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03)[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42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此时阿易身处一片浓郁的黑暗之中,他能明显感觉到周围有许多种不同的气 流往各个方向窜去,只有自己像是从山崖跌落一样直直地向下坠落,然而坠落了 几个眨眼的功夫,他还只是无助地大喊出两声「主人」,周围的黑暗便骤然消失, 天空与光明重新回到眼前,他摔在了一片草地上,下坠的重量让他受了点轻伤。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环顾四周时,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 貌似是某个小村落,两个扛着锄头的农夫正像见了鬼似的大张着嘴看着他,然后 连跪带爬仓皇逃窜,一边逃还一边惊恐地大喊大叫,弄得阿易更加郁闷。
 
  自己刚才明明在流源城外,现在举目四望,都是些低矮的丘陵和田埂,根本 是另一处天地,这让他的脑袋几乎乱成一团泥浆,胡乱张望了一会儿之后,他的 思绪才渐渐清晰。
 
  他的主人并没有离开,还在流源城,而且还在和别人交战,他必须马上赶回 流源城去,回到主人身边。
 
  明确这一点之后,阿易立刻变得镇静了许多,他先去找了一些附近的村民询 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得知这是一个名叫泽荣村的小村庄之后,他又问起从这里该 怎么去流源城,这下村民们便纷纷犯难,他们都只知道自己这一片区域属于流源 帝国境内,对于国都则几乎一无所知,这让阿易急得抓耳挠腮,好在有村民向他 指路,让他去郡城问问,他才恍然大悟,随即飞奔前往最近的郦远郡城。
 
  半个时辰之后,他表情呆滞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位油光满面的大叔,不可思议 道:「四百里?这里离流源城有四百里远?」进到郦远郡城之后,阿易就随便找 了家商铺打听,得知这里离流源城有数百里之遥后,简直目瞪口呆,自己明明只 是跌进一个洞穴中短短几个呼吸,竟然就来了这么远的地方!
 
  那商人放下手中的算盘,端起一杯清茶慢悠悠地道:「是啊,我去年还曾随 商队前往都城外卖皮货,车马随行,足足走了一个多月呢,可惜我没资格进流源 城,没法见见大世面啊。」然后他就像看到肉的狼一样两眼放光,对着阿易笑问 道,「怎么?小伙子要去流源城?路途遥远,买两匹好马才好赶路啊,我这后院 还有十多匹曲辛郡来的骏马,要不你……」
 
  「去流源城最快的路怎么走?」阿易不等他说完,就急切地拍着桌子打断道。 
  那商人被他问懵了,下意识地道:「最快的路?我们上回就是一路向南,郦 远郡就在帝国北陲,只要往南走就……」
 
  他话音还没落下,阿易已经像只离弦箭一样冲了出去,四百里的路程给了他 无比巨大的压力,现在蓝葵安危不知,他的心像被无数丝线缠住一样,只能竭尽 全力往流源城赶,以他的体能,根本不需要普通马匹这样低劣的坐骑,日行数百 里不是难事。
 
  然而这样的速度他还是不满意,不顾一切地疾行,仿佛就认定了这一个方向, 途中遇山翻山,遇水涉水,一丝岔路都不愿走,生怕耽误了丁点时间。
 
  可是一路往南难免会与都城有所偏差,好在他跋涉三百多里后,因为三天没 合过眼,又受了许多伤,即使精神依旧紧张,体力也已经达到极限,不得不休息 片刻。
 
  恰巧一位穿着破烂的吟游诗人路过,看见阿易像个千里逃亡的囚犯一样,浑 身湿透不说,满身泥土汗流浃背,趴在地上剧烈喘息,忍不住问了问他这是怎么 了,阿易便说自己要去流源城,他就摇了摇头,给阿易指了西南方向的一角,笑 阿易走错了方向。
 
  阿易丝毫没有怀疑,反而连声道谢,还随手扔了一个装着五百金币的钱袋给 他,当得知此处离流源城只有三十多里的路程之后,他硬生生从骨头里榨出了全 部的精力,再度沿着新的方向往流源城飞驰而去。
 
  然而时隔近一天之后,他回到自己遇袭的地方,只看到上百个兽人奴隶在搬 运泥沙砖石,填埋深坑修补道路,这方圆十里像经历过一场大战一样,烟尘缭绕, 到处都是焦土和碎石,半空中萦绕着残余的魔法乱流,两道深不见底的月牙形坑 道阻截在城门前不远处,足有十多丈宽。
 
  阿易一边喘息一边慌乱地四顾寻找,却始终没有看见自己主人的影子,这里 的疮痍痕迹明显是主人和那两个家伙交战造成的,此时见不到主人,他从心底生 出难以言喻的不安……片刻之后,流源城王宫深处,尤伊神色倦怠地倚在鱼池边 的鎏金栏杆上,望着水里的各色鲤鱼发呆,不时从一旁的小果桌上捏起两块点心, 直接砸进池里,百无聊赖地发泄着莫名的烦恼。
 
  这时尤伊的一名贴身侍从徐徐走来,跪伏行礼,禀报道:「殿下,前天卫兵 赶出王宫的那个小子又跑回来了,现在正在宫门前求见您……」
 
  尤伊那双懒懒半张的眸子瞬间放出光彩,但随即又咬了咬牙,伸手把一个白 瓷茶杯用力甩在他面前,气忿道:「不见!他算个什么东西,随随便便就能见本 殿下?那些宫门卫兵都是一帮吃干饭的么?这种小事还要派人来打扰本殿下?让 他们赶走那人之后,全都去刑慎处领五十鞭子,滚吧!」
 
  那侍从被尤伊的怒火吓得浑身酸软,但还是没起身离开,斟酌着词句回禀道: 「殿下…宫门前的卫兵们的确是想赶他走的,但那人死活要见您,还和卫兵动起 手来,现在被撒蒙卫兵长打成重伤,但还是不肯离开,卫兵长也不想真的闹出人 命,才来请示下臣,下臣觉得…殿下曾与那人交好,就来向殿下通报一下……」 王城宫门的护卫中共有十名卫兵长,每一名都实力非凡,即使不用坐骑,也能轻 易击败大地骑士级别的强者,收拾阿易还是绰绰有余。
 
  尤伊刚听见「打成重伤」四个字,整个人就已经呆滞,随即无比急切地对着 侍从呵斥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他……」话说到一半,尤伊愣了 一愣,垂下脸庞,面色复杂间像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最后还是转过身去,颤 声道,「去…把他带到我宫里去…快去……」
 
  侍从得了命令就应诺离开了,尤伊则盯着那一池的鱼儿出神,脑海里千头万 绪,不自觉地开始抱有一丝幻想。
 
  「难道…他回心转意了…还是要和我在一起?」
 
  这个想法让她的心头甜了一瞬间,但转眼就被鄙夷和气恼所淹没,如果阿易 这么反复无常,反而使她厌恶,而且以她的了解,阿易绝不是那样的人。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之后,她还是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和衣裙,忐忑不 安地往自己宫里而去。
 
  没过多久,尤伊寝宫的正殿上,她还是高高稳稳地坐在主座上,然而身子僵 硬扭捏,死死地绷住面庞,仅仅瞥了一眼阶下的阿易,就赶紧挪开目光,她怕自 己再看下去,会撑不住这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扑过去将他抱进怀里心疼关切。 
  「你…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不是…不是都赶你走了么?」尤伊竭力使自己 的语调平淡,然而阿易剧烈的咳嗽声,以及余光里那一地的暗红血液让她很难保 持平静。
 
  「咳…咳…尤…尤伊…昨天…主人被…被科利菲他们带走了……」阿易扶着 地面咳嗽了几声,一边抹着嘴边的血沫,一边无助地对尤伊道,他现在浑身污迹, 脸上手上有七八处淤青和创口,已经无力站起,只能半伏在地上,每咳一声,便 有一团血水咯在地上。
 
  只因禁止他入城的通牒还没下发,他匆匆进城之后便一路打听,一场激战发 生在流源城边,早就弄得满城风雨,传得沸沸扬扬,他没费多大功夫就问出了究 竟。
 
  当时许多居民都在听见动静之后上城楼远望,就远远看见三个人影相隔数百 丈用法术交战,没多久流源城内就有几道彗星样的光芒腾空而起,加入三人的战 局之中,似乎都是皇家魔导院的强者,皇家骑士团也紧接着出动了上百名骑士, 将那三人其中一个团团包围,没多久那个人影就从空中跌落到地上,随后骑士团 就收队回城,那些天神般的法师们也都化作一道道流光径直进了流源城,往王宫 方向飞去了。
 
  阿易听完之后遍体生寒,他想了想便明白过来,肯定是那个科利菲找来了自 己在流源城的帮手,将主人擒住了,他焦急万分,却连科利菲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目前只有这一条线索,万般无奈之下,他想起了尤伊,在他的印象中,只有尤伊 知道科利菲的所在,他在这流源城里,也只有尤伊可以信赖,即使自己没脸见她, 为了主人他还是硬着头皮来了王宫。
 
  可尤伊给他的令牌已经无效了,卫兵们毫不留情地要赶他走,阿易情急之下 想要强闯王宫,即使体力已经见底,他还是依仗体能的强横击倒了三四个卫兵, 正要冲进宫门时,一个肩扛铁棍的壮汉只是悠悠然拦在他跟前,随手一棍,就将 他打出宫门几丈开外……
 
  要不是他被打得吐血不止,还一直不依不饶地往宫门处爬,那位撒蒙卫兵长 动了恻隐之心,现在他应该已经被扔到大街上,生死不知了。
 
  「你说什么?你找到你的主人了?她不是已经离开了?这又关科利菲先生什 么事?」尤伊一听说和那个女人有关,忍不住连声问道。她这两天始终沉浸在回 忆里慢咽苦果,整日整日地对着花鸟虫鱼神游,外界的事丝毫也不关心,即使王 宫里也有许多人议论那场激战,她也从没放在心上。
 
  阿易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尤伊,尤伊听完之后,沉思了片刻,起 身就要往殿外走,对阿易道:「我去派人查一下,你…你先在这儿疗伤吧……」 尤伊并没拒绝帮他寻找蓝葵,反而像比阿易更急着知道蓝葵的踪迹一样,毫不犹 豫就要动身。
 
  「咳…尤伊…让我…让我和你一起去吧…咳……」阿易连忙支起身体,伸手 扯了扯尤伊的裙子请求道。
 
  尤伊一瞥眼看见他那副哀求恳切的表情和他脸上的伤口,鼻子顿时酸得不行, 却还是狠心甩掉他的手,斜对着他生硬道:「你现在这副…这副鬼样子…还是… 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吧……」尤伊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强行憋着嗓子,嫌 弃道,「你看你…吐了这么多血…把我的宫殿都…都弄脏了…这么半死不活…还 想着去找她…你真是……」
 
  阿易听了,一脸抱歉地道:「咳…咳…尤伊…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说着,他就挽起衣袖费力地擦拭自己吐出的鲜血,一边擦一边尽量接住自 己口中溢出的血沫,「尤伊…那…那我在这里…等你…我会擦干净这些血的…咳 …咳……」虽然阿易对自己主人最为服从,但尤伊也算他的主人,他对尤伊同样 是本能性地温驯至极。
 
  尤伊看着他真就无比顺从地开始擦拭自己的血,像被人用钝刀剜心似的,眼 泪夺眶而出,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转过身去,带着哭腔道:「那你…你在这里等 我…我很快…很快回来……」然后就捂着嘴逃也似的跑出了宫殿。
 
  尤伊先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嘤嘤哑哑地释放内心的酸楚,哭了好一会儿之后, 她才抹了抹眼泪,唤来两个侍女,让她们去把王宫里所有医官都找来,还说她回 来之前,要看到她寝宫里的那个人伤势痊愈,否则就重罚那些医官,随后就带着 几个随从,前往皇家魔导院去探查消息。
 
  一路上她都忍不住想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阿易那样的人呢?明明自己只剩 半条命了,都没有开口说一句求救,还那样地在乎她的想法,只因为她的一句话 就卑微到底,生怕她不高兴,仿佛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只是为了别人而活,这 实在太让她心疼了。
 
  走到半路时,她突然从心底里开始憎恶阿易的主人,她认定是那个自私自大 的女人把阿易调教得这么奴性深重,便暗自决定,探查清楚之后,一定要找到那 个贱人,让她付出代价。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