷人又偷心杨广真是输的一塌涂地,秦杰抬眼观看着那秀云满脸好像甚似忍耐不住的样子,心中一动开口说道:「陛下还有何吩咐吗?要是没事了臣先告退了!」
  说完意有所指地后退了几步揖着身子等候着。

  「嘿嘿,看来秦杰还真是一个妙人啊!那好吧,你先退下吧去好好地熟悉一下东厂锦衣卫。」

  说完还不管秦杰有没有走出云芳阁,直接把怀中的女人抱了起来,「嘶」的一声碎布绸缎纷纷飘了起来,到最后肚兜也离身而去,秦杰后退间似乎还能看到那一双在空中摇摆不定的,尖端带着那艳紫透熟的红葡萄,秦杰再一次狠狠地咕噜一声吞下了一大口不转身而退。

  正在门前等候秦杰的暗影密使看见秦杰满头大汗地出来,连忙关心地上前问道:「统领,你怎么满头大汗的出来了,难道云芳阁里面热火朝天?」

  暗影密使话音刚落就被秦杰给打断了一下,只见秦杰抚着额头口中哀声叹气起来道:「里面倒是没有热火朝天,不过是朝天啊!这可比热火朝天厉害的多了,一不小心的话我这个统领都要被热死了!我们的皇上还真是性致盎然呀!」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来这个民女秀云真是有点意思,竟然是一个外媚的女人真是太勾引人了,那两瓣的花瓣,高耸挺立的无不显示出女主人身体的骄傲,让杨广这么一个拥有后宫三千佳丽的帝王都为之痴迷不已,还真的是不简单的人物啊!动机不纯秦杰悟出了这四个字。

            正文第103章新官上任

  锦衣卫这个统称就是皇帝的直属亲卫队,是属于皇帝直接管辖的,俗话说的皇帝的爪牙,是皇帝了解文武百官的一种方法,也是对于一些手揽大权的文武大臣一种威慑,锦衣卫所在的地方是东厂也就是连接皇宫外面的一座大型的府坻,这里就是锦衣卫办事的地方,东厂一个神秘的地方,对于大多数贪官污吏来说,东厂是他们的魔咒死死地环绕在他们的头顶。

  「统领,这就是我们锦衣卫的官坻。」

  暗影密使指着一座大型充满威严的府坻对着秦杰得意地说道,府前那两座卧着的雄狮,双眼充满霸气地望着前方,皇宫那是龙的象征而这里的锦衣卫的地方却是两座狮子,其意不言而预,就是为皇帝扫清一切障碍。

  在暗影密使的带领之下,秦杰缓缓地进入了府坻,只见暗影密使犹豫了一下,瞅了瞅秦杰一副想要开口说话的样子,秦杰见状皱着眉头开口说着道:「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这样慢吞吞的还像不像个男人的样子?」

  秦杰一声咒骂暗影密使心中一凛,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开口担忧地道:「统领,我们东厂锦衣卫的情况有些特殊,呆会大人你要小心才是,东厂锦衣卫里人才济济,武功臻至一流顶尖高手的不在少数,我怀疑前任杨统领的死亡跟我们锦衣卫有关。」

  暗影密使忧心重重,前任统领的去世对锦衣卫打击非常的大,让里面的一些人都开始纯纯欲动起来,要是眼前的统领再出现这样的意外的话,那锦衣卫的前程堪忧啊!

  「咦?听你话里的意思难道锦衣卫这种皇上的直属卫队居然也会出现内奸?要真是这样的话真是太有意思了!」

  对于皇家的直属卫队更明确地说是皇帝的亲卫队,这样的一支充满神秘威严,背负着各种骂名的锦衣卫,秦杰心里燃烧起火热的激情。

  挑战未知的艰难是秦杰所向往的,身为未来时代的秦杰来说,自己以前所处的时候平平淡淡不值一提,所以风云江湖的出世迅速地波及了全世界,里面那丰富的内容,那魔幻般绚丽的技能,还有那活灵活现的怪物,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吸引着这个世界的人们,对于那些生活平淡的人们来说,这一款游戏就是强心剂一样迅速地掀起了一股风暴。

  只是秦杰做梦也没有想到的阶是,自己会莫名奇妙地意识穿越到隋唐这个充满动乱的年代,男人的野心终于在这一个世代喷发,看着秦杰还在思索的样子,暗夜密使顿了一顿继续开口说着道:「锦衣卫中还有谁多朝中大臣安排的一些人物,呆会卑职会拟出一张名单给大人,大人就会知道我们东厂锦衣卫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朝庭大臣中的人了。」

  虽然暗影密使说的话,换作是一般人的话会很担忧,但秦杰丝毫没有这个顾虑,单单一个白莲教就已经很让人担忧了,更何况现在动乱的年间,各诸候纷纷拥兵自立,而杨广所倚重的只有宇文阀这个大家族所拥有的兵力而已,而自己的手中到现在就已经拥有了两股势力,白莲教和东阿县这两股势力一直在秦杰的手中掌握着,就算秦杰没有在东阿县亲自掌控,但身为秦杰的众女人们肯定也会好好地打理起的,对于这一点秦杰丝毫不担心。

  秦杰的思绪又回到了遥远的回忆当中,想起自己刚进入这个时代的时候,和寇仲还有徐子陵结拜在古庙的情景,秦杰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一丝笑意,「不知道他们两个小子现在怎么样了?还真是有点想念他们啊!」

  历史的脚步终究不会因为秦杰一个人而停下的,秦杰对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人的际遇充满了期待,虽然因为自己的原因稍稍地改变了原来的发展,但秦杰始终相信,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人必定不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一事无成。

  这两个人虽说是乞丐出身,但是他们俩从小就相依为命练就了坚忍不拔的毅力,寇仲那眼神中喷发出强烈的渴望,秦杰至今还深深地记得,而子陵虽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但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显得相得益彰,一静一动不知道会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力量。

  「大人,我们进去吧!」

  秦杰的耳边响起了暗影密使的声音,瞬间把他从思考中拉回了现实,望着那两扇雄伟威严的大门,「嗯,进去吧!」

  秦杰应了一声挺起了胸膛,一股霸气般的气势散发了开来,迈步朝着里面走去,暗影密使缓缓地跟在秦杰的后面。

  大堂中显得非常的安静,身为锦衣卫每一个人都静静地等待着统领,在秦杰还在长安的时候,东厂锦衣卫们就知道皇帝提拔了另一个人接杨虚彦的位置,这也是杨虚彦死前交待杨广的,因为杨虚彦对杨广是这样说的:「陛下,东阿县县令秦杰,他的武功不在微臣之下,假已时日就算是微臣恐怕也不是他的一招之敌,此人可堪大用,让他当一个小小的九品芝麻官真是太屈才了,皇上的安全才是臣最为担心的,眼下诸候纷纷而立,陛下的身边更需要这样的人。」

  大殿中锦衣卫纷纷而立,望着大门中走过来的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畏惧的眼神,秦杰用眼神巡视了一下大殿中站立的锦衣卫,一丝诡异的笑容浮现在了秦杰的脸上,只见秦杰朗声开口说道:「今天是我接锦衣卫统领的日子,在座的很高兴你们都站在这里,对于那些没站在这里的人,我很想说一句抱歉了,以后你们也不用再当锦衣卫了。」

  秦杰的脸上闪过一丝丝冷冷的笑意,这一丝笑意浮现在秦杰的脸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像是从深渊走来的王者一样。

  秦杰迈步走到身上统领的宝座之上,转过头俯视着众锦衣卫,然后对着暗影密使道:「小常,你去登记一下今天在座的各位的名字,那些今天没站在这里的锦衣卫已经没什么用了,如果那些锦衣卫中人有作监犯科之事,派人把他们全部抓过来收监。」

  秦杰的这一句话一下子把没站在大殿中的锦衣卫一下子打进了深渊,秦杰的名字将会是他们的噩梦的开始。

            正文第104章东厂扬威

  眼色看,你们的脑袋是白痴啊,你们真是比猪都不如,猪都还知道怎么吃屎呢,你们却在这个节骨上不好好地侍奉他,却跑去寻欢作乐,你们就算不把这个统领放在眼中,但表面上也要做的像样点才是啊!真是一群猪脑袋,现在好了你们以后东厂锦衣卫也进不去了。「

  宇文化及显然被气的不轻,胸膛不停地开始起伏着,站在宇文化及旁边的年轻人见状,连忙开口问着道:「大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那个刚上任的秦杰轻轻松松地接收锦衣卫?」

  宇文化骨脸上带着不悦的表情,对于宇文家来说,杨虚彦的去世本来就是他们所安排的,这样做才能让杨广这个昏君更加地靠近他们,而他们也安排了很多人进了锦衣卫,没想到锦衣卫统领刚刚上任,这些手下仗着自己是他们的靠山,而给新上任的统领使了下马威,宇文化骨也被这群手下给弄的哭笑不得,虽然说他们不怕这刚刚上任的锦衣卫,但好逮这个锦衣卫是杨广新招的,而且还是杨虚彦至死推荐,他们这样做的话不但不给新上任的统领面子倒也罢了,但是这样做也直接悖逆了杨广的面子。

  两兄弟明显地想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宇文化骨看了一眼还在皱着眉头思索中的大哥,开口出声地道:「大哥,现在怎么办?趁…」

  忽然闭上了口看了一眼还站在下首的手下们,不悦地道:「你们几个都出去吧!」

  看着手下们悄悄地把门关了上去,宇文化骨胸中吐出了一口气,无奈地对着大哥说道:「看来我们这几个锦衣卫的眼线也保不住了,大哥!」

  听了身旁宇文化骨的话,坐在主位的宇文化及也难咽心中郁闷之气,只见宇文化及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口叹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叫这几个人太猪脑了,在这个节骨眼中竟然给秦杰下眼色,如果我是秦杰的话也会这样做的,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只能嫁祸给他们了。」

  说完话宇文化及同时出现阴狠的神情,一副见人而噬的模样也身旁的人都打了个寒颤。

  宇文化骨眨了眨了眨复杂的这眼神,犹豫了一会这才慢吞吞地道:「大哥…」
  突然话音一顿接着开口说着道:「那…」

  宇文化骨的这一番动作让宇文化及皱起了眉头,开口不悦地教训着道:「说话吞吞吐吐还像不像个男人啊!不就是死几个手下吗?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你的话真是有损我们宇文家族的威严,做这种事情就不要有妇人之仁,平时我是怎么教导你的,大哥的话你都当成耳边风了?」

  「可是…」

  宇文化骨继续犹豫了一下开口就被宇文化及给打断开来,只听他不悦地道:「没有什么可是的,牺牲他们总比要牺牲我们好多了吧!到时候多给他们家中一些银两就是了,你俯耳过来,我要交待你一下!」

  宇文化骨帖耳过来,只见宇文化及在他的耳中不停地低语着,宇文化骨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来,虽然自己死了几个手下,但是能让宇文家逃过一劫,那比起整个家族来还是大大地值了,这个道理宇文化骨不是不明白。

  等宇文化及交待完,宇文化骨走到了门口转身回头对着坐在主位上的宇文化及道:「大哥,谢谢你!」

  说完转身而去办宇文化及所交待的事了,宇文化骨的这一番动作真是让他这个身为大哥的觉得可笑又可恨,生在大家族的他都觉得宇文化骨实在是太善良了,让他去办自己刚才交待的事情真是有一点太惨忍了,也许这也是对宇文化骨一种磨炼吧!

  走在路上的宇文化骨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却不停地思索着:「这大热天的怎么好端端地就感冒了呢?看来过几天得好好地去看看御医了。」

  脚步却一往直前地朝着目的地走去。

  站在锦衣卫的大殿中的秦杰正制定锦衣卫新的规定,突然大门外传来了喧闹声,声音越来越响,秦杰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对着站在下首的暗影密使开口道:「暗影你去外面看看何事如此喧闹,这堂堂东厂锦衣卫府坻,外面竟然闹得如此喧哗成何体统,把他们都给我带过来!」

  威严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大殿,一个个锦衣卫看到秦杰巡视过来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颅,不敢看秦杰眼中流露出来的精光。

  过了一会只见暗影密使带着一些举止夸张放浪行骸的人走了进来,看着高坐在主位上的秦杰他们也不下跪拜首,从他们的举止中秦杰就知道了他们一无事处,不屑地摇了摇头,开口对着暗影密使道:「把他们给我押下去关在牢里!」
  一句话就把他们打了死刑的烙印。

  「,你以为你是谁啊!问都没有问我们就把我们下在牢里,你以为你是皇帝啊!」

  突然人群中传出了这样一句话,听了这句话秦杰顿了一顿,接着又开口说道:「把你们关在牢里又怎么样?你们就是一群二世主毫无用处,如果你们能躲过我一剑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码!」

  秦杰话音刚落从怀中拔出了弯月,望着下首还在吵闹不休的那群人,秦杰口中低吟一声「荡剑式」整个人就如游动着的灵龙在众人面前穿梭了起来,每到一人的身边的时候就传来一声嘶,一柱香的时间都不到,秦杰一个翻腾又坐在了高高在上的位置上面。

            正文第105章杨广无能

  一会儿那些站在旁边观看的锦衣卫个个倒抽了一口气,只见那些喧哗的众人,每个人胸前的衣襟上面像是被锋利的利器划过一样,流露出了他们白嫩的出来,顿时原本吵闹的声音变得非常的寂静,就连一根针落地也能听见一样,一个个惊恐地望着胸前那一条刀痕变得讳莫如深,望着秦杰那冷酷的眼神,众人再也不复嚣张的模样,一个个站着低着头不敢看秦杰的眼神,坐在主位上的秦杰望着众人的眼神,残忍一笑道:「暗影,去把他们都带下去吧,每一天都给他们上一点料!」
  秦杰诡异的笑容就像魔鬼一样缠绕在他们的心头。

  「是!」

  暗影密使瞬间叫了几个人把这一群人都给押了下去,喧闹平息过后秦杰再一次地望着站在殿中的锦衣卫,阴深地开口说道:「以后在东厂我的命令你们一定要坚决的执行,胆敢悖逆我的命令就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一句话说完秦杰的眼神幽深深地望着殿中的众人,一个个都秦杰的眼神看的冷汗直流,连忙大声地开口连声称是。

  东厂发生的事很快地传到各方的势力的耳中,一个个看着眼线传来那纸条上大胆的字言,个个地开始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秦杰会这样地嚣张,如果这样的话被传到皇帝杨广的耳中,那样会发生怎样的后果呢?难道杨广真的这样无能了吗?很快这个念头被打消了开去,做为一个千古帝王杨广就算再昏庸,作为一代帝王的杨广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诸侯给取代的了的,而秦杰这样大胆的话难道是皇帝默许了的?各番势力越想越是心惊,如果秦杰这一番动作都是皇帝杨广指示的话,那真是太可怕了!难道杨广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装的?一个个的脑袋顿时变得混乱不堪起来,一个个开始在心里想着以后上朝真的不能阳奉阴伪了,要不然以后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下场。

  秦杰这一番在东厂说的话也被传到了皇宫杨广的耳中,只见杨广一手拥着怀中的可人儿,另一只手却在她美妙的身体上不停地抚摸了起来,那玲珑完美的身体不停地在杨广的手中绽放了开来,那一对的山峰在他的抚弄之下,变幻着不同的形状惹人眼目,五丈处外那一个个小太监一副想看不敢看的样子,没有了身理机能的他们身体中早已经没有了这种,可是杨广的这一番动作还是让他们大开眼界,那被玲珑绸缎包裹的早已经不堪束缚流露出了那尖尖的红晕之色,显得非常的,杨广一边抚弄着怀中的美人,一边也思索着秦杰的话,眼中的光芒不停地闪烁着,口中喃喃地自语着:「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

  怀中的娇娃早已经被杨广抚弄的春情布满了脸面上,只见她微微地喘息着道:「圣上,什么有意思啊!妾身真的受不了了,圣上你快点来宠幸妾身吧!」
  说完那一只娇嫩的玉手堪堪地朝着杨广的腹下探去,一条软软的小虫被她的小手悄悄地握住开来,秀云心里忍不住叹息开来:「看来圣上还真的是无能了啊!」
  弄了这么久还一点也没有起色,秀云的脸上也泛起了一股失望之色,那身体被杨广挑起的看来只能自己解决了。

  「圣上雄风耸立,妾身早已星经等待不了了!」

  说完不等杨广反应过来站起了身来,一件件薄薄的白纱瞬间滑落在地,身上顿时只着一件滑腻般的肚兜,那神秘的芳草这地泛着点点滴滴的露水闪闪发亮,修长的美腿亭亭玉立在杨广眼中闪烁那渴望的眼神中,秀云娇媚动人的一笑,整件丝滑般的肚兜沿着雄伟的山峰飘落在地。

  杨广身下还不是很但也被身体里的欲焰折磨着狂烧起来,只见他疯狂地撕扯起身上的皇袍起来,一具威武般地身体呈现在了秀云的眼中,可惜的是下面的小虫还是那微微地下垂着,秀云无奈地在心里叹息了一下,接着对着杨广做了一个勾引人的妩媚动作,瞬间杨广仿佛如恶虎般朝着跑到床塌之上的秀云扑了过去…一张春帘慢慢着里面的情景,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样的光景,只有外面那些宫女一个个脸颊泛着春红般的红晕,一下一下的颤抖着。

  东厂大殿中只见秦杰快速地翻着桌前的那一些案本,那一些资料都是锦衣卫对各个大臣监视而收集起来的情况,其中的有一些大臣的资料根本是不堪入目,有一些大臣竟然也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下狼手,而有一些大臣对着娇艳的母亲,竟然让她侍寝,秦杰越看越是心惊,在心里却沾沾自喜了起来:「比起他们来那我就是圣人了!」

  接着秦杰对着一些重要的内容做了标记,留着以后可能会用到,这一些东西可是握着那些朝中大臣的命门啊!

  有了这些东西以后办起事来也容易的多了,难怪各位大臣对东厂锦衣卫这么虎视眈眈,这么一些把柄掌握在锦衣卫的手中,而杨广却像是毫不知情似的,秦杰都有点开始同情起来杨广了,难道杨虚彦也没有把这些内容交给杨广吗?杨虚彦难道不是皇亲贵族?

  那为什么杨虚彦直到死前还推荐自己上任东厂锦衣卫呢?看来杨虚彦也是不安好心啊!思来索去秦杰也心底泛起了一丝冷汗,京城重地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自己本来还对杨虚彦有一点好感的,现在一分析起来秦杰也渐渐地整理出了头绪,看来杨虚彦在皇宫中丧命,有可能是皇帝的一招暗棋,而杨虚彦推荐自己就是让自己和杨广做对,而杨广居然也同意了杨虚彦的提议可能是杨广的手下真的无一人能胜任锦衣卫统领一职。

            正文第106章神功大成

  夜幕如梭,天空很快地暗了下来,长安城的一间客栈里,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穿着一件合身的道服,纤嫩的小手中拿着两块卜卦的道具,脸上带着虔诚的表情口中喃喃自语,低语完毕后手中拿着的两块竹排把地上一抛,女子脸上一喜卦上显示的有缘人此时也正在长安,这样的话她可就安心了下来,一路风尘仆仆追了好几个地方就是没碰上他,让她一个女人的心里也充满了小小的怒气,要不是临终前爷爷把自己托付给了他,自己才不会眼巴巴地倒帖过去呢?此女子就是天机谷第十八代传人公孙舞,上一代掌门人天机鬼谷子正是她的爷爷,所谓的天机就是能知晓世上一切的事情,但是关于自身的情况却是无从掌握的,看着好友鲁妙子破碎虚空,鬼谷子也终于兴起了破碎虚空去寻找那更广阔的宇宙,临去前就给自己的孙女卜了一下卦,终于算出了自己孙女命中的另一半,而且还是紫微帝星其命乃九五帝尊之相,鬼谷子破碎虚空前也终于放下了心来,一心一意开始钻研起天道那无穷奥妙。

  公孙舞把东西收捨了起来,既然知道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夫君也在长安,而且从卦相上显示按照命理推断出,自己的另一半名字叫秦杰,乃九五之尊之相。公孙舞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对于爷爷的算卜更是崇拜了起来,可惜爷爷太早的追求天道只剩下自己一个孤零零的人在这个世上,心里开始对着自己未来的夫君充满了渴望,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公孙舞纤纤的手掌托着下巴望着那落幕的夜色沉思着,突然公孙舞的嘴角浮现一个诡异的笑容,只见她站起了身来从包裹中拿出子一件夜行衣快速地穿了起来,打开窗户纵身一跳融入了夜色当中,一个孤寂的身影几个纵跃之间消失在茫茫的灯火中。

  统领府中秦杰穿着单薄的衣袍双腿盘起,手掌抵足运气丹心,只见他的头顶慢慢地又开始呈现一片白雾的云状,整个人仿佛坠入了仙境,身边仙气翻涌似起,身体内三股不同的气息在体内不停地翻滚着,一黑一白一红不停地在经脉中疯狂地游动着,站在丹田中的元婴一黑一白不停地从他的双掌中涌入了他的身体中,而那股粉红的气息从元婴的百汇穴中直接灌顶面入,元婴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样,突然元婴全身一震脸上面现潮红,秦杰的嘴角突然吐出了一口鲜红沾染了他的衣襟,他的脸仿佛扭曲了一样,突然秦杰整个人全身一抖,一股更加狂霸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仿佛秦杰举手之间就有一种威严能毁天灭地般,天空中的紫微帝星忽然裂开了缝隙般,一道光束从空中直射统领府秦杰的房间中,让秦杰置身水深火热之中,忽然气息开始慢慢地平静了下去,秦杰慢慢地睁开了他那火红色的眼眸,古静无波的房间内突然响起了一丝咔嚓的声音,只见秦杰盘腿的木板裂为了两半,可见此时的秦杰是何等的霸道,就连他的气息也能伤人了。

  门外的两女听见那一丝咔嚓的声音,脸上顿时起了惊慌的表情,没有丝毫武功的贞娘担心地问着秦可卿道:「刚才那是什么声音?相公不会出事吧!相公一个人在里面到底会不会有事啊!」

  虽然两女吩咐了丫鬟不得打扰不得靠近这间房间,可是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总是让不懂武功的贞娘开始担心起秦杰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紧张的神情。
  「没事的!相公现在正在冲击重要关头,我们俩就安心地站在外面等相公出来吧!」

  秦可卿虽然嘴上说出了安慰贞娘的话,脸上很是平静。但是心里却也在担心的秦杰的安危,刚才那一股狂霸的气息让两女浑身颤抖,而现在虽然气息没有了,但心里却也在暗自担心着,而且秦可卿还不停地责备着自己太没用了,对相公一点忙都帮不上。

  且不说秦杰所在的统领府发土生的事,东厂一座高高的屋顶,上面一个黑衣人正在不停地跳跃着,躲避着那些夜间巡逻的护卫,在周围无人的时候入了大殿之中,大殿乃重要会议之地,平时也专门放着一些重要的文件,一般都有五六个锦衣卫在这里守卫着,黑衣人一入顿时惊醒了守卫的锦衣卫,口中厉喝:「是谁?」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有人闯入,众锦衣卫都开始提高警惕,显然对方是有道而来来者不善啊!

  众锦衣卫只见眼前一花,突然身体一麻每个人的身体都站立不动,只有惊惧的神情残留在他们的脸上,顿时他们心中开始慌张了起来,想不到来人竟然有这样的身手,每个人都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小命不保,黑衣人看见众锦衣卫脸上流露出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可惜脸上的黑面巾遮住了她妩媚的笑容,黑衣人开口问着众锦衣卫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们的,只要你们告诉我你们的大人住在什么地方就行了,如果讲的不实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黑衣人说完话后就站立在一旁等待着锦衣卫的回话「这个,那个…」

  众人开始迟疑了起来,秦杰的手段在刚上任的第一天就已经深深地植入了他们的心底,同时也给秦杰打上了一个魔鬼的称号,对于眼前黑衣人的问话众人犹豫不决,突然黑衣人又接着开口说着道:「你们可不要拖延时间哦,你们身上可是中了我师门独家点穴法,没有我的解穴你们就站在这等死吧!」

  黑衣人话音刚落只见锦衣卫个个开始争先恐后地喊了起来,纷纷地说出了秦杰所住的地方,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他们呢?如果现在他们说出了秦杰的地址至少他们还能活上个一天,要是不说的话那他们现在就可以魂归地狱了,对比一下众人明智大胆地出卖了秦杰。

            正文第107章如此相逢

  黑衣人娇颜一笑脆声地说道:「很好,你们的话要是说的正确的话,呆会我回来就为你们解开穴道哦!要是你们说的是假的,你们就站在这等死了,而且被我这独门点穴法定住,你们的身体不能随意搬动的哦!要是假话的话那你们可惨了,想一下在烈日当头,你们的皮肤慢慢地开始干燥起来,然后一寸一寸的裂开来那个模样。」

  黑衣人描述的有声有色,众锦衣卫每个人的身体随着黑衣人的述说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了起来,那张开的嘴巴颤抖地说道:「我们绝对不敢撒谎,更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吧!还请女侠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众人没有想到眼前的这黑衣人的声音是这么的好听,然而手段却是如此的惨忍,简直堪比那个魔鬼般的统领啊!众人忍不住把黑衣人跟秦杰对比了起来,越是对比越是心惊啊!她们俩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真是两个长着尖角的恶魔啊!
  众人的心底在不停地叹息着,黑衣人的笑容就像是恶魔的微笑一样恐怖,黑衣人把众人脸上的表情都一一的收入眼中,咯咯一笑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只留下笑声在众人的耳边回响了,看着那如恶魔般的黑衣人走掉了,众人的心中终于呼出了一口气。

  统领府内终于一切的动静都开始平静了下去,门开了秦杰缓缓地走了出来,只见秦杰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的神情,逆云诀这神秘功法终于大成,秦杰进入内视之中看见丹田中的元婴更加的壮大了,体内三股气息如果按照逆云诀里的形容的话,那就是三股气息已经开始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股混沌仙气了,秦杰感觉到自己抬手之间好像一切都尽掌手中的样子,让秦杰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是自信了,望着两女那担心的神情,秦杰双掌一运气,站在一丈处外的两女顿时被秦杰给吸入了怀中,两女顿时娇媚地白了一眼秦杰,嗲嗲地捶了一下秦杰的胸膛娇羞不已。

  看着秦杰一脸无漾地走出来形,贞娘担心的神情顿时安心下了不少,只见她还是开口问着道:「相公,你没事吧?妾身在外面真是太担心相公你会走火入魔啊!现在相公平安地走出来,妾身真是太高兴了,如果相公再不出来的话妾身都要徇思冲进去了,幸好相公没事!」

  贞娘话音刚落秦可卿接着说道:「是啊!相公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妾身们真的会冲进去的,相公在武功修炼上妾身们一点都帮不上忙,心里真是非常的难受。」
  秦可卿说完顿了顿,接着抬头瞥了一眼秦杰,突然一丝血丝映入了秦可卿的眼底,「啊!相公你受伤了啊!相公你哪里受伤了,贞娘快来找下相公到底哪里受伤了。」

  两女非常慌张地从秦杰的怀中钻了出来,秦可卿从怀中拿出了帖身的手绢轻拭着秦杰嘴角的血迹,正在擦拭间只听贞娘一声尖叫,「可卿,快来看相公的胸膛的衣襟上面都是血迹呢!」

  说完声音顿了顿接着心疼地摸了摸秦杰的胸膛,开口说柔声地道:「相公,你这里疼吗?一定很疼的吧!看看这里都流了好多血呢不疼才怪。」

  贞娘话才说完秦可卿也看了看相公胸前的衣襟,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听见秦可卿的笑声贞娘有点不明所以傻傻的问道:「可卿,你在笑什么呢?相公都流血了你还在笑?」

  贞娘说完一脸心疼地抚摸着秦杰的胸膛,看着贞娘流露而出的担心,秦杰摸了摸贞娘柔顺的秀发,婉尔一笑地对着贞娘说道:「傻瓜,相公我没有受伤呢,这衣襟上的血是我吐出了胸中的那郁闷之气,现在舒服的多了!你看可卿都在笑你呢?」

  「锦衣卫统领出来受死吧!」

  一声乍响在屋顶的上空响了起来,两女听见这声音仿佛胸中都捶了一下似的,秦杰见状连忙运气于手掌抚平了两女的气息,拥着两女秦杰冲天而上,屋顶顿时破了一个大洞,秦杰拥着两女凝立在空中,只见一个黑衣人站在屋顶之上。
  秦杰皱着眉头道:「是你找我?你是何人?本官今天刚刚上任应该没和阁下结过仇吧!」

  秦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耳中的那道声音好像是尖着嗓子喊着,声音感觉非常的假,秦杰凝神一看眼前的黑衣人没有男人的喉结似的,难道她是西贝货?

  「哼!我管你是不是真的是今天刚刚上任呢?今天我就是来为民除害的,锦衣卫的所作所为已经是天理难容。」

  黑衣人话音刚落秦杰就打断她道:「如果锦衣卫真的天理难容,那也跟我没关系吧,我的好小姐请你也帮帮忙好呗!本官才是今天刚刚上任哦,就算他们真的天理难容,那也不管本官的事吧!」

  秦杰皱着眉头斥责着眼前的黑衣人道黑衣人没想到眼前的锦衣卫统领竟然能看穿自己的身份,口中冷哼了一声把黑面布也拿掉了,顿时流露出一张细嫩的脸蛋,不悦地开口道:「虽说你自己刚刚上任,但是你以后要是没有约束你的手下的话,那本姑娘还是再来拜访你们的。」

  黑衣人话音刚落,只见秦杰冷冷地哼道:「本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秦名杰,本官自会约束自己的手下不用姑娘你来提醒本官,更何况姑娘你还像也不是本官的对手吧!姑娘要是不信不妨一试本官的身手,看看姑娘你能在本官的手上走上几招?」

  一听见眼前的锦衣卫统领报出来自己的名字,公孙舞顿时傻眼了,没想到自己千寻万寻的夫君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看着秦杰两手拥着两个娇美的女人,公孙舞顿时心里起了醋意,只见她撅起了嘴唇哼声道:「哼!没想到锦衣卫的统领也是一个花花公子,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了,看来我爷爷为我卜的卦也不准嘛!记住本姑娘的话,你要是没有约束你的手下的话,以后本小姐还会继续光临你的统领府哦!」

  说完冷冷一哼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正文第108章夜色迷离

  秦杰的眼里充满了迷惑之色,难道眼前的这个黑衣女人真的认识自己,为什么他爷爷为黑衣人占的卜不准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秦杰的脑中反复思索着这些话,却没有发现秦可卿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眼神,也许这对于秦杰来说是那么的难以理解,但对秦可卿来说女人的预感不同于一般,更何况她是拥有半仙之体的女人呢?

  秦杰丈二摸不着头脑,双手拥着两女纵身一跃从虚空中跃了下来,看了一下屋顶那个窟隆大小的洞口,秦杰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嘲了道:「没想到屋顶都被自己弄了一个大洞,看来自己还真有是破坏的天份呢,一个小小的黑衣人自己也是太紧张了吧,今晚还真是要夜露星空之下了。」

  屋顶上的繁星点点甚是灿烂美丽,只见秦杰拥着两女道:「今晚我们三人就好好地体会一下夜色下的美景,你们看怎么样?你看如果我们这样躺在床上的话,抬头就能看见整个夜色的美景。」

  秦杰边说边笑丝毫没有注意到两女的脸庞早已经开始布满了红晕,一想到三个人躺在这样的露天之下,两女的身体里随着秦杰的形容不由自主地涌出了一股情潮,那热热的温度让她们身体开始发软了起来,柔柔地靠在了秦杰的肩膀上,夜色让人如此美丽,在如此的良辰美景之下共渡之欢,这是何等的差涩和禁忌,而且屋顶还这么一个大洞,如果再来一个黑衣人的话…贞娘的心里带着一丝紧张的神情,对于她来说贞娘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如果在这样露空的下面,进行一场人生的神圣洗礼,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对贞娘的挑战。

  秦杰的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夜是如些的寂静,两女还是一如既往羞红地躺在床上,三人床的中间空空的留着一块属于秦杰的地方,两个女人面对面都压抑不住那禁忌般的火热,秦杰看见两个女人如此模样,秦杰嘴上嘿嘿直笑,身上的衣服纷纷飘落而下,一具强壮的男人身体流露在两女的面前,贞娘见状都害羞的不敢看秦杰的身体,而秦可卿稍为大胆反而挺起那的雄伟示威地朝着秦杰颤抖了一下,仿佛是在说「你来啊!谁怕你啊~ 」秦可卿的挑战激情了秦杰更多的,只见秦杰一个飞虎扑食整个人朝着那张大床上扑去,瞬间压在了秦可卿那玲珑的身体上面,身体的接触直接传来了秦可卿胸前的那对怒挺,软软的在秦杰的胸膛之间轻微地摩擦了起来,一声嘤咛的声音颤抖声从秦可卿的红唇中释放了出来,这动人的春情映入秦杰的眼中,体内的被挑动的更加地强烈了起来。

  两个人肆无忌惮的动作让贞哪娘都忍不住闭上了秀目,耳中尽是那惹火春情的声和喘息声,在贞娘闭上双眼的刹那,秦杰的双手终于带着一丝颤抖和兴奋抚上了秦可卿那让人为之向往的身体,一件件单薄的衣物随着秦杰的妙手纷纷飘散在地,一具雪白玲珑的身体地呈现在了秦杰的眼前,只见秦杰粗气地喘了一口气,望着那两粒鲜红的葡萄,秦杰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整个人猛的一低头就开始含了起来,一嘹亮的春吟声从秦可卿的红唇中散落了出来,仿佛知道旁边的贞娘在倾耳吟听一般,秦可卿的身体变得更加的火热,一双带着魔力般的双手更是倾尽心中所能的,在她那上面不停地抚摸着不停地着,挑起那一丝丝的,那一声狂热的呻吟声让贞娘整个人都开始动情了起来,双腿难掩腿间的那一丝悄悄流出来的玉露,难耐地开始摩擦了起来,两个女人不停的风情让秦杰的耳边充满着那不间止的春吟声,秦杰一只手在秦可卿玲珑的雪白上游动着,另一只手尽可能的在贞娘的身上不停地抚摸着,着贞娘那一丝情火,两女清脆带着诱惑的呻吟声不停地回荡在整个房间内直透上空,让那明亮的月亮仿佛都开始害羞了起来。
  秦可卿双腿微张缓缓地夹住了秦杰的虎腰,秦杰双眼欲热猛地一下沉,瞬间冲入了一个温暖包裹之地,那紧皱的包围感让秦杰舒爽连连,被浪翻滚说不出的动人,一声声地呻吟声充斥着整间房内,十月的夜晚让人犹如春天一般暖暖的非常的舒适,仿佛想要释放那体内的火热一样,两个人开始配合的非常的默契,秦杰一挺腰,秦可卿整双腿就开始紧紧地夹着他的虎腰配合着,剧烈的喘息声交织成美丽的音乐,二女一男的表演就这样在这夜里释放着激情。

  贞娘一个人偷偷地张开着双媚,眼神充满了迷离,胸口那一团堪堪一握的在不停地颤抖着,秦杰和秦可卿非常的入戏以至于忘了还有一个女人在她们的身边欣赏着那的春情,秦可卿的大胆也深深地影响了贞娘的内心,她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女人也可以这样大胆,心里冒出了想要尝试一下的念头,一个念头起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只见贞娘的手偷偷摸摸地摸上了秦杰的虎腰,那软软的带着粗糙的双手带给秦杰冰凉的感受,整个人仿佛犹如冰火两重天一样,感觉非常的刺激让秦杰整个人更加地亢奋了起来,动作越来越是剧烈,喘息声和秦可卿那柔弱的娇吟声充斥着整个夜空。

  一室激情悄悄地落幕,黑夜慢慢地开始亮了起来,一晚的欢爱让三个人都有一种风清云舒的感觉,整个人开始精神焕发了起来,秦杰睁开了粗眉大眼,看见两个女人脸上还带着那满足的神情躺在自己的臂弯之间,两具雪白的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显得非常的诱惑而圣洁,让秦杰都再一次地暗吞口水起来。

         正文第109章统一江山(大结局)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在这期间石之轩的一次偷袭赔上了自己的生命,秦杰的势力再一次地充斥着整个朝堂之上,一切反对秦杰旨意的人都瞬间被清洗的清洗,总之朝堂之上再也没有反对的声音,秦杰就像是一个幕后的掌控者。

  而杨广面对危机四伏的诸候犯上作乱,秦杰的加入无以让他的地位更加地稳固了起来,对于秦杰掌握着整个江山的命脉他也不是很排斥,当一个傀儡皇帝总比没有当的好,一旦失去了自己的帝位,那杨广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是杨广心里的心思,享受惯了权利的人一旦失去了权利那心里强裂的落差感就能让杨广整个人给崩溃掉。

  秦杰现在的生活那个过的滋润啊!东阿县的众女都来到了长安和秦杰在一起,每晚总是充满着那样的激情和诱惑,不得不说这真是羡刹死人了,就连杨广也做梦也没有想到秦杰的女人竟然如此的绝色,让他每次瞧见众女的身影都有一种迷醉的表情,秦杰每每瞧见杨广的这种眼神,眉头总是不由自主地皱了一下,自己的女人如何能让他人用这样的眼神侵犯呢,在秦杰狠厉的眼神下杨广这才悻悻的收回了那色狼般的目光。

  夜晚的激情总是如火似烧地进行着,秦可卿等众女总是无法承受着秦杰那勇猛的鞑靼,那长满芳草的花总是被秦杰撞击着红肿起来,众女的脸上一副又是享受又害怕的表情呈现在她们那布满红潮的脸上,望着那巨大的硬物众女的脸上开始表情不一起来,只有一个单美仙才堪堪地承受着秦杰那勇无止境的享受,这是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众女无力地承受着秦杰的欢前爱,那火热的激情燃烧着她们敏感的心灵,等秦杰掌握着整个朝庭的势力之后寇仲和徐子陵终于带着他们几十万的军队抵达了洛阳,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了洛阳,平息了洛阳的叛乱之后,寇仲和徐子陵毅然地把几十万军队交给了秦杰这个结拜的大哥,秦杰对于寇仲和徐子陵来说亦父也亦兄般的长辈,如果没有秦杰教会他们练长生诀的话,那他们也许一辈子会无事所成,当然秦杰根本不知道两个人心里的心思,要不然肯定会笑的大跳起来,当然寇仲和徐子陵根本不知道有那么一本大唐双龙传的小说,也不知道里面的故事情节,要是他们知道里面情节的话,两人肯定会大感大千世界真是无所不有,就连自己两将来的事都能预见到,一定会以为这是一本神所赐下的书。
  李世民这是一个被遗忘的历史人物,由于秦杰的插手,李世民这个胸中藏着万千壮志的他也一事无成起来,秦杰的介入对他的打击非常的大,就算有慈航静斋的力挺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慈航静斋虽然打着济世为民的志愿,但是背地里却为着慈航静斋拥有为民选明君而兴盛了起来,虽然慈航静斋的势力非常的大,但是对于秦杰这样神功大成的人来说根本不足为惧,丹田中凝聚了元婴,这种事对于江湖武林人士来说这是一种神话,拥有被人敬仰的资格,仿佛秦杰整个人都要被神话了般,而师妃媗意外地成为了秦杰的女人之后,慈航静斋的实力更是大降一成,就这样让秦杰统一了整个江山整个武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