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异世后宫三千妃](31-35)[作者:胡说八道]
字数:218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一章裸睡
 
  金光闪动,龙浩天便到了夫人区的别院,落在一处无人入住的夫人房,艳儿 依然羞涩的倚靠在他怀里,二人此时全身赤裸未着衣物,全部衣物在瞬移之时就 已经被龙浩天顺手收进储物仙戒,抱着艳儿轻声推门而入,这间夫人房虽然目前 无人进住,不过里头基本摆设还有的,整洁方面没有问题,看的出来平常有人做 清扫。
 
  轻放艳儿於床,转身走向床前不远之处的图桌,桌上放置一盏小型的魔法灯, 龙浩天按动开关,房间里顿时有了光源,看着魔法灯的构造,有点类似地球上的 美术灯,不需要插电源,也没有灯管和灯蕊,还有开关装置,想来这异世的科技 还是有一定的水准存在,还是有东西足以学习。
 
  龙浩天心想:「有时间来研究研究,看这魔法灯是依靠什么来当作电源,用 什么材料来取代灯泡产生光源,用什么材料制作开关」。
 
  走向床处坐在床边,龙浩天温情的对艳儿说道:「艳儿今晚你好好休息,下 人房就不用回去,今后你就开始住在这,明天也不用急着起身,岳父大人那边的 事情,我会交待田伯去处理,对了,岳父大人居住的地点,田伯那边知不知道?」。 
  听着龙浩天已经频频不断的称呼自己父亲为岳父大人,艳儿心里很是甜蜜, 她明白面前的男人是真正的喜欢她,真正把她当作妻子来看待,不是把她当作泄 欲的人形娃娃,不然的话不会对自己的事如此上心。
 
  先前对於面前的男人能够帮助自己解决家中难题,将自己的清白之身交给他 是有一丝报答的念头,现在这个念头无形之中已经荡然无存,消弭而去,龙浩天 不知道他的真诚之举,又完全的掳获一个女人的心。
 
  整颗心被掳获的艳儿凝望着龙浩天回应说:「艳儿听明白了,艳儿会好好休 息,过几天身子康复之后再好好的服侍少……,呃……,是老公才对」。
 
  想开的艳儿还伸了一下小香舌,表示刚才差一点又叫成少爷而不好意思,微 笑的伸出手搂着龙浩天的一只手将之抱在胸前,不再害羞自己现在还是全裸之人, 既然认准面前的男人做为夫君,那么在他面前裸体又有何妨,又没有旁人在场, 况且……早在之前身子能有的便宜早被夫君给佔光光了。
 
  现在的笑容是包含真心真意,全心全意,洋溢着幸褔,像她们这种做下人的 女婢那个不希望得到自己清白之身的人就是自己的夫君,要知道在这幻云大陆上 做为女婢被拿来当作礼品送给别人是常有之事,最好的下场,当然就是像现在一 样可以脱离做下人的命运可以过上好的生活,还有真心的男人真诚对待自己,可 这幸运之人在世上又有几何,次者,清白之身被宅院主人取走,日后做通房丫环 或者厌倦之后赏赐给男仆家丁做为妻子,而其后代一样为奴为婢,再次者,被当 作礼品转送其它家族,要知道被转送出去的女人,能被接收家族的主人看上是微 乎其微,一般情况都是沦落为服婢,最差者当然就是被卖入红尘烟花之地,去过 那千人骑万人压的生活。
 
  由此可知,女人对於自己的第一次是多么的重视,都希望有个美好的结局, 而这个男人一定特别的有印象,不管这个男人是好是坏,是英俊还是其丑无比, 这个男人一定会牢牢的印在女人心海,永远的都忘却不掉,为一差别的就是印在 心海是甜美的回忆还是悲惨的回忆。
 
  所谓服婢,是针对男仆设立的,做为男仆也有生理需求,需要发泄欲火,因 为男仆也不能随随便便可以离开府里到外头去,而这服婢平常时候也不用做任何 事,专职就是应付男仆的性需求,服婢居住的地方统称为服区,讲白了就是烟花 之地,不过这服区是没有对外放的烟花之地,是专属的烟花之地。
 
  艳儿接着道:「老公,田管家那边有宅院所有下人的资料,艳儿父亲的住所 位址那里当然会有记载,这点老公不用担心,对了,老公,艳儿全部细软都在下 人房那里怎么办?等会艳儿想要先梳洗一下才休息,老公要不要艳儿替你梳洗一 下」。
 
  「不用担心,等会老公替你去下人房把东西取过来,既然田伯那里有岳父家 的资料,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你现在身体不适就不要再替我梳洗了,等会老公替 你取完东西之后就会去找萍儿,现在梳洗等会儿还不是要再梳洗一次,而且冒汗 出来的人好像是艳儿你吧,老公可没有出汗,喔,对了,差点忘了问,艳儿你东 西是放在那里的下人房,东西又在房里那个地方」,龙浩天笑笑的回应。
 
  听到龙浩天所说,艳儿白了他一眼,说什么冒汗的人只有她一个人而己,这 么羞人的事情怎么提出来了,要是有人听到那还不羞死人,自己回忆刚才还真的 很羞人,赤裸在男人面前,而男人在自己身上一直挺动着,弄的她欲仙欲死。 
  艳儿嘟嚷着小嘴反驳道:「什么嘛!人家只是好意想要服侍老公,替老公梳 洗一下,不但不领情,老公你竟然故意糗人家」。
 
  「好好好,是老公不对,老公不该羞你,好了,乖喔,到底在下人房那里先 告诉老公」,说着龙浩天还轻轻的用手掌了几下自己的嘴,表示自己犯错在向她 求饶。
 
  艳儿看着龙浩天求饶的模样,心里小小的得意一下,想不到自己的夫君还有 这可爱的一面。
 
  「第三间下人房,三号衣柜就是」,艳儿很痛快的说出来在那里,她不是真 的生气而是变向的撒娇,这一点龙浩天当然瞧的出来。
 
  知道了位置所在,龙浩天当然会有所行动,先是将床上那件类似丝织的薄毯 摊了开来,温柔的替艳儿盖上,遮蔽那外露春光的身子,然后自仙戒取出二人原 来的衣物,将自己的换上,艳儿那套衣物放置在桌上,转身向门外走去,瞬移离 去。
 
  龙浩天先去田伯那里一趟,想要亲自交待一下,谁知到了田伯那里发现这位 老人家已经就寝,便留书信一封交代艳儿家中之事,相信天亮时候田伯会看见那 封书信便知道怎么处理。
 
  招来巡夜的男仆问清女婢下人房的方向,待男仆离开之后马上瞬移离开田伯 这里转往下人房的方向。
 
  金光晃动,龙浩天出现在第三间下人房的门外,试了一下发现房门没有上锁, 可能是因为这片区域都是女婢居住,又和男仆下人房相隔老远,所以觉的没有上 锁的必要。
 
  轻轻推门而入,房间摆设相当简化,左右二边都是放置床,分上下层二个床 位,单人床位,也就是说这一间下人房有四个人居住,前面靠墙左边放置一个大 衣柜,衣柜有四层,每层中间都有一个数字标志,由上而下按顺序标着一,二, 三,四,前面靠墙右边则是一张长形的梳台,应该是给四个女婢一起梳妆使用。 
  龙浩天此时还发现原来床也有像衣柜一样用数字标示着,标示在床的外侧中 间,看着三号床空着,他知道这应该是艳儿原本睡的床位,而且还是上铺床位。 
  目光移往它处,藉机瞧瞧房里其它女婢长的什么样子,看看女人熟睡时候是 什么样子的。
 
  「疑……」,龙浩天疑惑嘀咕一声,接着揉揉自己的眼睛,深怕自己看错的 样子,那眼神好像发现什么新大陆或巨大宝藏似的。
 
  「哇咧,太开放了吧,右边二个一号二号床的穿着亵衣亵裤腄觉,艳儿下铺 床位那个最跨张竟然裸睡,这要是有坏人进来不就可以一箭三鵰」,龙浩天轻声 说道,这音量当然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范围内,三个女婢听不到。
 
  看着这三名女婢容貌,龙浩天有些印象,记得在大门赏二枚金币时候,有见 过她们,她们是那六十几名女婢其中一员。
 
  三名女婢容貌各有千秋,尤其全裸那位女婢竟然和艳儿不相上下,身材也是 一级棒的,龙浩天轻手轻脚的走向那裸睡的女婢,坐在床边看起她,欣赏这动人 尤物。
 
  看着她胸前双峰因为熟睡随着吐息而摆动,峰顶上那小颗红樱桃亦随之摇晃, 龙浩天俯身低下头来偷偷的亲吻一下那小颗红樱桃,受袭的女婢竟然抖动了一下 身躯,看着那样子甚是有趣。
 
  龙浩天更进一步伸手去那沟壑轻轻的抚摸着,在那沟壑缝隙上面用指头上下 滑动着,女婢受着刺激面颊也慢慢泛红起来,不过人还没有睡过来,大概熟睡的 关系吧。
 
  不多时沟壑穴口开始冒出爱液,佔染在他的手上,龙浩天此时有个坏坏的念 头,幻想要是趁着这女婢熟睡之下突然侵犯於她,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不过这个坏坏的念头,很快的就被龙浩天给否决掉,他怕因为自己一时之乐, 万一造成这女婢心里上的恐惧,这就有点不太好了。
 
  抑止自己的欲火,龙浩天起身转向大衣柜走去,打开衣柜第三层取走里面所 有的东西,确走没有任何遗漏走出大门瞬移回去艳儿那间夫人房。
 
  龙浩天离开之后,原本裸睡的那位女婢竟然突然醒了,睁开双眼坐起身来, 她觉的身体有些异样,仔细感受一下,伸手在自己的禁区摸了一下,看见自己手 上多了些东西,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顿时红个大脸,暗骂自己不知羞耻,随后 安慰自己可能是做梦的原西吧。
 
  女婢才一躺下,心道:「不对呀,自己刚才没有做梦呀,怎么会出现这个样 子?」。
 
  想前想后女婢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乾脆放弃猜想老老实实的进入梦乡, 因为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她怎么都想不到身上的异样是自己在大门 做迎接的时候,那给自己二枚金币奖赏的少爷所为。
 
  推开艳儿夫人房的大门,龙浩天走了进去,走向床边坐着说道:「艳儿,老 公回来了,等一下你就可以进去梳洗,梳洗完后记得早早休息,岳父大人的事情 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发生」。
 
  「明白了,老公」,艳儿幸褔笑着回应说道。
 
  夫人房果然比下人房好太多了,还有独立的梳洗室,独立使用的衣柜,龙浩 天拉开衣柜将她在下人房所有的东西由仙戒取出来放进衣柜里头,同时稍微的整 理一下,在整理的时候,他向艳儿问道:「艳儿,老公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可是不知道该不该问也」。
 
  「喔,什么问题,没有关系老公你就问吧,艳儿知道的一定会全部告诉老公 你的」,艳儿疑问说道,她不知道龙浩天有什么问题会突然的想问自己。
 
  龙浩天单手挠挠头说:「咳咳咳,是这样的,老公很好奇,下人房的女婢身 上都是穿那么少睡觉的吗?甚至是……」。
 
  话虽然没有说下去,不过艳儿也猜的出来他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她原本就 住在那里,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艳儿坐起身来指着龙浩天很惊讶很含蓄说道:「老……老公,你……你不会 是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进去那间下人房拿东西吧」。
 
  先前被龙浩天抱着瞬移过来这里,她清楚他有这个能力进去房间而不被人给 发现,在她想来,龙浩天说要替自己将东西取过来,可能是透过其它女婢进去取 的,因为夜晚夫人房外头一样会有值夜女婢在,这是方便全天候的服侍夫人,或 者他会敲动大门请里面那些和自己一起住的姐妹们帮忙整理打包,然后拿到门外 交给他带回来,她万万没有想到是採用另类的方法。
 
  看着龙浩天傻笑的模样,她就知道她刚才猜的一点也没错,他是一个人偷偷 进去拿的,艳儿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副被龙浩天给打败的样子。
 
             第三十二章水中3P
 
  「呃……,嘿嘿,这个……老公也不是有意的嘛,再说这事……你知我知, 我们俩不说出来不就没事,艳儿你说是吧」
 
  ,龙浩天打着哈哈说道。
 
  瞧着龙浩天,艳儿喳叭着嘴摇摇头一脸无奈,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说 不能在深夜进入女婢下人房嘛,那是指其它男仆而言,对这个龙家的主人来说在 这宅院又那里是他去不得的。
 
  稍稍整理好东西的龙浩天关起衣柜走道床边坐下,搭着艳儿的双肩说道: 「好啰,老公真的不是故意的,艳儿你不要这种表情嘛,下次老公会注意一点」。 
  艳儿苦口婆心的解释说道:「老公,艳儿不是生气,只是这事不知道该怎么 说才好,这宅院女婢下人房深夜男人止步不得内入,这是限制那些男仆定的规矩, 老公你当然不在此限之中,可……艳儿做过女婢,所以有些事情考虑的比较多, 会站在女婢的立场设想」,说完还看了龙浩天一眼,看他脸色有没有异常,她深 怕说的话会令他不高兴。
 
  「喔,什么事?说来听听」,龙浩天兴致被提了起来,很是好奇是什么事情, 於是开口问道。
 
  艳儿语气很柔和暗示着说:「老公,你想呀,你在深夜进入女婢下人房里面, 万一被人知道这件事,对老公你可能没什么影响,可对那间里面的女婢们影响可 大着呢?」。
 
  「怎么说影响可大着呢?凭老公身手,我想信没有人看见才是,这么说好了, 就算被人知道那又如何?她们身子老公又没侵犯」,龙浩天用手抓了抓脸很是疑 问的再次向艳儿问道。
 
  龙浩大心想:「我是没和她们发生关系,只不过用手和嘴佔了一些便宜而己」。 
  艳儿很纳闷这事应该一点就通才对,可看龙浩天的表情是真的不知道,不像 是装疯卖傻,难道他真不清楚这深夜进女人房里面,就算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也足 以影响到女人的清白,但是,她那里晓得龙浩天是地球上来的,在地球上别说深 夜进房间,租屋都有男女合住的情况。
 
  艳儿回答道:「这问题就出在这啰,老公你深夜进入,要真是发生什么事情 还好处理,只要一声令下将那些与你有肌肤之亲的女婢全部纳为夫人,这事情就 了结没有任何问题,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事反倒难处理,在别人想来,既然 深夜进入应该会发生什么才对,尤其现在是夏季,女婢们绝大部份都穿的很少只 留下亵衣亵裤,大胆一点的就什么也没穿直接裸睡,当然也有少部份的女婢穿戴 整齐睡的,不过那些少部份的人就会睡的很难受几乎都汗流浃背,要知道凡是下 人房都没有像夫人房那样有调温盒,可以将房间温度作调整,看是要凉爽一些, 还是要暖和一些,只要操作那调温盒便可以了」。
 
  艳儿深怕这呆头鹅还听不明白就乾脆挑明着来,咬牙接着道:「你想呀,这 ……美色当前秀色可餐之下,在这种情况只要老公你想要绝对是予取予求,要知 道做女婢没有一定的姿色,就算想要做别人还不会让你来做,所以呀,深夜进入 女婢下人房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在别人想来一定是这间女婢们的问题,那到 底安不安排她们做事,这不安排嘛她们又不是夫人身份说不过去不用做事,对其 它人也不公平,做通房丫环嘛也没有调过去夫人身边,要说安排做事……也不太 恰当,私底下一定会被人拿来做话柄,不上不下的你让她们情何以堪,最不济老 公你也应该要了她们其中一人,那别人只会想说剩下的女婢没有那种福份,或者 运气差了一点,说不定下次就会幸运的轮到她们」。
 
  话说的那么明白,龙浩天反应再怎么迟钝也知道意思,这事情的确是他考虑 不周,他不该以地球上的角度来看待,要知道幻云大陆不比自己原来的地球,在 这里好比中国古代一样,女人对於自己的清白相当的看重,从艳儿,丽兰儿,萍 儿,绮梦丝四个人身上就可以了解,艳儿和丽兰儿都有留下女人清白的証明,绮 梦丝已为人妇这无话可说,萍儿虽然还没碰过她的身子,可看的出来她还是原身。 
  在地球上娶到老婆还是原身的,这比中乐透彩头奖还要困难,龙浩天记得他 在地球网路上看过一则笑话,有人一笑置之不以为然,而有人却认为是有那种可 能性的存在,这笑话是说什么呢?内容是说随着时代演变,女人对於自己的清白 証明,看待的越来越轻,会不会再过五十年或一百年之后,世上不再有强暴犯这 个名词出现,有陌生人强行侵犯得逞,事情过后用几张纸巾擦拭乾净,自个就当 作没这回事,拍拍屁股走人。
 
  龙浩天心想:「难道刚才没有吃掉那全裸美女是他的过错了」。
 
  「不然,这件事情艳儿你说怎么办?」,龙浩天摊了摊手,耸耸肩说道。 
  艳儿没好气说道:「这种事应该问你自己才对,怎么问起我来了」。
 
  「我对这种事情真的没有经验,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再说……老公我 的身手那么好,一定没有人发现的,这点我倒是很有信心」,龙浩天很是无赖的 推託回应着艳儿。
 
  艳儿笑了,笑这世上还有这么无赖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夫君,这耍 无赖的功夫还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老实说……,老公……,你刚才进去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吗?不要说谎 喔」,艳儿突然向龙浩天问道,说着还直盯着他的眼睛,二人正面的脸都快贴在 一起,她不相信她的夫君是那么正人君子,不然的话二人就不会在凉亭那发生关 系,况且她对同住的姐妹很有信心,不相信一丝动心都没有。
 
  龙浩天被盯着越来越心虚,眼神目光闪闪躲躲,最后终於受不了艳儿那直逼 的目光,只好投降吞吞吐吐说道:「好嘛,是有做那么……一点点,老公用…… 手和嘴在一个全裸的女婢身上佔便宜,她就睡在你的下面床位,不过从头到尾那 女婢都没有醒过来」。
 
  听到这个答案,艳儿又笑了,这才对嘛,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那才有鬼,她当 然知道龙浩天说下面床位全裸的女婢是谁。
 
  艳儿很好奇的问道:「老公,既然你用手和嘴在她身上便宜,那怎么没有更 进一步」。
 
  「嗯……,当时是有想啦,想趁她熟睡的时候,突然的去佔有她,可是…… 想想又不太好,怕吓坏那名女婢,怕造成她心里恐惧,於是强迫自己放弃那个念 头,便转身去衣柜取了东西然后走出大门离开」,龙浩天实话实说的回答艳儿, 在他想来她已经是自己老婆,被她知道也没有什么,相信她也不会乱说话,最多 是绮梦丝那几位老婆会知道而己。
 
  艳儿望了望龙浩天,从头到脚,再由脚到头仔仔细细的打量,那表情好像在 看什么稀有动物似的,末了才开口说道:『啧啧啧,老公呀,看不出来你……你 还有这种特殊嗜好,你就不怕吓人家,你就不会先叫醒人家,一定要人没有意识 才行吗?「。
 
  「这不一样嘛,睡着的感觉和醒着的感觉是完全的不一样,况且我也没有真 的去做,只是想想而己」,龙浩天回应说道。
 
  艳儿无言以对,她已经被龙浩天给打败了,她也不知道怎么说,换她摊了摊 手说道:「老公,艳儿说不过你,我们就不需要讨论那睡醒和睡着的问题,还是 先看怎么解决问题吧,虽然老公你信誓旦旦说没有人会发现你进去过,不过…… 我想还是做个防范比较妥当,这样吧,反正里面我们四个都很合的来,就让她们 在我身边跟着我做通房丫环,老公你看怎样」。
 
  「通房丫环?其它夫人四个女婢也是通房丫环吗?」,龙浩天疑惑问道,他 当然知道通房丫环是什么,可不确定那些跟在绮梦丝她们三人身边的女婢也是。 
  艳儿想也不想的笑着回答:「老公,只要夫人身边的女婢都是通房丫环,那 些女婢也可以称为房婢,她们又是住在另一区,不属於下人房那边,那片区域称 之为房婢区,房间比下人房的环境还好上一些,地点也好,二个人住一间,不像 下人房那么炎热,可是一样还是没有调温盒」。
 
  「那……那些做通房丫环的要是和我有亲密关系的,那还能成为夫人吗?」 龙浩天再次问道。
 
  艳儿回应说:「理论上是只能做通房丫环,不过……这最主还是要看老公你 呀,你说她以后是夫人,那她一定是享受夫人级别的礼遇」。
 
  龙浩天松了口气,在他认为,最好水都端平均,不要分大小,只要是自己的 女人就应该享受同一级别的生活享受。
 
  「既然这样……就先按艳儿你之前说的方法处理吧,先将她们收做通房丫环」, 龙浩天当场拍板说道,确定处理的方法,反正通常丫环是暂时性的,要是日后真 的与她们有亲密关系再做调整也不迟,反正决定权在自己手里。
 
  艳儿笑说:「知道了,老公,那艳儿就先去梳洗一下,老公你就去忙你的吧, 不用管我了」。
 
  「那好,老公就出去了,早点休息」,龙浩天回应说道,说完还亲了艳儿脸 颊一下,这才转身离开这个房间走出大门,向萍儿房间的方向走去。
 
  先前瞬移是为了做偷鸡摸狗的事,现在去找萍儿当然就不用瞬移,龙浩天正 大光明的慢慢走,反正现在就在夫人区别院这一块,自己可以慢慢晃着来,虽然 不知道萍儿实际上住的位置,可是一定会看见夫人房外面值夜的女婢,到时候问 一下不就一清二楚。
 
  龙浩天运气不错,逛了没多久,便看见前面不远之处有二位值夜女婢,那二 位女婢他有印象,正好是萍儿身边四个女婢的其中二位,不一会便走到了二位女 婢面前。
 
  「少爷,晚上好,奴婢春儿向少爷请安」,「少爷,晚上好,奴婢夏儿向少 爷请安」,二位值夜女婢分别向龙浩天问好,并且蹲身行了一礼。
 
  「呵呵,不错不错,值夜幸苦了,你叫春儿,她叫夏儿,少爷我记牢了」, 龙浩天讚扬说道,提到名字时还分别用手指了她们俩,用来表示自己没有记错。 
  龙浩天接着道:「对了,萍儿睡了没?」,他在想要是萍儿睡着的话,就不 吵人了,自己就去绮梦丝那里,相信她还没有睡着。
 
  「回少爷,大夫人在里头还没就寝,而且二夫人也在里头,二位夫人一直在 里头聊天,聊的很愉悦,直到刚才二位夫人才相约一起进去梳洗室梳流,女婢春 儿和夏儿想要进去帮忙二位夫人梳洗,不过都被二位夫人劝说出来,要女婢二人 守在外头就好,要是有其它的事便会出声叫唤」,春儿代表说道。
 
  龙浩天心想:「绮梦丝一定是故意过来的,她知道萍儿是原身,深怕不能满 足我,便主动出现在这,这样也好不用再说一趟,嘿嘿」。
 
  「那好,幸苦你们了,少爷自己进去就行了,你们就不用通报」。龙浩天对 着春儿,夏儿二人说道。
 
  「是的,少爷」,春儿和夏儿异口同声的蹲身施礼回应道。
 
  龙浩天推门而入,进入萍儿的夫人房,这房间的温度果然比较凉爽,应该是 调温盒的作用原故,他直接的往梳洗室方向走去,既然知道才刚刚进去梳洗,这 有便宜不佔那就是傻子才做的事。
 
  一步入梳洗室,便听到了绮梦丝和萍儿二人的嬉笑声,还有水花声……如果 没有判断错误的话,应该是二人互相泼水造成的。
 
  透过梳洗室的光源,还有声音的来源方向,龙浩天很快的找到二人梳洗的正 确位置,二人身前有一大块长形的布幔遮蔽住,避免春光外漏,不过隐隐约约还 是可以看到二人的身形。
 
  龙浩天心道:「先前在药师公会,绮梦丝的员工房间里头,是和绮梦丝及丽 兰儿二人玩床床上3P,现在是在梳洗室和绮梦丝及萍儿二人预备玩水中3P。 
             第三十三章拧人大法
 
  龙浩天不动声色的越过布幔,尽量的控制不发出丝毫声响,浴池嬉戏的绮梦 丝和萍儿都没有察觉出有人正静悄悄的靠近之中。
 
  望着二女,一者青春娇艳,一者成熟妩媚,不论那一种都深深的吸引着他, 下身火热分身立即有了反应,由沈睡之姿变的雄纠纠气昂昂,期待即将来到的战 事,能够驰骋千里大杀四方,让美人丢盔弃甲,俯首称臣。
 
  浴池空间相当宽敞,就算同时共浴十多人也足够容纳,都不会嫌隙过於狭窄, 池面上还有许多花瓣,淡淡花香充斥在空气之中,此时绮梦丝和萍儿双双聚在池 角,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什么,二人娇笑不已。
 
  由於她们都是背向着龙浩天,都不知道龙浩天已经一步步的慢慢靠近之中, 仍然忘我的对话闲聊。
 
  「你们二人在说什么悄悄话,是不是在说老公的坏话」,龙浩天突然的从她 们二人身后压着嗓门变调出声说道。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还是男人的声音,可吓坏了在浴池角落的绮梦丝和萍儿 二人,二人急忙的向池里挪移身子远离角落边缘,同时转头瞧瞧看这冒失的人是 何许人也,她们想不出来在这宅院谁那么大胆敢进入夫人房里,难道守候在外面 的二名女婢春儿和夏儿都没有发现到这个人吗?还是……外面身俱修为的人闯入, 所以外面的二名女婢才没有发现到此人。
 
  龙浩天坏笑的面容落入她们的眼里,瞧着他蹲在池角还一副自呜得意的样子, 这突然出声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她们二人的夫君,原本惊慌失措的心,顿时放 了下来,不禁松了口气。
 
  「老公,你好坏呀,差点吓死萍儿和绮梦丝姐姐,我们还以为真的有坏人偷 偷进来」,萍儿嘟着小嘴抗议说道。
 
  「是呀,老公真差点被你给吓个半死」,绮梦丝也附和说道。
 
  二人都是拍着胸口说话,那双峰随着小手拍打,加上刚才受到惊吓所以吐息 吸气显的有些急促,二者相加之下那双峰摇晃摆动的特别利害,看的龙浩天二眼 发光直视,目不转睛的盯着。
 
  见龙浩天没有回答应声,瞧着他眼神有些异样,顺着目光二人才发现他眼神 异样的原因。
 
  「啊……」,萍儿惊叫一声,双手护住胸前饱满,蹲下身来将身子隐藏在池 水之下,欲挡住龙浩天的目光,她那里想到这浴池中的水清澈无比,虽然池面上 有花瓣,可又能挡的住多少外露春光,若隐若现只是更加的刺激男人本能欲望, 此刻她己经满脸通红,这是她第一次全裸在男人面前,纵然这个男人是她的夫君, 她的老公。
 
  相比之下,绮梦丝就没有如萍儿那般将身子躲在池水下方,只是脸上还是有 些羞红,不过……这脸红是正常现象,那个女人身子被男人直盯猛看不脸红的那 才奇怪,既使对方是自己的夫君也不例外,同时在她想来,既然是自己的夫君又 有什么关系,想看就让他看个够本,身为妻子不怕自己的夫君迷恋她的身体,就 怕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那才是危险的开端,有为人妇经验的绮梦丝,深深 明明这个道理,尤其她还生过二个女儿,条件不比其它女人,因此……她更要懂 得怎么去掌握住这位小老公的心,除了尽其利用自己所知的欢爱技巧来满足他, 更活络心思将各位夫人的心凝聚在一起,不是要抢夺什么大夫人的位置,能做个 二夫人就已经很知足,目的只是将后宫所有女人的心串连在一起,一个完整的团 体,彼此好像亲姐妹一样,不是这一个小圈圈,那一个小圈圈,她了解面前这位 小老公日后的女人一定会不断的增加,女人一多是非就多,这后宫起火是男人最 不愿意见到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处理都会觉的不对,所以……安定的后宫 是很重要的事,必须要从人少的时候就开始扎根,不然……等人多的时候才想到 就已经来不及了。
 
  这种工作原本是大夫人萍儿应该来做的事,不是属於她的工作,可是……在 绮梦丝看来,萍儿年龄尚幼根本没法做好这份工作,身为年龄最长的她只好主动 站出来接下这份幸苦的差事,也是她出现在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她知道龙浩天今 晚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女人一起侍奉男人的时候,是最容易拉近增加女人之间的 情谊。
 
  「老公,你不要一直盯着看啦,你这样萍儿会很不好意思,啊……绮梦丝姐 姐,你怎么不蹲下来,快点快点,不然被老公给看光光了」,萍儿蹲在水中说道, 双手还是抱在胸前。
 
  龙浩天打趣道:「萍儿,你不会就这样蹲在池水里头一辈子吧,你是我妻子, 能躲的了一时能躲的了永远吗?你让老公永远都看不到这有可能吗?」。
 
  萍儿没有接话偏过头不理会龙浩天,绮梦丝看在眼里於是对龙浩天说道: 「老公,你就不要欺负萍儿了,她是在害羞你又不是不知道」。
 
  绮梦丝又对萍儿安抚说道:「好了,萍儿不要再蹲了,你越躲老公那嘴脸越 是得意,你看姐姐还不是站的好好的,这男人是我们的老公,不是外人,不用太 害羞」。
 
  其实不用说,萍儿她自己也了解,她也知道那个男人是自己的老公,只是一 时习惯不过来而已,在绮梦丝说过之后,她那抱在胸前的双手虽然还是没有放下 来,不过看起来没有像起初那么害羞了。
 
  「老公,一起洗吧,你在那边等着一下,我马上过来替你宽衣」,绮梦丝话 一说完,便走向池阶,离开浴池向龙浩天的方向走去。
 
  绮梦丝很快的就来到龙浩天的身旁,然后主动伸手服侍她这位小老公,替她 这位小老公宽衣解带,也不在乎她全身赤裸。
 
  看着全裸的绮梦丝,成熟的双峰饱满,还有其身下禁区沟壑,湿漉漉的长发 披在身后,无数的池水水珠遍佈全身,让成熟的双峰和沟壑穴口看起来更加动人 心魄,如此诱人美景,龙浩天忍受不住趁绮梦丝替他宽衣之时,伸出双手在她身 上游走。
 
  「老公,别闹了,等会宽衣完再任由你胡闹」,绮梦丝扭动身躯尽可能避开 在身上做怪的双手。
 
  全裸的美人就在身前,身材又是如此火辣,只要是属於正常的男人想必都会 想要扑上身去佔有,这点龙浩天当然也不例外,虽然二人先前已经有过一次肌肤 之亲,不过做为男人仅仅一次怎么会觉的满足,更何况对於自己喜欢的女人,永 远的都不会嫌弃太多次,也永远都是认为第一次交合,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总 是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变向的永远的都是属於第一次,对於……绮梦丝的劝说, 做为男人的龙浩天当然对於她的话左耳进右耳出,更是变本加厉的在她双峰及下 身沟壑重点挑逗。
 
  绮梦丝紧咬下唇,让自己越变越软的身子,努力的站直身子,依然努力的继 续解除小老公身上所有衣物,好不容易褪下他所有衣物,再也忍受不住的直接摊 软在他的怀里。
 
  「老公,你好坏,那么喜欢捉弄人家」,绮梦丝在龙浩天的怀里娇嗔说道。 
  龙浩天调笑说道:「是吗?等会老公还会更坏」,说着还特意在绮梦丝下身 沟壑抠弄一下,差一点让她娇吟出声。
 
  绮梦丝白了龙浩天一眼接着道:「老公……刚才闻到你身上有香气,好像是 女人的味道,老实说……刚才你做了什么」,说着还笑笑的盯着他看。
 
  龙浩天心想:「薑果然是老的辣,这样都会知道,看来以后偷吃都瞒不过去」。 
  「嘿嘿……」,龙浩天没有说话,不停的傻笑着。
 
  绮梦丝再一次轻声开口道:「好啦,又没有怪你,只是问那个姐妹又落入你 的魔掌,这样心里才有个底明天才好安排,放心好了,姐姐我年龄比较长,会好 好的照顾安抚你这后宫所有女人,不会因为后宫女人越来越多而着火,萍儿年龄 小,这工作当然落在姐姐头上,小老公你就好好的对外,赚多点钱,不然小老公 你的女人越来越多,不要到时候养不起喔,姐姐我可是要你养一辈子,当然啰, 还有我那二个宝贝女儿」。
 
  话说到最后都变的有些半开玩笑的意味存在,不过……龙浩天听的很是感动, 他当然知道女人越来越多,要是处理的不好就会出大事情。
 
  「姐姐……你真好,放心好了,小老公一定会养着姐姐一辈子」,龙浩天柔 声的向绮梦丝说道,说着还亲吻一下她的香唇。
 
  望着龙浩天的深情神色,绮梦丝觉的一切都值了,於是笑着说道:「好啦, 不要那么肉麻,姐姐明白你的心就好了,快说,那个姐妹叫什么名字,说给姐姐 听听」。
 
  「她叫艳儿,小老公已经安排在一间夫人房里面,现在她应该休息睡去」, 龙浩天回应说道。
 
  绮梦丝点点头说:「艳儿,姐姐记住了,剩下的姐姐明天会帮忙打点」。 
  「事情都招了出来,那……姐姐,现在是不是该解决小老公的问题呀」,龙 浩天坏笑的说道。
 
  绮梦丝疑问说道:「什么问题?」。
 
  「就是这里的问题呀」,说着龙浩天挺动一下身下火热分身。
 
  绮梦丝立刻会意出龙浩天所说的问题是什么,她伸出一只玉手在他的腰际拧 了一下,弄得龙浩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差点惨叫出声。
 
  龙浩天心想:「难道……做为女人,天生就会拧人的肉,不管地球上的女人 还是这幻云大陆的女人都会这招拧人大法」。
 
  「好啦,小老公你想要,姐姐我难道不会给你吗?只是……这事不用那么急, 咱们俩先到萍儿身边再开始,不然萍儿脸皮薄没有姐姐打前先锋,今晚你想要碰 萍儿你想都不要想了」,绮梦丝向龙浩天解释说道。
 
  绮梦丝和龙浩天二人牵着手向浴池里走去,其实浴池水的高度不深,太约膝 盖再上去二寸左右,不一会便到了萍儿身边,二人深情的开始接吻着,唇和唇之 间紧紧相连,彼此伸出双手在对方身上游走爱抚,在一旁的萍儿原本环抱於胸的 双手,变成用双手掩盖住整个脸庞,害羞的不敢看着二人的活春宫。
 
  双方不停的相互舌吻,二人都好像在品嚐什么琼浆玉液,一阵狂吻,良久才 双双分开接吻的唇,吻得美人姐姐脸上红霞遍佈,娇喘连连,龙浩天双手握向双 峰,使劲的让双峰频频变换形状,同时吻向那白晳玉颈,一寸寸顺势而下,途经 香肩,抵达峰底,最后向峰顶之路进发,一路攀登终於到达尽头上至峰顶,绮梦 丝也不甘示弱伸出玉手,伸向那小老公的身下火热分身,在分身上头不断的套弄 抚慰。
 
  龙浩天张开嘴,完全的将那峰顶红莓覆盖罩住,时不时用舌尖挑弄着,让红 莓看起来更加挺立艳红,如此在双峰交换轮替,单手往那沟壑禁区,时而上下滑 弄,时而指尖进出探堪。
 
  「老……老公……姐姐……好难受……不要再……再捉弄姐姐我了」,绮梦 丝娇喘呻吟的说道,似乎要勾起一旁萍儿的欲火,所以声调上更加的妩媚动情。 
  萍儿当然听见绮梦丝姐姐发出的娇吟声,已经偷偷的稍稍打开指间缝隙,瞧 瞧这位姐姐现在的模样,看的自己脸觉的一片火热,漫延至脖颈。
 
  很快的龙浩天在沟壑禁区的大手,似乎已经觉的手心内湿泞一片,他知道良 机到来,示意美人姐姐转过身去,背向於他,再让她成弯腰姿态。
 
  龙浩天调整身下火热分身,从绮梦丝后方抵住沟壑穴口,扭腰用力一挺,火 热分身立即整只没入沟壑深处,直至到底。
 
              第三十四章身孕
 
  「噢……,啊……」,随着火热分身直袭沟壑最深之处,受袭的绮梦丝顿时 一声惨叫哀呜,她那里晓得在身后的小老公,会在一开始就狠狠的出一击重拳。 
  绮梦丝用责备的眼神回首瞄了龙浩天一眼,那美眸传达的意思似乎是说怎么 闷不吭声的来那么一下,没有让她这做姐姐的在心里留了个底。
 
  看着龙浩天贼笑的模样,她知道刚才用眼神传达的意思是白费心机徒劳无功, 也明瞭她这位小老公之前那一下是故意而为之,现在……还不如尽快的调整自己 的心态,去适应享受还来的实际一些。
 
  龙浩天频频的挺动分身,次次重击征战,一手拉着绮梦丝的左手臂,另一手 按在她的翘肾上头,三不五时的拍打着香臀,好像在驾驭驰骋一匹良驹。
 
  「噢……噢……,小老……老公你真……真狠……,姐……姐姐快被你…… 你给……弄死了」,绮梦丝不断的在娇喘出声,言词表达是上气不接下气似的。 
  萍儿摀在脸上的双手,双手指间上的缝隙越张越开,那一双美眸此时都完全 的露出来,好奇的看向绮梦丝姐姐,看着她现在散乱的发丝简直判若二人,那有 之前的端庄贤淑。
 
  龙浩天速度不灭,力度与深度不减,体力依旧旺盛,没有衰竭气弱的现象发 生,努力的保持挺动。
 
  「噢……小老公,姐……姐姐……不……不行了,投……投降了,啊……真 ……真的不……不行了」,绮梦丝开始向龙浩天呻吟投降说着。
 
  听见绮梦丝这位熟女姐姐,在自己的用心讨伐之下,递呈上一封投降言书, 龙浩天心中的虚荣感大大的被充实,心想到:「年轻真好,要是自己年记大才突 然之间来到这幻云大陆的异界,那就只有乾瞪眼白流口水的份,就算钱赚再多也 没有什么意义」。
 
  龙浩天停下了挺动,将绮梦丝翻转过来面向自己,示意她的双手搂着他的脖 颈,还有她的双脚必须离开池面,利用膝盖和大腿内侧夹住他的腰际,而自己的 一双大手则环扣在她的后背,保护着她。
 
  「小老公,花样到是挺多的」,绮梦丝向龙浩天说道,说着还伸出那食指用 指尖在龙浩天的下唇点了一下。
 
  绮梦丝知道他这小老公是想玩木人桩的游戏,这可是体力活呀,难度不少, 那像刚才从后背的姿势,全部交给她小老公就可以了,自己只要好好的享受那欲 仙滋味就够了,现在可好,这木人桩……男人是站直不动的,完全是由女人利用 大腿之力还有腰部的力量来媾合的,男人就好比一名旁观者在欣赏女人忘情的表 演,这里的难度除了考验女方体力,还有女方对於在男方面前放不放的开的问题, 女方害羞放不开的话那效果可是会大打折扣,这样双方都享乐不到。
 
  「啧啧……,小老公呀,你好像忘了……姐姐我可是生过二个小孩的女人喔, 拿这来考姐姐可是没有用的,姐姐我才不会害羞呢?以为姐姐我……像萍儿那样 害羞吗?」,绮梦丝抚摸着龙浩天的脸颊说道,而且说完话
 
           还用舌尖舔弄着自己的嘴唇
 
  一旁的萍儿听到绮梦丝所说,便开口嘟着小嘴反驳说道:「绮梦丝姐姐,你 怎么可以说萍儿坏话,萍儿现在可没有用手把脸给遮住」。
 
  绮梦丝和龙浩天二人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萍儿是什么时候把双手放下,没有遮 盖住脸也没有在胸前挡住,不过身子还是蹲在池水里头,看起来还是有些害羞, 不过比先前好的太多就是。
 
  「好好好,是姐姐我说错话,萍儿不害羞,你不要和姐姐计较喔」,绮梦丝 笑着向萍儿说道。
 
  其实……这也是萍儿自己想开的,想着绮梦丝姐姐说的没错呀,这男人是自 己老公又不是别的男人,当然……龙浩天和绮梦丝二人的活春宫也是起到很大的 作用,设想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身旁有一对男女在媾合,三个人都有关系,二 个女人名义上都是男人的妻子,这未经人事过的女人再怎么害羞也是会有反应, 会在心里暗示劝服自己接受这种事情,而且男女媾合欢爱之声更是刺激女人欲火 一种很有效果的强效剂。
 
  绮梦丝开始抬起翘臀做着挺动的动作,用心投入木人桩这个游戏,这个由女 人诠释扮演男人的角色,此时忘却她身为女人的身份,次次拉开最大的距离,然 后重重的落下,没有任何丝毫羞怯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龙浩天望着绮梦丝胸前双峰,双峰不停大弧度的摇摆,看的他心懭神怡,忍 不住去品嚐那峰顶红色仙果,这一额外加入的刺激撩拨,立即引爆绮梦丝的欲火 飙升至最高顶点。
 
  「噢……噢……,小……小老公……你……你一定是……是故意的,噢…… 啊……,姐姐……被你给……给害……害惨了,噢……啊……」,绮梦丝摇晃着 脑袋在向龙浩天抗议说道,抗议他突然偷袭的行为。
 
  龙浩天在绮梦丝说完话后,便知道她为什么如此说了,他感觉到身下火热分 身突然湿了一大片延伸至大腿部份,他明白这是绮梦丝的欲火临界点在刚刚被引 发开来。
 
  欲火临界点被引爆,沟壑内的吸力自然会突然加大好几倍,龙浩天苦笑心道: 「这是不是所谓的害人害己呢?」。
 
  在绮梦丝的欲火临界点爆发之后,龙浩天也随之在沟壑深处向里头灌溉大量 的生命精华。
 
  「噢……,好……好热……好……好多,噢……啊……」,话才说完,绮梦 丝在龙浩天在她的体内灌溉结束之后,马上摊软在他的怀里急喘着。
 
  绮梦丝娇躯好像赤裸在狂风暴雨中,全身湿漉漉的,可见刚才玩木人桩的游 戏,体力的耗损是多么庞大,不然出现这种状况。
 
  一阵休息之后,绮梦丝的吐息平稳许多正常许多,龙浩天便将绮梦丝放进浴 池水里,温柔的用池水替她清洗身上的汗渍,而绮梦丝也接受小老公的柔情服务, 任由他清洗,她知道这是夫妻之间的情谊。
 
  待龙浩天做完替美人梳洗的服务,绮梦丝站起身来搂着小老公的脖颈,便在 他的脸上亲吻一下以示奖励。
 
  「小老公,旁边还有一个呢?这次换姐姐来做旁观者」,绮梦丝调笑的向龙 浩天说道。
 
  「啊……」,萍儿听到绮梦丝姐姐说的话,转身就想逃跑,可龙浩天那容得 她逃出魔掌。
 
  龙浩天立刻就将欲转身逃跑的萍儿抓住,稍梢的施力便将她搂在身体右侧之 中,同时开说道:「还跑,你还想跑到那里去」,说着还轻拍萍儿的翘臀。 
  「老公……,萍……萍儿有些害怕嘛」,萍儿羞怯的说道。
 
  绮梦丝插话安慰说道:「没事的,女人只有第一次再一开始时会有一些疼, 后面就很舒服的,相信姐姐,姐姐是不会骗你的,而且小老公待会会很温柔的, 不用害怕的,你说是不是小老公」,说着还望了龙浩天一眼。
 
  龙浩天也出声说道:「萍儿放心,老公一定会很温柔,等会你尽量放松自己 身体,不要有压力,一切交给老公」。
 
  话才说完,绮梦丝蹲下身去,张着小嘴,将龙浩天身下火热分身,整个塞进 自己的嘴里,做着吞吐的动作,脑袋频频起伏,同时伸出一手自分身底部由下往 上配合着做抚慰动作。
 
  萍儿张大着眼,看着绮梦丝的动作感到不可思议,她想不到姐姐会做这个动 作,於是惊讶出言说道:「绮梦丝姐姐你……」。
 
  听到萍儿的声音,话虽然没有说完,但……身为姐姐的绮梦丝怎么会不知道 她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绮梦丝松开吞吐的火热分身回应说道:「萍儿,这样做对男人来说是很舒服 的,不敢说全部的男人都是如此,不过绝大部的男人相信都会认同,至少……我 们的小老公是很认同的,这个……萍儿你最好学起来,相信姐姐,姐姐是不会害 你和骗你的」。
 
  说完话,绮梦丝再次张开小嘴,将那火热分身包覆住,继续做吞吐和抚慰的 动作,由於用力吸吮的原做,面颊都凹陷下去。
 
  龙浩天看着萍儿水汪汪的眼神,似乎好像要张开嘴向他开口问道,向他求証 绮梦丝姐姐说的话是不是属实,是不是真的那样做男人会很舒服,趁着萍儿即将 开口之前,他俯身下去吻住她的小嘴,不让她发问这个问题,良久……二人的唇 才分开,不过一双大手依然在她的身上游离抚慰。
 
  龙浩天心想:「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难道回答说,是,这样做男人真的 会很舒服,这个可恶的姐姐丢那么大的难题给我,让我自己来处理,小样的,看 小老公怎么教训你」。
 
  这心里的想法才一完,龙浩天便捉弄挺动一下火热分身,一时不察的绮梦丝 突然的被火热分身抵弄到咽喉,弄得她咳嗽连连,她知道这是小老公又再捉弄。 
  绮梦丝稍为想一下便明白龙浩天捉弄她的原因,她知道这位小老公是变向的 责备她,怪她知道萍儿年龄那么小还教她这种东西,她耸耸肩不以为然又再继续 做吞吐的动作。
 
  萍儿的身体在龙浩天的挑逗弄情,身躯很快的就进入状况,未经人事的她加 上之前真人表演的活春宫,身上很快的就湿泞一片,相比之下是比绮梦丝快了许 多。
 
  龙浩天俯身下去,亲吻着萍儿粉颈,双手改变战略,一手去掌握双峰的饱满, 另一手由后面穿越翘臀下方在沟壑穴口抠弄,让她身上的湿泞弄得更加量大许多, 使她待会所受的痛苦大大的降低许多。
 
  「老……老公,萍……萍儿现……现在好……好难受,身体酥……酥麻…… 麻麻的」,萍儿动情的向龙浩天说道。
 
  听到萍儿的娇吟出声,绮梦丝以过来人的经验,知道这是征伐的好时候,松 口龙浩天的火热分身,不再继续做吞吐动作,看着再度活络起来频频跳动的火热 分身,心里甚是欣慰。
 
  绮梦丝起身给龙浩天一个眼色,意思是告诉他可以开始了免得待会有什么变 化,龙浩天会意将萍儿娇躯由右侧挪移到正面怀里,面向着自己,调整身下火热 分身抵在沟壑穴口准备深入探勘。
 
  就在此时,绮梦丝阻止了龙浩天的动作,并摇摇头出言解释说道:「不要在 浴池里,不要只顾享乐,萍儿年龄还小又是第一次,现在是夏季这池子里放的是 冰冷的池水,这会让她身体受损,还是抱进房里到床上去」。
 
  龙浩天点点头直接将萍儿整个身体抱了起来,离开梳洗室往床的方向走去, 绮梦丝也跟随在身后。
 
  床就在梳洗室隔壁,每间夫人房的摆设都相同的,龙浩天轻放萍儿在床上, 自己也上到床面上,分开白晳的美腿,将火热分身抵在沟壑穴口,沾了沾润滑一 下,慢慢的挺动腰身向里进发,一路都是慢慢缓缓的挺入。
 
  绮梦丝是最后才上到床面,坐卧在萍儿的身旁陪伴着她,让她紧张的情诸缓 和到最低点。
 
  萍儿的沟壑通道果然比其它女人还窄紧,尽可能的放缓挺进速度,经过一番 努力龙浩天终於进入到一定深度,这个深度让他受到阻挠不再得以更深入,他知 道那是什么。
 
  龙浩天轻声柔语说道:「萍儿,老公要来啰,放松点,等会会有些痛,忍一 下就过去」。
 
  萍儿点点头表示明白他说的话,回答说道:「老公,来吧,萍儿爱你,萍儿 会忍过去」。
 
  收到允诺的讯息,龙浩天挺身用力直入到底,萍儿自然反射性的将身体拱起 来,好像虾子一样。
 
  「啊……痛……」,萍儿的泪珠落了下来,脸色还有些苍白,贝齿紧咬下唇。 
  龙浩天出言道:「没有了,刚才是最痛的时候,以后都不会再痛了,相信老 公」,说完吻着她的唇,挑弄着她的舌头,萍儿也生涩回应。
 
  龙浩双手在她身上游走,最后握向饱满双峰,指尖还不停的挑弄峰顶红色果 粒,将刚才破身受创的痛处遮掩过去,这效果是很明显的,不多时萍儿不再是痛 苦的表情,反而开始娇喘起来,他知道自己做的很成功。
 
  将萍儿一双修长的美腿扛在肩上,龙浩天缓缓挺动腰身,慢慢增加速度和冲 击距离,随着越演越烈的挺动,萍儿也开始有了变化。
 
  「噢……老……老公……,真……真的只有那……那第一下痛而……而己, 噢……啊……老公好舒服,噢……啊……」,萍儿娇喘的说道。
 
  到这个时候,龙浩天完全的确定萍儿已经适应过来,他加大力度和探堪沟壑 的深度及速度,他次次不再怜香惜玉的挺动。
 
  「噢……啊……老公你……你速度太……太快了,萍儿受……受不了,噢… …啊……好……好像有什么东……东西好出……出来了」,萍儿呻吟的出声说道。 
  话才说完,萍儿沟壑禁区的深处内部急遽收缩,龙浩天身下火热分身顿时感 觉到一大片水渍涌了出来,而萍儿身子竟然摊软下来无力再战,可能是年纪真的 太小加上又是第一次经验,这可害苦了他。
 
  「好了,让萍儿休息吧,换姐姐来接手」,绮梦丝看在眼里便出言说道。 
  龙浩天闻言一喜,立即将火热分身从萍儿体内退了出来,将绮梦丝的娇躯挪 移过来,示意她趴卧姿势,调整火热分身从后面用力一挺而入直没沟壑深处,没 有任何的适应空间频频次次重重出击。
 
  「噢……啊……,小老公,你……你比刚……刚才还凶还……还猛」,绮梦 丝娇喘说道。
 
  随着挺动一段时间,绮梦丝再次欲火的临界被引爆,而龙浩天的生命精华再 次的灌溉进她的体内。
 
  「噢……啊……又……又是……好……好多……好热,噢……」,话说完, 绮梦丝原本趴卧的姿势,人立刻摊软平躺在床上。
 
  龙浩天调笑的向绮梦丝说道:「姐姐,说不定姐姐你是小老公所有女人中会 最快有小孩的喔」。
 
  「呵呵,还真的是有可能,姐姐的次数比其它人还多,这有身孕的事情说不 定还真的比别人还快,不过……姐姐怕什么,有小孩就生下来就是,姐姐现在有 你这小老公,又不是像以前一样没老公,有老公这做妻子的会有身孕,是天经地 义的事」,绮梦丝幸福笑笑的回应。
 
  龙浩天会意一笑,躺在二个女人中间,将二女搂在身上,三人相拥而眠,萍 儿和绮梦丝都是满足的笑容,而他自己终於在这幻云大陆的异界国度,度过这第 一个夜晚。
 
            第三十五章色狼侵犯大法
 
  夜晚的时光在人们沈睡之中慢慢消逝而去,光明悄悄的来接替夜晚的班,次 日,天色微亮,龙氏宅院的男仆,女婢们全都苏醒过来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当然……在开始工作前每个人一定会先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男仆就比较简单只是 洗把脸,换身乾净的衣服,然后开始忙活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女婢相比男仆来说 就繁琐许多。
 
  做为男仆女婢当然要比主人夫人们起身的早,不然怎么服侍主人夫人们,不 管是用膳的食物,还是环境上的清扫,这些工作必须提早做准备,一丝一毫都马 虎不得,就连田管家也必须早起,去巡视各区域男仆女婢所负责的工作有没有做 到位,有没有偷懒。
 
  这龙宅氏院唯一不用早起的大概只有身为这宅院的主人,龙浩天,以及绮梦 丝,萍儿等各位夫人。
 
  下人房第三间房间,也就是龙浩天昨晚偷偷摸摸进去的那一间房门……
 
  一号二号床的女婢此时一起清醒过来,一号床的女婢刚下来床,发现二号床 的女婢也和她一样起床了,便问候道:「早呀,你起床了」。
 
  「早呀,你也还不是一样起床了」,二号床的女婢也笑着问候道。
 
  二位女婢彼此问候完后,竟然不约而同的看向三号四号床位,发现三号床是 空的,而四号床的主人还在睡觉。
 
  「怎么办?艳儿不在,昨晚应该没有回来」,一号床女婢向二号床女婢问道。 
  二号床的女婢摇摇头无奈的叹口气说道:「还能怎么办?,只有等会田管家 在巡视点名时,把艳儿夜晚未归的事情上报」。
 
  「你也知道昨天她弟弟有来这边和艳儿说父亲生病的事,会不会是艳儿的父 亲因为病情太重,艳儿因此走不开也放心不下,所以……昨夜才会未归,要不要 我们去和田管家求求情,不然这事情可严重了,我们四个姐妹感情那么好,总不 能不帮一下忙吧」,一号床女婢皱眉说道。
 
  二号床女婢心情很沈重的回应道:「看来……也只有等会再一起求求情了, 希望田管家能从轻发落,不然的话……艳儿算是劫数难逃,你也知道这深夜未归 可以算是逃跑的罪责,唉……艳儿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一直以来她都是懂进 退的,怎么这次那么不懂事,就算父亲真的病重,也应该先回来一趟才是,等天 亮再向田管家求一下情,相信田管家会网开一面特许她再一次回家一趟,何必要 深夜未归弄的事情那么大,那么难收拾」。
 
  「还是说……艳儿在路上遇到了麻烦,所以才深夜未归」,一号床的女婢问 道。
 
  二号床的女婢苦笑回应说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无论那一种对 我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只能期许有奇蹟出现」。
 
  一号床的女婢,这次倒没有说什么话,也没有反驳二号床女婢她说的话,她 认为二号床的女婢说的没有错,无论那一种都是坏消息,这深夜未归算是逃跑罪 责,这一处罚下来半条命就去了,甚至整个命就丢了。
 
  一号床女婢讚同说道:「看来真的要期盼奇蹟出现了,不然的话我们还真的 只有帮忙求情一路,别无他法,这起到的作用恐怕还真是微乎其微,一切只有尽 人事听天命,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看到没,梅儿还在睡,再 不弄醒她来,事情要雪上加霜」。
 
  於此同时,在田伯房间之内……
 
  田伯刚起床起身,刚想要招呼外面的男仆进来,吩咐替他打盆水让他洗个脸 时,便看见桌上有封书信,属名是给他的,甚是好奇怎么会有人给他留书信而没 有直接和他说,难道是外面的人写信给他的。
 
  田伯拿起桌上书信,拆开一番观示,待观看完书信所有内容之后,脸上有些 埋怨的脸色写在上头,那封书信当然就是龙浩天於昨天深夜所留,书信内容提到 三点,一者要他今日将艳儿的父亲和弟弟接回府里,当然啰,由原先的暂住改成 长期居住,二者公告今后若有其它男仆女婢的亲人生病需要照顾,可接回宅院暂 时居住,待亲人康复之后再请其亲人离开宅院,三者在书信中言明艳儿今后为四 夫人,还有说明艳儿被安排在那一间夫人房。
 
  埋怨当然不是因为书信上交待要办的事情,而是埋怨为何没有叫醒他,让事 情拖拉这么久才处理,有什么事情比主人的事来的优先,这做仆人的就算整夜没 有睡也要处理好主人的事情,这就是田伯的性格,永远将主人的事摆放在第一位, 第一和第二点的事今日处理没有什异议,但第三点的事对他可大着,这艳儿以前 虽是女婢,但……现在已经贵为四夫人,算的上是他的主母,而做为主母的怎么 可以没有女婢侍候着,还有所居住的房间怎么可以没有调温盒稳定里面的温度, 虽说夫人别院那片区域所有的夫人房就算没有调温盒也比下人房凉快许多,可也 不能就把那调温盒给省了,这是对主母不敬是做仆人的过错。
 
  田伯焦急的轻声嘀咕:「少爷怎么没有叫醒我呢?都怪自己,可能自己睡的 太熟,少爷叫不起来,所以才会留书信一封在桌上,这都是自己的原故,这要是 热坏了四夫人的身体,这让老奴如何是好,不成……赶紧去四夫人那里请安一下, 看昨晚有没有被热坏了,还有女婢和调温盒可赶紧补齐,房间里头再调些女婢再 仔细的清理一下」。
 
  话说完,田伯连脸都顾不上去洗,马上自衣柜取出一套衣服穿上,便出门交 办安排几名男仆和女婢,去接四夫人艳儿的父亲和弟弟回来龙氏宅院居住的事情, 还有命人写张公告文将少爷今后允许男仆女婢生病的亲人来宅院暂住养病的事, 贴在龙家公告栏之上给所有下人们知道这件事情,二件事情处理完便自聚宝阁取 出一个调温盒往四夫人艳儿的夫人房进发。
 
  不一会田伯便来到四夫人艳儿的夫人房门外头,田伯稍稍的整理一下自己的 仪容,轻咳几声润了润自己的嗓门,免得待会出声说话哑了声就太失礼。
 
  「咚咚咚」,田伯在夫人房门上敲了三响,然后才尊敬的开口说道:「夫人, 老奴田伯过来给夫人请安,顺便带了个调温盒要放置在夫人房里头,以免热坏夫 人的身体,要真让夫人身体出现什么差池就是身为老奴的过失」。
 
  艳儿也早就起床了,可能以前做女婢的原故,生理时间早已固定,虽然成了 夫人,可……一时之间还是习惯了早起,一个人躺在床头发呆回想事情,她没有 想到昨天还是女婢,今日转身一变就成为夫人,想想就好像在做梦似的,终於不 用起早开始做女婢的工作,可以贪睡多睡一会。
 
  就在这时,艳儿听到田伯在外头叫唤,便开口说道:「田伯,请进,房门没 有关」。
 
  听到主母允许进入,田伯推开房门进入,直到四夫人面前一段礼貌的距离才 停了下来,并且施了一礼说道:「夫人,老奴不知昨夜夫人成为四夫人的消息, 多有怠慢望夫人见谅」
 
  艳儿坐起身微笑的说道:「田伯瞧你说的,说起来昨天还真谢谢你,谢谢田 伯允许艳儿得以回家探望父亲病情,更因此回来的时间晚了才会遇到夫君」。 
  田伯摆摆手否决说道:「夫人,昨日之事是夫人福星高照,不是老奴的原故, 而且日后还望夫人记得不要在老奴面前直呼自己的名讳,这是於礼不和有辱夫人, 更令老奴惶恐」。
 
  龙氏宅院谁不知这位田伯对於礼节和主仆的分别是多么的重视,所以艳儿也 不敢和他争论,那怕现在已经贵为夫人也不敢试其锋芒,因为这是自讨没趣的行 为,她知道面前这位田伯有些事情很好说话,就像昨天请求回家探望的事,就很 快得到允许回家,但……有些事情就不好说话了,那怕将他活活打死他也绝不更 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