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04)作者:xiaoohong
字数:19555


                第四章

  纯子扶着哭哭啼啼的姚梅坐了下来,并抽了一沓纸巾递给姚梅。

  「纯子…我…呜呜呜…」姚梅哭得眼泪汪汪,倒在了纯子的怀里,像一个丢了玩具的孩子。

  「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纯子看着姚梅哭成这样,心里也很痛。
  「呜呜呜…」

  小磊像做贼似的,竖起耳朵探听楼下的动静,但是许久,只听见姚梅在楼底下哭,急得他抓耳挠腮。

  过了好久,姚梅的哭泣声稍微减缓了一些,她坐了起来,用纸巾擦拭着眼角的眼泪。

  「纯子…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姚梅看见纯子只是穿着一件浴袍,猜想她一定是准备睡觉了。

  「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遇到伤心事…到妹妹这里来哭诉…这是应该的…」纯子安慰着姚梅。

  「嗯…」姚梅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姐姐到底遇到什么事了…这么伤心…」纯子追问道。

  「纯子…你这有酒吗?咱们边喝边说…」姚梅心里憋屈,想借酒浇愁。
  「有…我这就去拿…姐姐想喝些什么…」纯子站起身走向酒柜,回头问道。
  「来瓶拉菲。」

  「好。」

  纯子拿了两支高脚杯,一瓶拉菲,两人开始边喝边说。

  姚梅端起酒杯,一口气喝完。

  「再倒一杯。」姚梅抿了抿嘴唇。

  「额…好…」纯子赶紧续上。

  「纯子…我也不怕家丑外扬,孙征他…出轨了!」姚梅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纯子睁大了眼睛,在她眼里,孙征这个人虽然油嘴滑舌,低眉顺目的,但是对家庭还是比较负责任的。

  小磊听了也不可思议的眨巴着眼睛,就孙征那个胆小如鼠的大胖子,还能干出这等龌龊事来,真是不敢相信,不过现在这个世道,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姐姐…你是不是搞错了…孙大哥他…可不像…」纯子不太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我没有证据会和你说吗?!」姚梅见纯子不相信她,心里有些恼火。
  「是…是…」纯子看见姚梅凶巴巴的,有点被吓住了。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证据,今天可是被我抓住了,孙征那个狗日的不仅不认错,还打了我,这日子没法过了!」姚梅愤恨的说道。

  纯子很安静,听着姚梅哭诉。

  「日电贸是我们公司液晶电视电解电容的供应商,这些天采购部部长患了尿路结石,在医院动了手术,不能来上班,孙征就代理了他的职务。」

  姚梅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

  「日电贸的那个小妖精三天两头的打电话给孙征,要孙征下电解电容的订单,孙征一直没有批,后来那个小妖精就约他出去吃饭唱歌,最后搞到床上去了,孙征就把订单批了,几百万的份额。」姚梅越说越恨。

  「有一次,我发现他的衬衣上有女人的头发,很明显不是我的,他还胡搅蛮缠,说我是神经过敏,我与他争辩不过,就此罢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搜集证据。」姚梅又喝了一口酒。

  「果不其然,今天我趁他不在家,把他的qq打开,里面果然有他和那个小妖精肮脏的对话内容,更令我崩溃的是,他的qq空间私密相册里还有他们的照片,是裸照!还有做爱的照片!」说到这里,姚梅气愤得站了起来。

  小磊听得真真的,心想这孙胖子还有这么多花花肠子,其实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在他身上发生这种事很正常,继续往下听听再说。

  「姐姐…消消气…坐下说…」纯子看见姚梅这么气愤,忙站起来扶她坐下。
  「我就坐在家里等他回来,他一进屋,我就拿出证据质问他,他不仅不认错,还骂我打我,说我是黄脸婆!呜呜呜…」姚梅再次失声痛哭起来。

  纯子抱着姚梅,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起来。

  「姐姐…我觉得你们中国人把…性…看的太重要了…这个本来就是两厢情愿的事情…」纯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姚梅使劲的摇头,她不想听纯子说的这番话。

  纯子咬着嘴唇,不再说下去了。

  小磊也摇了摇头,他觉得纯子说的话太过分了,不过,日本的性文化本来就很开放,这和中国的传统是格格不入的。

  姚梅心里始终觉得过不去这个坎。

  「她是比我年轻,比我漂亮,男人嘛,都他妈是一路货色!」姚梅不服气的说道。

  姚梅赌气的拿起酒瓶子,一个劲的往肚子里灌酒。

  纯子看到姚梅这个样子吓坏了,但是她也不敢上去,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姚梅用酒灌着自己。

  一瓶拉菲下肚,姚梅打了几个饱嗝,「嘿嘿」的笑了两声,把酒瓶子往地上一扔,瘫倒在地毯上。

  「姐姐…姐姐…」纯子吓坏了,她赶紧上前去扶起纯子,摇了起来。

  姚梅缓缓的睁开眼睛,笑了笑。

  「姐姐…我送你回去…好不好…」纯子关切的问道。

  「不!不!我不回去!我不想再看见那个王八蛋!」姚梅撒起了酒疯。
  「好…好…我们不回去…今晚姐姐就在纯子家里住下…」纯子迁就着姚梅。
  姚梅点了点头,昏睡了过去。

  纯子身材小巧,力气不大,根本拉不动姚梅。

  「哥哥…帮帮我…」纯子呼唤着小磊。

  小磊还在那里愣神,一听纯子在喊自己的名字,立刻从楼上「蹬蹬蹬」的跑了下来。

  「怎么了?纯子。」

  「梅姐姐喝多了…快帮我把她背进卧室…」纯子把姚梅的手递给小磊。
  小磊楞楞的点了点头,接过了姚梅,纯子走到一楼拐角的一间卧室收拾去了。
  小磊抱着姚梅,看着姚梅酒醉的样子,真是迷人极了。何况她今天还穿着低胸,两只嫩白的玉乳挤压在一起,呼之欲出,黑色的热裤将姚梅的翘臀绷的紧紧的,小磊用手狠狠地抓了一把,真是弹力十足。

  小磊咽了一口口水,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处境,他不能胡来,为了纯子,也为了自己。

  「哥哥…怎么还不过来啊…」纯子已经铺好了床。

  「诶…来了来了。」小磊胡乱的应承了一声,赶紧抱着姚梅走进卧室。
  「她可真沉。」小磊把姚梅轻轻的放在床上。

  「哥哥…咱们上楼去吧…让姐姐在这里睡着…」纯子拉着小磊上楼去了。
  小磊和纯子躺在床上,都默不作声。

  「哥哥…你说孙部长真的出轨了吗?」纯子打破了沉寂。

  「额…他啊…我和他接触不多…可是他的口碑不怎么好…」小磊赶紧把自己和孙征的关系摘开了,并且还不忘火上浇油一番。

  「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人…」纯子有些失望的说。

  小磊搂着纯子,一只手隔着睡袍按在纯子的娇乳上,轻轻的揉搓起来。
  「哥哥…我现在没有心情…」纯子把小磊的手推了下去。

  「额…那好吧…」小磊很不情愿的转过身来,双手托着后脑勺,靠在枕头上。
  「哥哥…对不起…姐姐的事情让我很伤心…」纯子难过的说。

  「没关系的,这事搁在谁的身上也不会好受。」小磊心里虽然很憋火,但是嘴上还得大度一些。

  「谢谢哥哥…」纯子依偎着小磊,闭上了眼睛。

  小磊低头看了看纯子,纯子身上那阵少女的清香让小磊全身麻酥酥的,纯子又是挽着小磊的胳膊,嫩滑的肌肤也让小磊不能自已。

  小磊想把纯子推醒,但是又觉得不行,他只能憋着这股欲火静静的躺着。
  过了许久,小磊还是睁着个眼睛,他盯着天花板,眼皮都不眨一下。而身边的纯子,早已熟睡,还扯起了鼾声。

  「纯子…纯子…」小磊轻轻的叫着纯子,纯子没有应声。

  小磊欲火焚身,用左手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老二,不料越套弄越大,越套弄越硬。

  小磊掏出手机,准备看几个黄片解解闷,滑动解锁之后,姚梅那性感的裸照闪现在小磊面前,这是之前在维修间,小伟给照的照片。

  「对啊!姚梅不是在楼下吗?」小磊差点儿叫出声来。

  「纯子…纯子…」小磊试探性的叫了两声。

  他看纯子已经熟睡,就蹑手蹑脚的走下了楼梯,来到了姚梅睡觉的卧室。
  皎洁的月亮将明亮的月光撒进姚梅的卧室,酒醉的姚梅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动人。

  小磊在姚梅身边坐了下来,好一个酒醉的美人胚子!乌黑的头发散乱的铺在姚梅那绯红的脸颊上,小磊轻轻的掀开蚕丝被,就看见了姚梅那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

  他推了推姚梅,姚梅没有反应,小磊见状就轻轻的撩起了姚梅的外衣,黑色的bra紧致的包裹着姚梅的G罩杯巨乳,小磊咽了咽口水,慢慢的吧姚梅肩上的吊带撸了下来,姚梅那硕大的玉乳「噌」的一下弹了出来,粉嫩的乳头在月光的映衬下晶晶发亮。

  小磊顿时感觉到欲火攻心,他把姚梅的bra往下面一拉,双手捧着姚梅的乳房开始啃食起来。

  「咳…咳…」姚梅咳嗽了两声。

  小磊吓得抖了个激灵,停止了啃食,姚梅又睡了过去。

  小磊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越来越胀,必须找一个地方插进去才能缓解。他解开姚梅热裤的扣子,紧绷的热裤一下子就松了起来,小磊知道自己不能心急,于是不紧不慢的把姚梅的热裤,连带着内裤一起褪了下去。小磊拿起姚梅的内裤,狠狠地闻了一闻,好骚的香味啊!小磊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并将姚梅的双腿分开,用自己的龟头来回摩擦着姚梅的阴唇。

  「嗯…」姚梅轻轻的哼了一声,看来是有点反应了,听说酒醉的女人更加敏感。

  果不其然,晶莹的爱液从阴唇的缝隙里慢慢的流了出来,姚梅脸上露出了微笑,好像梦见了什么。

  小磊抚摸着姚梅的阴毛,那是一片浓密黝黑的阴毛,是姚梅风骚淫荡的象征,果然,姚梅不自主的扭动着火辣的腰身。

  「梅姐,我知道你想要了,是不是?好,我来了!」小磊嘿嘿的淫笑道,他对完美这种淫荡的骚货是从来不会吝惜的,他知道只有让姚梅得到最大的性满足,才不会玷污姚梅这尤物的身材。

  小磊用力的往前面一挺,半根阳具就没入了那湿滑的小洞里面。

  「嗯…啊…」姚梅轻轻的叫了一声,但还是紧闭着双眼,显然,她很享受现在的过程。

  小磊也得到了生理上的初步满足,这种湿润的包裹环境是小磊此刻最想得到的,他又往前面挺了进去。

  「噢…呜…」姚梅上身被刺激的弹了起来,双腿不自主的往胸口蜷缩。
  小磊感觉到姚梅正在用息肉不停的吸着自己的肉棒,而且一阵一阵的,这更加刺激了小磊的欲望,他跪在床上,将姚梅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用力的干了起来,「啪啪啪」的响声打破了这原有的寂静。

  姚梅被这一阵阵突如其来的震动和抽插摇醒了,她不停的用手推搡着小磊,小磊看见姚梅好像醒了,心里也不免有些慌乱,索性的将姚梅的双腿压在她的肩上,用手将姚梅的嘴捂了起来。

  「呜…呜…」姚梅不住地反抗,无奈小磊压在她的身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梅姐,别再叫了…是我…」小磊压低声音,贴在姚梅的耳边说道。

  姚梅借着月光,看清了正在强奸她的人竟然是小磊!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想不明白小磊怎么会在纯子的别墅里。

  姚梅还是发出「呜呜」的哭喊声。

  「不要再叫了…你想让纯子听见声音…进来看见我在强奸你吗?」小磊恐吓姚梅。

  姚梅停止了哭喊,她明白纯子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能让纯子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

  小磊看见姚梅停止了反抗,慢慢的把手松开了,姚梅用吃惊的眼神盯着小磊,大气都不敢出。

  「梅姐,咱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用这么吃惊…」小磊用以前的事安慰着姚梅。

  姚梅想了想以前的那些事情,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小磊强暴,更何况现在是在纯子的家里,真是骑虎难下,反抗不行,不反抗也不行,干脆就让这小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小磊看见姚梅服软了,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也落地了,其实他的心里比姚梅更加害怕,因为纯子家财万贯,而且对自己有好感,断不能因为姚梅这个千人操万人摸的骚逼浪货而放弃了纯子,那也太划不来了。要不是自己欲火烧身,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梅姐,我知道你心里憋火。」小磊继续开导着姚梅。

  「你什么意思?」姚梅瞪着小磊。

  「别这么凶巴巴的好不好?你想想,孙征那个狗日的玩意儿负了你,和一个小骚货厮混,你就不想报复报复他?」小磊使出了杀手锏。

  小磊的一番话说到了姚梅的痛处了,姚梅再也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诶…诶…别哭啊你,梅姐。」小磊看见姚梅哭了,自己倒没了法子。
  姚梅哭归哭,脑子里还是想着孙征的那些风流事,每一个和那个小骚货通的电话,每一个和那个小骚货聊的qq,每一个和那个小骚货照的床上裸照。
  姚梅崩溃了,她再也不敢想下去,她恨孙征,恨他的背叛,恨他的出轨,她要报复他。

  小磊看着姚梅,发现姚梅的眼神是那么的可怕,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姚梅想通了,她要报复孙征,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也出轨,而且出得更暴露,更出格,她把目标锁定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小磊,梅姐的身材棒不棒?」姚梅冷冷的问道。

  「呃…棒,当然棒了,而且是超级棒的那种!」小磊被姚梅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搞得有点不知所措。

  「你再说说,梅姐在床上浪不浪?」显然,姚梅对小磊的回答很满意。
  「梅姐,这个问题嘛…你是不知道,之前你在被我们操的时候,叫的可凶了,骚的不得了!」小磊越说越兴奋。

  姚梅笑了笑,把阴道紧紧的缩了一下,回应着小磊:「那你就狠狠的操梅姐,把梅姐操舒服了!」

  小磊明显的感觉到了姚梅的回应,加上听了姚梅给自己下的死命令,心里就像打了一针强心剂,他决定好好的蹂躏一下这个胯下尤物。

  两人开始有规律的做些活塞运动,姚梅的一对玉乳像两只小白兔一样来回的攒动,小磊双手按在姚梅的乳房上面,不住的揉搓着。

  「嗯…嗯…噢…噢…」姚梅咬着嘴唇,双腿盘在小磊的腰上,身体用力的顶着小磊。

  「嗬…果然够浪…骚劲上来了…」小磊心里暗暗笑道。

  小磊感觉姚梅下面有点紧,于是想出了一个新花样,他用自己的阳具在姚梅的阴道里画着圆圈,用力的搅拌着。姚梅感觉到强烈的充胀感,那种感觉好刺激,好兴奋,淫水不断的从阴道深处分泌出来,沾满了小磊的阳具。

  有了淫水的滋润,小磊感觉到抽插省力了很多,但是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对于姚梅这种大骚逼,就应该摩擦力十足,让她在痛苦与快感的边缘煎熬着,挣扎着,那是他最想看到的。

  姚梅复仇的欲望再度燃烧起来,她需要泄愤,她需要把她心中的怒火释放出来。不知道姚梅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她一把推到小磊,自己坐在了小磊的阳具上。
  「啊~」姚梅不住地颤抖,小磊的阳具整根没入了她的阴道,深深的抵触感让她叫了出来。

  姚梅感觉自己的花心被龟头刺激得好舒服,她俯下身子,双膝侧跪,双手按在小磊的胳膊上,屁股颇有弹性的上下套弄着小磊的肉棒,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呃…啊…嗯…」姚梅越来越快,疯狂的刺激感使得姚梅发出阵阵淫叫。
  「梅姐…」小磊仰望着姚梅,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姚梅跳动的双乳。

  「噢…噢…小淫虫…看看姐姐骚不骚…」姚梅抓住小磊的双手,用力的按在自己的双乳上,使劲的揉搓。

  小磊的整根肉棒被姚梅湿漉漉的阴唇紧紧的包裹,姚梅玩累了,干脆坐在小磊的大腿上不起来了,龟头硬生生的顶在了阴道的尽头,弄得姚梅一阵麻酥酥的,浑身不停的颤抖。

  「小磊,快来,姐姐趴着,你从后面用力的操姐姐,就像那天在维修间一样操姐姐…」姚梅主动得趴在床上,屁股撅得老高,还不停的晃动着弹力十足的臀部,诱惑着小磊。

  以前都是哥几个生奸姚梅,现在这个大骚逼竟然主动让自己来操,小磊还有些不适应,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既然是姚梅主动献逼,那我只有笑纳了。
  小磊借着月光,瞅准了姚梅屁股中间的那个亮晶晶的黑洞,他抓起自己的肉棒,用龟头顶着两片肥厚的阴唇,来回的摩擦。

  「嗯~嗯~快点进来嘛~」姚梅发出了哀求声。

  小磊才不理会这么多,他当然知道姚梅十分饥渴,但是还不是最饥渴的时候,他在等待…

  姚梅的腰身开始不协调的乱动,她在用自己的小穴寻找小磊的肉棒,可是小磊总是躲着她,他在戏谑她。

  找了许久,姚梅索性不找了,直接用阴唇蹭小磊的腹部,以求外部的刺激感来缓解内部的空虚。

  小磊暗暗的笑了笑,他觉得时机已到,迅速的扶住姚梅的胯部,将肉棒对准小穴,狠狠的塞了进去。

  「啊!…」这猛烈的一顶,让姚梅差一点小便失禁,她想要逃脱小磊接下来猛烈的攻击。

  小磊岂能让到手猎物逃走,他快速附身压住姚梅,双手抓着姚梅的双奶,使得姚梅动弹不得。

  姚梅使劲的反抗,这种想尿尿的感觉让姚梅内心既羞愧又想要,现在小磊死命的压着自己,自是想怎么躲也躲不掉的。

  小磊一会儿把肉棒拔出,一会儿又将它一插到底,姚梅兴奋的哭喊着,她的屁股开始颤抖,她想射精。

  小磊也感觉到姚梅的异常,阴道内壁异常的发烫,这种感觉就像让自己的肉棒泡温泉,美妙极了。

  姚梅的脸被压在枕头上,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小磊抓着姚梅的双手,姚梅的攥紧了拳头,屋里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肉棒在月光的陪衬下,更像是一件打击乐器,而不是一场性爱游戏。

  「梅姐…小磊的力度…还可以吧…」小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询问姚梅,姚梅没有回答,她现在脑子里一阵空白,根本听不到小磊说的话。

  小磊见姚梅没有理会自己,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啪啪啪」的声音的节奏越来越快。

  「嗯…嗯…噢…呃…」姚梅一颤一颤的享受着,她感觉到阴道的深处有一阵强烈的瘙痒感,她想要尿尿,她憋不住了。

  「啊!」姚梅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叫。

  小磊没想到姚梅率先达到了高潮,一股股淫水猛烈的涌了出来,使得小磊没法正常的抽插,他不得已将肉棒拔了出来,坐在那里,看着姚梅的表演。

  姚梅突然间感觉到阴道里空空荡荡的,重重的趴在了床上,喘着粗气,淫水还是不断的往外流。

  小磊看着姚梅达到了高潮,这一幕在很多黄片里也有过,他知道女性的高潮时比男性持续的时间长,每当女主角高潮时,男主角都要用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深深地扣进女主角的逼里,不停的刺激女主角,以便喷出更多的淫水,让女主角得到充分的高潮。

  我何不也试一试呢?小磊的脑海里蹦出了这个想法,现在什么条件都具备了,要想让姚梅不断高潮,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小磊把疲惫不堪的姚梅的屁股掰开,阴唇被淫水冲刷的有些水肿,小磊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并起来,慢慢的抠进了姚梅的蜜穴里,并且快速的搅动起来。
  「啊~」姚梅被小磊刺激的撅起了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

  小磊看着也无比兴奋,难道自己就这样成功了?他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并且加快速率,不停的来回抠着姚梅的水逼。

  果然,姚梅的淫水不断的向外面喷了出来,后座力真的是不小啊,淫水四处溅射,喷了小磊一脸。

  「我靠!真他妈骚啊!」小磊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但还是粘上了。

  「啊!~~」姚梅发狂的淫叫着,声音发颤且发嗲,估计现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姚梅的高潮时持续的时间真长,足足潮喷了三分钟,溅的床单上湿漉漉的,这些淫水攒了多久啊,这么多…

  姚梅的叫声渐渐的弱了下来,这一次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绵绵的瘫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娇喘着。

  小磊也停止了手指的搅动,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姚梅,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等了许久,姚梅竟然倒在床上好像睡着了,可是小磊的肉棒还硬邦邦的挺立在那里,没人管没人问的。

  小磊有些生气,他推了推姚梅,姚梅只是喘着气,没有搭理他。这下小磊可不干了,他一把抓起姚梅的头发,掰开她的嘴,将肉棒深深地塞了进去。

  「咳…咳…」姚梅闷闷的咳嗽了两声,她被小磊的肉棒堵住了喉咙,喘不过气来。

  小磊不管那么多,跪在床上,双手抓着姚梅的秀发,不住地抽插着姚梅的嘴巴。姚梅使劲摇着头,示意小磊不要这样做了,而小磊非常喜欢这种「深喉」的方式,看着姚梅痛苦不堪的表情可以让他心里有一种极大的快感,加上龟头每次都可以插入姚梅那小小的喉咙,紧致的快感完全不同于正常的做爱方式。但是姚梅则难受极了,每一次的「深喉」,就好像嗓子眼里卡住了一块馒头一样,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姚梅使劲的推搡着小磊,但是她的力气太小,一切都无济于事。

  姚梅越反抗,这就越刺激小磊的欲望,因为在小磊眼里,糟蹋这种骚货就像在替天行道。小磊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插喉」的感觉,他再一次深深的插了进去,不拔出来了。

  小磊把姚梅的喉咙当做了阴道,姚梅死命的挣扎,小磊看着姚梅狰狞的表情,心中那种征服感越发的膨胀起来,此时的姚梅在小磊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更像是一个任人摆弄的充气娃娃一样,操起来毫不吝惜。

  姚梅的脸色越来越白,可是小磊看不见,他现在已经忘乎所以,他想直接把精液射进姚梅的胃里。小磊加快了进度,姚梅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白眼仁都快翻出来了,在恍惚的意识当中,姚梅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下面的食管里,突然出现一股股粘液,不自觉的往下咽,她现在只能依靠鼻子微弱的呼吸,她没有力气再做任何事情了。

  小磊用力的射出了最后一股精液,轻轻的把瘫软的肉棒从姚梅的嘴中退了出来。姚梅再也忍不住了,她趴在床铺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将头伸到地板上,不住的呕吐…

  小磊见状也吓得一哆嗦,赶紧过去用手捋着姚梅的背,给她顺顺气。

  地上的呕吐物发出的臭味里夹杂着精液的腥臭味,这种臭味让小磊胸口一阵恶心,他屏住了呼吸,控制自己不要闻这种味道。

  姚梅停止了呕吐,坐在床上缓缓的喘着气,小磊赶紧下床拿了杯温水,让姚梅喝口水顺一顺。

  「咕嘟…咕嘟…」姚梅扬起脖子,一口气喝完了。

  「你也太过分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个人,好不好!」姚梅生气的说道。

  「好些了没有…」小磊关切的问道。

  「嗯…好些了…下次不准再这样了…」

  「嗯,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小磊点头哈腰的说道。

  「不过挺刺激的…」姚梅捂着嘴笑了笑。

  「是吗?…那我们下次还…」小磊阴阴的淫笑道。

  「你个小淫虫…把姐姐上面和下面都操翻了…还不快收拾一下地上,纯子看见了可不得了…」姚梅示意小磊把地上收拾一下。

  「对对!」小磊赶忙出去哪来纸巾和纸篓。

  小磊捂着鼻子,抽出来一大把纸巾,一点一点的清理着地上的污浊物,姚梅就坐在床上,看着小磊。

  「诶…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姚梅突然问道。

  小磊默不作声,依旧擦着地上脏东西。

  「我问你话呢。」姚梅见小磊不搭理她,有些不耐烦了。

  「给你卖个关子,明天你就知道了。」小磊端起纸篓,准备往外面走。
  「不行,你得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来这里偷东西?」姚梅一把拉住小磊的胳膊。

  「瞧你把我想的那个样子,我虽然没多少钱,但也不至于是你想的那样,还是等明天纯子告诉你吧。」小磊把姚梅的手甩开,径直走了出去。

  姚梅泄气了,坐在那里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多想了,快些睡吧,已经深夜了,晚安!」小磊朝姚梅做了个鬼脸,随手把门带上了。

  姚梅心想还是算了吧,小磊既然这样说了,那明天就看纯子怎么说吧。
  小磊轻手轻脚的回到了楼上,看见纯子还是静静的睡着,他也放了心,躺在床上搂着纯子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姚梅在浑浑噩噩中醒了,昨晚她睡下之后就一直在做恶梦,她梦见孙征和那个小妖精在床上,以各种做爱的姿势翻雨覆雨,她在旁边大吼大叫,可是无济于事,她要伸手去拉开他们两个,可是怎么也够不着…

  她揉着惺忪的双眼,阳光已经照进卧室,她耷拉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房间。
  纯子在厨房里做着早餐,厨房的推拉门虽然关着,但是早餐的香味还是弥漫着整个屋子。

  姚梅拉开推拉门,纯子回头微微一笑,说道:「姐姐,起来了啊?你先坐,过一会儿饭就做好了。」

  「没想到纯子还会做早餐啊?以前你可是只会买早餐吃的哦。」姚梅取笑着纯子,顺手拿过一杯水喝了起来,她觉得喉咙干的发疼。

  「姐姐,你嗓子不舒服吗?怎么听起来很沙哑?是不是感冒了?」纯子觉得姚梅的嗓音有些异常,关切的问道。

  「没有没有,可能是有些受凉了」姚梅急忙掩饰道,她突然想起昨晚她和小磊在卧室做爱的情景,那小子现在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噢,那就好,以前只有纯子一个人,当然买早餐吃了,现在不一样了…」纯子喜悦的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姚梅漫不经心的问道。

  「过会儿你就知道了,等他醒了,纯子给姐姐介绍一个人认识一下。」纯子神秘的一笑。

  突然间,姚梅的脑海里和过电一般,难不成是他?她不敢再想下去…

  「姐姐,我交了一个男朋友,你也认识的…他叫小磊…」纯子抿着嘴,笑了笑。

  「什么?!纯子,你再说一遍!」姚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啊,我交了个男朋友,名字叫小磊!」纯子把嘴巴贴在姚梅的耳边轻轻的喊道。

  姚梅像中了晴天霹雳一样,立在那里。

  「姐姐,你怎么了?」纯子疑惑道。

  「纯子,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和他断绝来往!他是个…他是个混混…你知道吗?」姚梅表示一百个不同意。

  「混混怎么了?他救过我…」纯子满怀心意的说道。

  「就因为这个?你们的地位相差太悬殊,你们是没有结果的!」姚梅焦急的劝说着纯子。

  「姐姐,这没什么的,只要我们在一起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重要。」
  「天真!愚蠢!」姚梅骂道。

  「你说谁天真?说谁愚蠢呢?」楼梯上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原来是小磊的声音。

  姚梅一听是小磊的声音,立刻闭住了嘴,一脸惊愕的看着小磊。

  「哟!这不是梅姐吗?昨晚来的啊,怪我,睡得太早,没去接你。」小磊打趣的说道。

  「没关系的…」姚梅想起昨晚的事,不好意思的敷衍着。

  「你起来啦?来,吃早餐,刚做好的。」纯子笑脸相迎的走了过去。

  「姐姐,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小磊…小磊,这是梅姐…你们应该认识的…」纯子在二人之间互相介绍着。

  姚梅和小磊互相点头示意,显得很尴尬。

  「我先去洗漱一下,你们先聊。」小磊装逼似的一转身,去卫生间了。
  姚梅撇了撇嘴,纯子轻轻的笑了一下。

  「我给你说的你听到没有,他…不行…」姚梅压低嗓音说道。

  「姐姐,你不要说了,等到真的不行的时候再说吧,好不好?」纯子也不想驳姚梅的面子。

  「那好吧,今天他在不方便,改天找你好好聊聊。」姚梅也不打算说下去了。
  就这样,在餐桌上,小磊和姚梅各自心神不定的坐着,显得很别扭,纯子倒是个无心之人,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纯子,今天我不准备去上班了,陪我去逛逛街吧。」姚梅余怒未消,决定出去买东西散心。

  「好啊,我也好久没出去逛街了,这些天一直都在照顾哥哥,都没时间出去。」纯子满怀欣喜的答应了。

  「那我怎么办啊?」小磊倒不愿意了。

  「哥哥…我就出去陪姐姐逛逛街嘛…你自己中午去外面吃,好不好?」纯子娇滴滴的央求道。

  「那好吧,有什么事打我的手机。」小磊受不了纯子这股撒娇劲儿。

  吃完了饭,纯子和姚梅梳妆打扮了一番,出门逛街去了。

  小磊觉得有些无聊,拎了两瓶啤酒,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起来。

  姚梅带着纯子在街上逛了很多家店,买了很多衣服,鞋子,和包包,这就是发泄心中的苦闷,哎…女人的天性如此…更何况还是受过沉重打击的女人呢?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

  「姐姐…我们该回去了吧…天都快黑了…」纯子看了看有些发暗的天。
  「再逛一会儿嘛,这么早回去干什么?」姚梅还是想继续逛街。

  「…」纯子嘟着嘴,埋下了头。

  「好吧,好吧,咱们回去,又再想你的那个哥哥了吧?」姚梅撇了纯子一眼,她觉得纯子很没眼光。

  「那好,我去开车,你在这里等我就行。」纯子转瞬间开心起来。

  姚梅就在那里等着,不经意的扫视着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好熟悉…那不是孙征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姚梅缓缓的走了过去,定睛一看,没错,就是孙征!好啊,该死的冤家,姚梅准备冲上去痛骂他一顿。这时,旁边掠过一个女人的身影,孙征张开怀抱,把那个女的揽在怀里,亲昵的吻了一下。

  姚梅瞬间脑子发闷,这个女的不就是日电贸的那个骚货吗?冤家路窄,在这里让我碰上了!姚梅疯了似的,拎起大包小包的就冲了上去,全部东西重重的砸在了他俩的身上。

  「啊!」那个女的一声怪叫。

  孙征还没看清是谁,他的眼镜被打落在地,他慌忙趴在地上找眼镜,好不容易找到了,戴上一看,原来是姚梅。

  姚梅还不解气,抬起脚就踹那个女的,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的嵌进了那个女的肉里,那个女的「哇哇哇」的怪叫。

  「欢欢…欢欢…」孙征赶忙过去扶起那个女的。

  「你还叫得真亲热啊!」姚梅又朝孙征踹了过来。

  「够了!!你有完没完!!!」孙征一撩胳膊,把姚梅推到在地。

  「你敢推我?!你敢推我!!」姚梅彻底发疯了,扑倒孙征身上是又打又咬。
  路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一个人劝架,这种正室vs小三的戏码,谁敢上去劝?一千个上,一千个死。

  纯子开着车驶来,她找不见姚梅,却看见一群人在那里围观。

  果不其然,她看见姚梅在人群当中和孙征扭打在一起,她赶紧过去准备把二人拉开,结果,被早已眼红的姚梅和孙征一把推了回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纯子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到底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对了,把哥哥叫来,他一定有办法。

  「哥哥…快来市贸中心…这边出事了!」纯子拨通了小磊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你别急!等着我!」小磊挂了电话,赶忙穿好衣服,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市贸中心。

  「孙征!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王八蛋!你跟这个骚狐狸是没有好下场的!」姚梅破口大骂。

  「你说谁是骚狐狸?!有本事你再说一遍!」欢欢也不甘示弱。

  「你瞧你那个骚样!千人啃万人操的婊子!就会勾引人家老公!」姚梅骂得越来越脏。

  「你闭上你那张臭嘴!你说谁是婊子?谁是骚货?你老公不喜欢你是你的失败!你自己没魅力了,你是个黄脸婆!没人要的货!」欢欢骂得更凶。

  「孙征!你没听到吗?你耳朵聋了吗?这个婊子正在骂你老婆!你无动于衷?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还是不是个大老爷们?!」姚梅又朝着孙征大吼大叫。
  此时,孙征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面对这么多人的围观,他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而姚梅坐在地上,头发散乱,哭哭啼啼,又吼又叫,平时那个端庄靓丽,大气高冷的御姐完全变了个人,现在宛如一个骂街的泼妇,没有任何羞耻感可言。纯子在一旁被吓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姚梅这样过,她心中只是祈祷她的哥哥赶紧快来。

  「够了!你给我闭嘴!」孙征忍无可忍,从沉默中爆发了。

  姚梅被吓得一怔,孙征吸了一口冷气,定了定神,朝姚梅走来。

  「你骂欢欢是婊子?姚梅,我告诉你,你才是一个大婊子!」孙征指着姚梅骂了起来。

  「你在这里撒泼打滚,我也不怕别人看笑话,你自己干过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也心里清楚。」孙征振振有词的说了起来。

  姚梅不说话了,她心里有愧,孙征说到了她心里去了,孙征在外面明目张胆的找女人,而自己背地里偷男人而且不止一个,原以为孙征是不会知道的,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刚才不是还撒泼呢吗?」孙征准备继续说下去,发现纯子也在,就不往下说了。

  孙征拉起同样坐在地上的欢欢,离开了人群。

  姚梅面无表情的坐在地上,纯子赶紧过去扶着姚梅。过了好一会,小磊才赶到这里,只有纯子扶着发呆的姚梅,人群已经散了。

  「纯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磊气喘吁吁的说道。

  纯子看了一眼小磊,什么也没说。

  「梅姐,发生什么事了?」小磊又问姚梅。

  「哥哥…你别问了…」纯子阻止小磊。

  「妈的!是不是谁欺负你们了?」小磊四处寻望着。

  「是孙经理,刚才我们碰见他了,他正在陪一个女的逛街,被我们碰见了,姐姐同他理论,他还把姐姐推到在地,奚落姐姐…」纯子说到这里,嗓子堵堵的,哽咽起来。

  其实,小磊的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毕竟姚梅是自己上过的女人,而且好几次,他已经把她视为自己的女人了,听纯子这么一说,他心中冒出一股无名的火来,他一定要为姚梅出这口恶气。

  「先别坐在这里了,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再说。」小磊一把拉起魂不守舍的姚梅,搀着她上了车。

  回到别墅,纯子帮姚梅洗了脸和脚,并给她吃了两粒安定片。

  「哥哥…今晚我能不能守在姐姐身边…我怕她有什么事…」纯子有些担心的说道。

  「嗯,没事的,她的状态确实不太好,我也有些担心。」小磊说的是心里话。
  「嗯…好哥哥…」

  「好了,我上楼睡觉去了,有什么事叫我。」

  「嗯…好…」

  深夜了,小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不知道心里是怎么了,有些酸溜溜的,尤其是看见姚梅呆若木鸡,面无表情的时候,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孙胖子,他妈的,以前就对我们哥几个吆五喝六的,现在又欺负我的女人,正好,咱们新仇旧账一起算,老子一定让你死的很惨。

  小磊翻来覆去,想了很多法子,都觉得行不通,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

  「哥哥…快醒醒…」一大早,纯子就摇晃着小磊。

  「…怎么了…纯子…」小磊迷瞪着双眼。

  「姐姐不见了…我早上起来就不见了…」纯子焦急地说道。

  「赶快打手机啊,看她去哪儿了?」小磊嚷嚷道。

  「电话也打不通啊…真是急死人了…」纯子急得都哭了起来。

  「纯子,你先别哭,我再想想办法…」小磊看见纯子哭得伤心,急忙劝了起来。

  「我给辉哥打个电话,看她去上班了没有。」小磊灵机一动。

  「嗯…嗯…」纯子眼泪汪汪的,眼巴巴的看着小磊。

  小磊拨通了廖辉的电话。

  「辉哥,是我,小磊啊。」

  「小磊啊,什么事?伤好了没有?…」我关心的问了一下。

  「还没有,不过快了,辉哥,我问下,姚梅今天来上班了没有?」

  「我让小伟去看看…小伟,你去看看姚梅来上班了没?」我支使着小伟。
  「没来,我刚才路过办公室,就瞅了一眼,人没来,昨天好像就没来…」小伟嘟囔着。

  「小磊啊,小伟说她没来…」

  「哦,那好吧…辉哥,我先不聊了,有些事…拜拜…」小磊挂了电话。
  「怎么样?」纯子望着小磊。

  「梅姐没去上班,不会是去寻短见了吧?!」小磊惊叫起来。

  「啊?!哥哥…你别吓我!我胆小…」纯子也大惊失色。

  「这个不一定,我们赶快出去找找。」小磊一边起床一边穿着衣服。

  「那快走!去找找看!」纯子跟着小磊朝外走。

  纯子开着车,和小磊一起寻找着姚梅。

  「纯子,我发现你对梅姐特别的亲,比亲人还亲,感觉怪怪的。」小磊突然间问道。

  「她是我的…好姐姐嘛…有什么奇怪的…」纯子哽咽了一下。

  「哦…」小磊点了点头。

  「姐姐!那是姐姐!」纯子指着不远处的树下面。

  「还真是,快靠近。」小磊比划着。

  纯子和小磊下了车,跑向姚梅。

  「姐姐!姐姐!」纯子边跑边喊。

  姚梅转过头,一脸木讷,没有表情,看见纯子来了,便一头扎进纯子的怀里,哭了起来,像一个走失了妈妈的孩子。

  「姐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纯子焦急的问到。

  姚梅一个劲的摇头,不想说话。

  「到底怎么了啊?」纯子端着姚梅的头。

  姚梅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头发也乱糟糟的。

  「快说啊!」纯子摇晃着姚梅。

  「纯子…我…纯子…我们…离婚了…啊…呜呜呜…」姚梅又倒进纯子的怀里哭了起来。

  「啊?」纯子大惊失色,她没有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突然。

  小磊也在旁边一皱眉,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纯子安慰着姚梅,扶着她往车里走,小磊跟在她们后面。

  小磊心里很恼火,可能是因为他对姚梅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他不甘心看着姚梅这么痛苦,他要为姚梅露脸,他要狠狠的教训孙征这个王八蛋,为姚梅出一出这口恶气。

  回到别墅,纯子继续安慰着姚梅,小磊坐立不安,做什么也没心思。

  「纯子,我出去一趟。」小磊和纯子打了声招呼。

  「哥哥…你去哪里?」纯子追问道。

  「你别管了,我一会儿就回来!」小磊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小磊还能去哪里?他心情不顺了,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哥几个联络机密的维修间。

  「辉哥,小伟,都忙着呢?」小磊笑嘻嘻的走进维修间。

  「哟呵!你还知道回来啊?日本女婿~」小伟有些吃惊的说道。

  「去你的,少胡说啊!」小磊摆摆手。

  「小磊,你怎么来了?」我也有点诧异。

  「想你们了呗,过来看看你们,咦?阿光呢?」小磊四处瞅瞅。

  「生产科需要人帮忙,我就让阿光去了,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我继续忙着手里的活。

  「辉哥,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孙胖子和姚梅离婚了…」小磊悄悄地说道。
  「啊?!」小伟惊叫道。

  「真的假的?你听谁说的?!」我停下手中的活。

  「肯定是真的啊,刚才我和纯子刚把姚梅接回去,她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小磊有些难过。

  「这孙胖子真不是个东西,听说他和日电贸的一个女的好上了,转眼间就把前妻离了,妈的,这速度比火箭还快!」小伟骂道。

  「你来不仅仅是说这个事吧?」我打量着小磊。

  「嘿嘿…辉哥就是辉哥…一瞧一个准儿!」

  「少拍马屁,说正事!」我不喜欢听拍马屁的话。

  「我只是想教训一下孙胖子,这怂太他妈不是东西了!」小磊恨得直咬牙。
  「你小子别犯浑,为了她的事,咱们犯不着。」我对他家的事不感兴趣。
  「辉哥,你真的不帮我?」小磊试探性的问道。

  「不帮。」我斩钉截铁的说。

  「好,你不帮就拉倒。」小磊赌气的一甩门走了。

  「小磊!」小伟觉得我们闹得有些僵。

  「别理他,这小子脑子进水了。」我示意小伟坐下。

  「辉哥,这是不是有点…」

  「有点什么?少废话,做你的活,别再惹事生非的。」

  「哦…」

  小磊满脸怨气,气鼓鼓的走在路上,「嘟嘟嘟」,手机铃声响了。

  「喂…」

  「小磊,是我…」

  「小伟,你说话大点声,我在街上听不清。」小磊嚷嚷道。

  「我在厕所给你打的电话,不能说大声…」小伟压低了嗓门说道。

  「哦,有什么事啊?」小磊问道。

  「下午下班,公司后门的『赵记炸酱面』见个面,我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不见不散,我挂了…」

  「喂,喂,搞什么鬼?」小磊愤愤的说道。

  果然,下午下班后,小磊来到了「赵记炸酱面」,远远的看见小伟在那里坐着等他。

  「有什么事?说吧。」小磊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来啦?老板,两份炸酱面,大碗的!」小伟吆喝道。

  「有什么还非得来这里说,脏不兮兮的…」小磊扇了扇泔水的气味。

  「哟!才入赘几天,就嫌这里不好啦?以前咱们不是常来这里么…」小伟撇着嘴说道。

  「不说这些了,说正事吧。」

  「我说小磊啊,你今天就问辉哥一个人,怎么不问问我啊?」

  「问你有什么用?切~」小磊也撇撇嘴。

  「嘿…瞧你这话说的…难道我就没有好主意了?」

  「什么主意?」

  「你说是什么主意?当然是整孙胖子的主意了!」小伟嘿嘿的淫笑道。
  「你小子,真有主意啊?!」小磊的眼睛都亮了。

  「当然,边吃边说。」小伟洋洋得意道。

  「好好!这顿算我的!边吃边说!」小磊立刻兴奋了起来。

  「嗬~瞧你那抠门样,当了老总女婿了,一碗炸酱面就想把我搞定?」小伟没好气的说。

  「行啊,就看你的主意怎么样了,事后去哪儿吃你随便挑!」小磊拍拍胸脯。
  「这还差不多…」小伟点着头。

  小伟示意小磊把头凑过来,耳语了一番,小磊不住的点头,脸上挂满了笑容。
  这天小磊正在打游戏lol,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小伟打来的。

  「什么事?小伟。」

  「小磊,我打听清楚了,今晚可以动手…」

  「你确定?」

  「当然确定!我都观察了好几天了,确定无疑!」小伟肯定的说。

  「那好,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世纪广场吧,那里近点儿。」

  「好,下午六点,世纪广场!」

  「嗯!」

  转眼间到了下午黄昏,小磊早已在世纪广场等着了。

  「怎么还没来?」小磊焦急的看着表。

  「小磊!…」只见小伟从一条林荫小路提着一个包裹急匆匆的赶来。

  「你怎么才到?」小磊问道。

  「刚才去五金店买了些东西。」小伟拍了拍包裹。

  「都买齐了?」

  「当然,时间不早了,咱们快走吧。」小伟示意小磊跟着他走。

  两人大概走了一刻钟,走到一个住宅小区停了下来。

  「喏,看见没,她的家就在那里。」小伟指着一栋楼说。

  「嗬,挺有钱的嘛,这个小区的房子不下200w。」小磊咋舌道。

  「人家可是日电贸的,忘啦?咱们多少产品都是从那里进的货,这小妮子肯定捞了不少油水,要不凭她自己?能自己挣个房子?」小伟又是羡慕又是鄙夷。
  「说的也是,这妞儿也不是什么好货!」小磊哼了一声。

  「不说这么多了,我们还是那个胡同等着吧。」小伟催促道。

  「嗯,快走。」

  大约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

  「怎么还没来?你是不是弄错了?」小磊有些急了。

  「不会的,我都盯了好几天了,再等等。」小伟镇定的说。

  「来了来了,就是她,走,上!」小伟指着一个人影。

  小伟和小磊蹑手蹑脚,轻盈得像两只猫,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

  一个箭步,小伟勒住了那个身影的脖子,将一团布塞进了那个身影的嘴里,小磊速度更快,他快速的将那个身影的两只手绑在了一起,随即又将那个身影的两只脚绑在了一起。小伟又拿出了一个大麻袋,把那个身影套了进去,结结实实的封了口。

  「现在…怎么办?」小磊的声音有些发颤,毕竟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心里有些发怵。

  「怎么?害怕了?」小伟的额头也冒出了虚汗。

  「你不害怕?」小磊笑道。

  「别废话了,咱还有事要做。」小伟摆摆手。

  两人扛着这个麻袋,顺着这条小胡同,来到了江岸边的一片民房群。

  这片民房群属于市政局开发的一个项目,房屋本身早已破败不堪,有随时倒塌的可能,所以市政局把这片区域规划出来,准备建造一个临海的娱乐建筑群。
  两人打开一个民居的房屋,看来刚搬走不久,水电都还没有断,他俩把麻袋往地上一扔,麻袋里发出了「呜呜」的哭泣声。

  「走,出去抽根烟,累死了都。」小磊说道。

  「嗯,走。」

  「我说你小子,不做间谍都屈才了,这些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小磊边抽烟边问道。

  「嗨…不提也罢,其实这也不是我的主意,上网查的…」小伟说出了实话。
  「什么网还能查这个?」小磊有些疑惑。

  「sex8啊!没听过?」

  「没有啊,说说看。」小磊有些感兴趣。

  「我啊,在这个网站注册了账号,里面有几千万吧友,他们中有人支招告诉我的。」小伟一一说道。

  「这个网站这么庞大?几千万会员?」

  「里面的东西多着呢,以后再慢慢给你说,抽完烟还有正事做。」

  「对,走,进去。」小磊踩灭了烟头。

  两人进屋解开了麻袋,里面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大约也就20多一点的年纪,她惊恐的望着小伟和小磊,满脸都是恐惧,小伟扯掉了塞在她嘴里的布。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救命!…」那个女人立刻没命的喊起来。

  「你别叫了,这里是没有人听到你的喊叫声的。」小伟没好气的说。

  听了小伟这句话,那个女人果然老实了下来。

  「两位大哥,我和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没有得罪你们啊,如果你们缺钱花,我的包里有,包里不够,我的卡里还有,都给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那个女的还算有点头脑。

  「你是不是叫欢欢?」小伟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

  「是…你们,认识我?」欢欢打量着他俩。

  「我们不认识你,但是我们和孙征有些过节,希望你…」小伟说道。

  「啊呀!那个天杀的!我和他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二位大哥,我不认识他啊!」欢欢开始哭天喊地,满脸委屈。

  「少在那里瞎BB,我们不调查清楚,会把你绑在这里吗?」小磊有些厌烦这个女人的装B样。

  「那你们让我怎么做?」欢欢一看装不下去了,就只能乖乖的听他俩的话。
  「这个态度不错,欢欢,我们和你没有过节,只是想让你给孙征打个电话,让他来这里,教训一下他,就把你们放了,就这么简单。」小伟说着他的目的。
  「好,好,只要不伤害我,让我干什么都行,这里是哪儿?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来。」欢欢转悲为喜。

  「呸!操你妈的!真是个自私的骚货!」小磊心里暗暗骂道。

  「这里是江岸开发区,他知道这里,不要耍花招,我们不想伤害你,但是你要是…哼哼…就别怪我们心狠!」小伟威胁道。

  「是是,我一定配合。」欢欢很听话。

  「那就打电话吧。」小伟从欢欢的包里取出电话,拨通了孙征的号码。
  「喂,亲爱的,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啊?」孙征在那头情意绵绵的说道。
  「亲爱的,我想你了,你现在来我家这边,好不好?」欢欢娇滴滴的说道,小伟和小磊在旁边听到,心里麻酥酥的。

  「现在啊,好吧,你等等。」

  「是江岸开发区这里,不要走错了。」欢欢提醒道。

  「去那里?那可是岸边啊,换个地方好不好?」孙征有些纳闷。

  「就是这里,你再不来,我就跳海自杀!」欢欢赌气说道。

  「好好好,我马上到,拜拜…」孙征妥协了,把电话挂了。

  「好,非常不错,很感谢你的配合。」小磊很欣慰。

  「那你们把我放了吧…」欢欢央求道。

  「这可不行。」小伟摇摇头,随即又把那块布塞进了欢欢的嘴里。

  「我们出去等着孙征吧。」小磊示意小伟一起出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此时的江边寂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一个人影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人影越走越近,越来越清晰,是一个女人。
  「梅姐,你来了。」小磊笑脸相迎,走了过去。

  原来是姚梅。

  「欢欢…不…那个骚狐狸已经被关在那个小屋子里,孙征一会儿就到,梅姐,你放心,这口恶气我们帮你出定了!」小磊拍着胸口。

  「嗯!你们一定干的要狠!一切后果我承担!」姚梅的眼神中充满了坚毅,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好的,梅姐,你就不用露面了,待会你在窗外看着就行了。」

  姚梅点点头。

  「小磊,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来了?你这不是毁我吗?」小伟在背后生气的说道。

  「小伟,你别生气,梅姐现在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她比我们更恨这对狗男女,是吧,梅姐?」小磊解释道。

  姚梅点了点头。

  「呃…那好吧…」小伟看见事情已然发现到这个地步,也只有妥协了。
  「梅姐,你先到那边等着我们,我们这就去把孙征绑过来。」

  过了没多久,一辆小轿车缓缓的开了过来,是孙征的车。

  「他来了。」小伟提醒小磊。

  孙征把车子停在了岸边,下车后四处瞅了瞅,没有看见欢欢的身影,他掏出了手机,拨打着欢欢的电话。

  「怎么没人接?」孙征自言自语道。

  孙征又接连拨打了好几个欢欢的电话,欢欢的手脚都被绑着,当然没法接电话。

  就在这时,小磊和小伟悄悄地靠近孙征,小伟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木棍,对准孙征的颈部,猛的抡了下去,孙征还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打晕在地。

  小伟和小磊抬着孙征进了屋子,孙征真是太胖了,抬得小磊和小伟气喘吁吁,小磊麻利的把孙征的手脚也都绑了起来。

  「你不会把他打死了吧?」小磊有些担心小伟下手太重。

  「怎么可能?我打的是脖子,又不是后脑勺。」小伟挥挥手。

  「那我去接盆凉水,把他浇醒!」小磊顺手拿起一个破铁盆去厨房接水。
  「哗」的一声,小磊将一盆凉水猛得泼在了孙征的头上,孙征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是你们?!」孙征看清了绑架他的两人是小磊和小伟,他大吃一惊,感觉到全身疼痛,试图挣扎,无奈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

  「孙部长,你好啊!」小伟哼了一声。

  「你们想干什么?」孙征心里惶恐不安。

  「不干什么,就是想请你看一出好戏!」小伟哼了一声。

  「看戏?在这里看什么戏?」

  「你看看这个人你认识吗?」小磊把麻袋往下面一拉。

  「欢欢?!」孙征大叫一声,「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

  「我们要请你看的戏就是」双龙戏凤「!如果你想来的话,那就是」三龙戏凤「哟!」小伟嘿嘿的淫笑道。

  「我看孙部长是一定不肯的,那就咱俩来?」小磊也在旁边淫笑道。

  「那就只有咱俩了呗。」小伟把目光转移到欢欢的身上。

  这就是小伟告诉小磊的计策,这个色胆包天的淫虫早就饥渴难耐,要不是这次可以凌辱一个美女,他怎么会来?这也算一举两得吧,一来为姚梅解了心头之恨,给小磊一个面子,二来也可以给自己开个荤,何况这个妹子长得像个嫩花苞一样,玩弄起来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你要干什么!大哥,你不是说不会伤害我吗?…」欢欢看到小伟那色眯眯的眼神,心里有些不安。

  「小妹妹,你放心,哥哥当然不会伤害你,哥哥只会爱抚你…」小伟用手狠狠地抓了一下欢欢那对与年龄并不相符的香乳。

  「不要啊…不要啊…啊!救命啊!」欢欢吓得哭了起来。

  「你快住手!你们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行为吗?!你们已经犯法了!」孙征在那里吓唬着小伟和小磊。

  「闭上你那张臭嘴!他妈的,你还知道犯罪?!你他妈犯得罪还少吗?」小磊听不得孙征那些冠冕堂皇的屁话。

  「大哥…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求求你…」欢欢已经现出了哭腔。

  「妹子…不是哥哥对不住你…你要怪,就怪那边绑着的那个王八蛋,要不是因为他,你今天也不会遭罪…」小伟已经将手伸进了欢欢的内衣里。

  「诶…怎么能说是遭罪呢?我们两个一定会把你喂得饱饱的,我们的技术可比那个孙胖子强多了!啊?…哈哈哈…」小磊也慢慢的走了过来。

  这一切都被窗外的姚梅看的是清清楚楚,她心里面那个爽啊!这个小骚狐狸,把我的男人拐跑了,现在也让你尝尝这种被轮J的滋味,还有你,孙征,你不是喜欢这个骚货吗?现在就让你亲眼看着这个骚货被两个男人轮着强暴,你想救也救不了,今晚过后,这种残花败柳,我看你还会对他感兴趣?哼!

  「大哥…不要啊…不要…孙征!…我恨你!我恨你!」欢欢的心里痛处万分,显得好绝望。

  孙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但是欢欢那痛苦的叫声和求救声不断的传入他的耳朵。

  在刺眼的白炽灯光下,一出好戏「二龙戏凤」拉开了序幕…

  接下来的故事肯定是大家最想看到的,我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接下来的故事既刺激,又反转…这章就写到这里,最后还是那句老套的结束语。

  各位看官,此章已闭。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