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小说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31)作者:你额
字数:61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一章

  「那么第一个是谁呢?谁想首先上来解决矛盾呢?」粉色头发的少女快速的扫视了一圈观众席。

  「我!」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了擂台,来到了粉色头发少女的身边,「我来。」

  「哦?这位是?」

  「刘涛。」

  「哦哦,那么你想和谁解决矛盾呢?」

  「哼。」刘涛冷哼一声,抬起头冷冷的在观众席上巡视着,「张星!你来了吗?」

  面对刘涛的挑衅,我自然是不能怂,直接站了起来大喝一声,「当然来了!」
  「哦?」刘涛这才在观众席里发现了我,他讥笑一声,「我还以为你会不敢来呢。」

  「谁特么不敢来了啊!我这边还以为你会怂呢!」我不肯退让的回击道。
  「哼,废话少说,现在快点滚下来。」刘涛不屑的冷哼一声。

  「滚你妹啊!口这么臭干嘛?你信不信我就不下来了!」我对着刘涛咬牙切齿。

  「额……那么这位张星同学到底是同意应战还是拒绝呢?」粉色头发的少女听了我的话马上发问道。

  「啊?我肯定要上啊。刘涛,你给我等着!」说完我就准备往场下走。
  「等一下!」这时唐月突然叫住了我,她站起身来走到我旁边,目光坚定的看着我,「我陪你一起下去。」

  而谭霜雪干脆直接是走到了我前面去了。

  「额……好吧。」看见这一幕我只能点了点头。

               ————

  来到擂台上,我顿时感觉气氛都不一样了,头顶的聚光灯打在我的身上有些灼人,擂台四周张开的护栏就像是结界一样把我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我的眼前只有刘涛一个人,他正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看。而那个粉色头发的女生在确认我和刘涛都上场后就走到了擂台边上,倚靠在护栏上,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我们。
  「张星,加油啊。」唐月在台下喊。

  「加油。」谭霜雪也跟着一起喊。

  「嘿,相信我啦。」我回过头对她们露出了一个笑脸。

  此时的我还没有注意到在我踏上擂台之后,位于上层的那个特等观众席上产生了一阵骚动。

  「那么你们决定以什么为赌注了吗?」这时,粉色头发的少女发话了。
  「我要这家伙对唐月道歉。」我把一开始就想好的赌注说了出来,我可是记得的,刘涛那天对唐月说了一些非常难听的话。

  「哈?张星……你……」唐月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以这个为赌注,她有些楞了楞,随即脸上就有点红了。

  「阿拉,为了一个女生吗?」粉色头发的少女有些深意的笑了笑,她再看向刘涛,「那么刘涛同学呢?」

  「我要他的一根手指。」刘涛冷笑着。

  「喂!你!」我没想到刘涛的要求竟然这么恶劣。

  「好,那么双方所提的要求就正式成立了,现在比赛开……」

  「喂!等一下!」我急忙大喊。

  「怎么了?这位张星同学还有什么问题吗?」粉色头发的少女有些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看来是对于我突然打断她讲话有些不爽。

  「额……就是他的要求……」

  「哦,」粉色头发的少女立马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挑着眉头有些嘲弄意味的对着我笑了笑,「你觉得你们提的要求不对等是吧。」

  「额……是的……」

  「呵呵,那又怎么样?只要你们同时站在这个擂台上来了,这场比赛就已经算开始了,你们愿意提出什么要求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只是负责让比赛进行下去。」粉色头发的少女继续微笑着,不过眼神中却完全没有笑意,「当然,还有惩罚那些不想履行赌注的人。」

  「额……好吧。」我只能点点头。

  「怎么?难道你怕了?」刘涛讥讽的看着我,「好啊,只要你现在跪下来叫我一声爷爷或许我可以放过你。」

  「谁怕了!」我顿时怒了,直接对着刘涛竖起中指,「你这么想要就来拿啊!」
  见此,刘涛的脸色逐渐阴沉下去,「你自找的。」

  「比赛开始!」

  随着粉色头发少女的一声令下,刘涛迅速朝我冲了过来,举起右掌拍向我的面门。看样子是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想要直接把我KO掉。

  我怎么可能让他得手,立马身子一缩,脑袋一偏,刘涛的右掌擦着我的鼻翼掠了过去。我正想松口气,结果谁知道刘涛突然化掌为爪狠狠的抓在了我的肩膀上。五指迸发出巨大的力量,就像是一个铁爪一般牢牢的钳住了我的肩膀,让我挣脱不开。

  刘涛的攻击并没有停下,他的手掌用力一按,直接把我整个肩头都按了下去,巨大的力量迫使我弯下了腰,而刘涛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在了我的肚子上。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腹部仿佛被洞穿了一样,里面的五脏六腑全部绞在了一起。

  「咳!」我忍不住直接吐出了胃液。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没想到刘涛的这一击竟然这么痛,我本以为在接受了谭霜雪的耐痛训练后我应该能够抗住刘涛几次攻击的,可谁知道光是这第一下我就有些受不了了。浑身使不上劲,视野都有些模糊起来,肚子被撞的地方就跟开了个洞一样,连惨叫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我现在才明白,谭霜雪对我进行耐痛训练的时候还是留手了的,虽然有时候都见血了,但基本上都是皮外伤,谭霜雪到底还是没办法对我真正的下狠手啊。但是刘涛不一样,他本来就恨着我,有了这种机会不把我往死里打才怪呢。
  我几乎失去力气,瘫在了刘涛的身上,他狞笑着扯起我的头皮,然后一拳轰在我的眼角上。

  我被这一拳直接打翻在地上,眼睛有些发热,耳朵里出现了轰鸣声。

  「呃……」我趴在地上呻吟着,脑袋里已经有些不省人事了。

  「张星!」见我这副惨样,台下的唐月忍不住焦急的大喊。而谭霜雪直接准备冲到擂台上去了,不过在那之前粉色头发少女就提前挡住了谭霜雪。

  「你如果现在上去就表示张星认输了,那么他的一根手指就不保了。」
  谭霜雪听完后顿住了,她捏了捏拳头,沉默一会,只能转身回到了唐月的旁边。

  「呵呵,不过这输也是迟早的事吧。」粉色头发少女看着擂台上的情况笑着喃喃道。

  「喂,你这就不行了吗?嘴上那么嚣张我还以为你很厉害呢,结果只有嘴巴厉害啊。」刘涛嘲笑着我,他慢慢踱步到我身边来,「不自量力的家伙,就你还想和我比,还抢我马子,吃屎去吧你!」说着一脚狠狠的踹在我的头上。

  「你哪里比得上我?老子比你有实力,比你帅,我哥还是高二年级的老大,老子上过的女生比你意淫过的女生还多!」

  「唐月那种货色如果不是看着她长得漂亮一些我才不把她当回事呢,想做老子女朋友的女人多的是!」

  「他妈的,给她一点面子让她当我的女朋友,让我哥罩她她还不安分,连嘴都不让亲一下,装什么纯啊!果然,那个骚货背着我和你勾搭上了。」

  「贱人!妈的,一对贱人!」

  「老子还不……嗷!!!」

  刘涛那个不屑的「屑」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声惨叫给盖过去了。

  我在刘涛踹我头的时候抓住一个机会仰起脑袋狠狠的一口咬在了他的小腿上。
  「妈的,疯狗!」刘涛一脚把我踹开。

  「呵呵,我的嘴巴厉害吧。」我抹了抹嘴巴从地上站了起来,「呸,真脏。」
  「你?」刘涛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我。确实,我刚才就像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不省人事,但现在突然就跟没事人一样谁都会惊讶的吧。

  「张星你没事吧?」

  「变态星?」

  唐月焦急的声音和谭霜雪特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回过头对她们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我不会有事的。」

  谭霜雪的耐痛训练是有效的!虽然刘涛对我的攻击确实让我难以承受,剧烈的疼痛甚至会让我短时间内无法动弹,不过这也只是短时间内而已。我的快速自愈的能力能够在短时间内愈合刘涛对我造成的伤害,也就表示这种伤害产生的疼痛信号不会源源不断传入我的大脑,当伤害愈合后,疼痛信号就会逐渐减少,甚至消失,这时我就等于恢复常态了。也就是说,除非刘涛对我的攻击产生的疼痛大到让我瞬间休克,不然,只要我还有一丝意识残留,等伤害愈合后我就能快速回到常态。而谭霜雪对我的耐痛训练就等于是在扩张我对疼痛忍耐的极限值。比如说一开始我对疼痛的忍耐极限为一,当疼痛信号超过一的时候我就会因为受不了疼痛而休克。而谭霜雪对我耐痛训练就是在慢慢的扩张这个忍耐极限,虽然有时候还是会难以忍受疼痛,不过却能让我更加难以因为疼痛而休克过去。

  「继续来吧。」我冲着刘涛咧了咧嘴。

  「你找死!」见我还敢挑衅他,刘涛怒骂一声,冲上来就是一掌拍了过来,这次瞄准的是我的胸口。

  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抓,结果如我所料,刘涛的手掌还是直接砸在了我的胸口上。

  「唔!」我只感觉胸口发闷,就像是被一杆大铁锤砸中一样,呼吸都有些不畅起来 .忍不住往后倒退了几步,刘涛追上来扯住我的一只手臂猛的一带,右脚用力绊在我的脚后跟上,我一个不稳,直接仰天摔倒在地上。

  「咳咳咳……」我忍不住大声咳嗽了起来。

  刘涛伸出手扯住我的衣领准备再次把我拽起来打,见此我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嘴里塞。

  「啊啊啊!!」刘涛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你这个疯狗!」他用力一甩手臂挣开我的嘴巴,然后一脚把我踹到一边去。

  「你特么只会用嘴咬吗!」刘涛瞪着眼睛怒视着我。刚才那一下我是使出吃奶的劲咬的,他刚才如果再慢点挣开我,估计我都能直接把他的肉给咬下来了。
  「嘿嘿,」我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站了起来,「是啊,我只有嘴巴厉害嘛。」
  「你他妈!」估计刘涛这一下真是被我咬痛了,火气上来了,他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我被这一脚踹的整个人呈「く」的形状朝后飞去,重重的撞在擂台边的护栏上,撞得我七荤八素,脑袋有些发蒙。

  刘涛乘胜追击,冲上来准备一拳打在我脸上,我赶紧晃了晃脑袋,脚下一蹬,奋力朝他扑去。刘涛可能没想到我竟然还会主动攻击他,一下子没做出闪避的动作,下意识的把手臂摆到胸前进行格挡。

  「碰。」

  刘涛支起的手臂用力的撞到了我的胸口上,我忍着痛一把抱住刘涛的脖子就往怀里拉。刘涛被我带着靠在了我的胸膛上,我立马张开嘴巴就是一口咬在了他的左肩上。

  「啊啊啊嗷嗷!!」刘涛大声惨叫着,伸手用力的锤在我的侧脸上,把我推开。我被这下锤的脑袋「嗡嗡」作响,牙齿也有些松动起来,口腔里弥漫一股铁锈味。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刘涛这下是彻底失去理智了,追上来就是一拳砸在我的鼻梁上,鲜血瞬间从我的鼻孔里流了出来。

  我被这一拳打的有点蒙,捂着鼻子连退了好几步。

  「啊啊!!」刘涛追上来扯住我的衣领直接就是一拳砸到我的眼眶上。我只感觉眼球像是要爆开了一样的痛,眼角已经破裂,鲜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
  「啊啊啊啊!!」刘涛一边怒吼着一边在我身上宣泄着他的愤怒,拳头如雨点般落在我的脸上,肚子上。我被打的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碰。」

  当刘涛的最后一拳砸到我的脸上之后,我直接摔趴到地上去了。我的视野有些泛红,脑袋昏昏沉沉的,只感觉浑身上下剧痛无比。

  快啊,快点恢复过来,我一定要打赢刘涛那家伙!

  我在心里催促着自己。

  不过这时意外却产生了。平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并没有产生,那种伤口快速愈合时产生的仿佛身体变轻一样的美妙感觉没有产生。

  怎么了?

  心中的疑虑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思考,一种从未有过的剧烈疼痛突然侵袭我的全身,这种痛就仿佛是全身的肌肉被一块块撕裂,全身的骨头被一截截打碎一样,我忍不住浑身痉挛起来,对于外界的感知仿佛瞬间消失了一样,我能感觉到的只有痛,剧痛让我几乎休克过去。不过幸好这剧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当我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种深入骨髓的痛突然就消失了,一点踪迹也没有,就连回忆也回忆不起来那种痛的感觉。如果不是我现在一身的冷汗,我甚至都怀疑刚才那是不是幻觉。

  「张星!」

  「变态星!」

  「你没事吧张星!」

  听觉系统突然重新上线,我的耳朵里传来了唐月和谭霜雪焦急的呼喊声。
  欸?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分辨出谭霜雪声音里的情感呢。

  「唔……」我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我的身体刚一动,就跟触发到机关一样,浑身上下都开始痛起来。我能感觉到我的鼻子还在不停的流出鲜血,被打肿的眼眶也没有消下去。我终于确认了,我的自愈能力消失了。

  「你狂啊!你再狂啊!」刘涛扯起我的头皮往上提,然后抬起膝盖狠狠的顶在我的脸上,这下重击直接把我的一颗牙齿也咳断了。

  「呜……」伤口的数量在我的身上增多,疼痛累积在一起折磨着我的神经,让我的意识渐渐溃散。

  我能够打败刘涛的唯一依仗就是我的自愈能力,可是现在我的自愈能力突然消失了,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来打败刘涛了。

  「去死吧你!」刘涛提起全身的力气朝我的头颅打去。这一拳的威力很大,我甚至能隐隐的听到拳头快速撞开空气所发出的呼啸声。

  我的自愈能力已经消失了,这一下如果落实了估计会对我造成不可补救的伤害吧,可是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躲闪了,我现在连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呢。
  欸?

  不知过了多久,想象中的被拳头击中的感觉却并没有发生,我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皮,刘涛的拳头就停在我眼前,却没有落下来。

  转动视线,我发现刘涛的手腕正被一只有些纤细的手掌紧紧的攥着,无法动弹。

  顺着这只纤细的手掌往上看去,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茶色的双马尾,是唐月!她此时正死死的拧着眉头怒瞪着刘涛,而刘涛则满脸的错愕。

  怎么?

  我有些疑惑,忍不住再朝四周看了一圈,谭霜雪正站在唐月的旁边,那个粉色头发的少女正扶着护栏有些惊疑的看着唐月。

  这时,唐月说话了,「放手。」她冷冷的盯着刘涛。似乎是被唐月这一瞬间的气场镇住了,刘涛下意识的松开了抓着我头皮的手。

  没了支撑,我直接往下栽了下去。一旁的谭霜雪立马一把抱住了我,让我慢慢的躺在地上,「变态星,没事吧?」见此,唐月才放开了抓着刘涛拳头的手。
  「喂!你们的这个行为是不被允许的!」粉色头发的少女冲到我们这边来怒声吼道,「你们擅自打断这场比赛就表示这个人认输了!」她伸出手指着我。
  「……」唐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瞥了粉色头发的少女一眼,然后把脸转向刘涛,「刘涛,我和你比一场吧,如果你输了就取消和张星的赌约,如果我输了就随便你怎么处置我。」

  「啊?」刘涛有些愣了愣,但随即便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喂喂,我没听错吧,你要和我比?你可是连开个饮料瓶都要我帮忙的人啊。」

  「比不比?」唐月没有理会刘涛的嘲讽,只是冷冷的盯着刘涛看。

  「哼!好啊!」见唐月对自己这么冷淡,刘涛也有些来火了,他不屑的哼了哼,「既然你想为了这个小子和我比我怎么会拒绝呢。如果我赢了就可以随便处置你吧?好,到时候我就在这个台上当着大家的面把你上了,看你还和我装不装纯。」

  唐月没有管刘涛的挑衅,扭过头看着粉色头发的少女说,「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啊?那就没问题了。」粉色头发的少女撇了撇嘴。

  「不……不要……唐月……不要……」我听到唐月的决定后马上开口阻止了起来。我知道唐月这是准备为了我而使用她一直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特殊能力。
  「呵,放心吧,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唐月知道我为什么要阻止她,她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你一直在为了我而努力,我也要为了你而努力一次啊。」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月直接打断了。

  「谭霜雪?」唐月有些迟疑的看着谭霜雪,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她对着谭霜雪低下了头,用一种请求的语气说,「拜托了,这次由你来照顾张星吧,我想为了他努力一次。」

  「……」谭霜雪并没有马上回复,而是沉默了一会,她看了看唐月又看了看我,最后再瞥了一眼刘涛之后才点了点头,「好吧。」说完就背着我走下了擂台。
  「你们准备好了没?」见我和谭霜雪下了擂台,粉色头发的少女对唐月和刘涛问道。

  「恩。」唐月点了点头。

  「这还用准备?快点开始吧,我等不及了。」刘涛淫笑着舔了舔嘴唇。
  「白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