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墟鬼境](卷06)(01)[作者:水临枫]
字数:115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六:再盗后盗~第01章:尘封往事
 
  赵无谋不跑了,警惕的绕床对面道:「事先说啊!你可不要乱来!」
 
  解语花哑然失笑道:「你个混人,就算我是个女人,有见面就这样的吗?快 帮我解开绳子!」
 
  赵无谋傻笑道:「这有什么?北京大妞最是爽气,罈子里说好的事,一般都 不会拒绝的,哪裡知道你是个死人妖?那绳子打的是水手结,解不开了,得用刀 割!」
 
  解语花道:「再说一遍,我是CD,不是人妖,你有刀吗?」
 
  赵无谋拿出随身带的瑞士军刀,过去帮他割断绳子。
 
  解语花抚着手腕咬牙道:「死变态!捆得老子疼死了!瓶子呢?」
 
  赵无谋笑道:「你要是乖乖的不动,捆得就没有这么紧了,瓶子不在我这里!」 
  解语花又开始挑逗了,妩媚的笑道:「这么说,瓶子并不是你的?」
 
  赵无谋向后退了一步道:「别这么笑,怪碜人的!实际上,瓶子是我和那个 人共有的,你急着想看的话,我这就带你去!」
 
  解语花微笑道:「怕我吃了你?刚才的疯劲哪去了?你最好马上带我去!」 
  赵无谋道:「你等一下!」
 
  掏出手机,躲到一边,连通了齐生振的手机道:「老齐!你在家吗?」
 
  齐生振道:「当然在家了,这天寒地冻的,又没有靓妞操,老子能上哪去? 是不是想请我吃饭?」
 
  赵无谋道:「你是猪呀?整天就想着吃?」
 
  齐生振嘿嘿笑道:「我一个人懒得弄,也不会弄,从早晨到现在,吃的全是 泡麵和麵包,喝的是清水,嘴巴都澹出鸟来了!」
 
  赵无谋哼道:「你嘴巴里能长鸟,立即就能送到动物园展览挣钱了,废话少 说,我要带一个人过来,看那个瓶子,你不要跑呀!」
 
  齐生振气道:「你个菜鸟!别什么人都带呀!当心是无间道的条子!」
 
  赵无谋笑道:「不会!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你等我!」
 
  齐生振道:「好——!过来时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
 
  赵无谋道:「十五还没过呢,好多馆子不开门!算了,到时再说吧!拜拜!」 
  解语花微笑道:「联繫好了?」
 
  赵无谋收了手机道:「好了——!我们走!」
 
  解语花把扔到床上的小包一背道:「走吧——!」
 
  赵无谋带上了房门,眼睛向隔壁房间一瞟,心道:小样!跟来了不是?回身 笑道:「那个——!先把房退了,等会儿不见得回来!解语花道:」那也算是住 一天的,浪费你的钱了!「赵无谋笑道:」没关係!「
 
  解语花望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神神道道的!」
 
  伸手拦了一部计程车,等赵无谋出来时,主动的拉着赵无谋的手,就要上车。 
  赵无谋笑道:「别急吗?你难得来南京一回,不逛逛玄武湖?就在对面嘛!」 
  解语花愣然道:「你个大萝卜,又想干什么?」
 
  通常来说,外地人叫南京男人,一般都唤此雅号。
 
  赵无谋笑道:「你要是不肯逛,我们就不去了!」
 
  解语花气得笑了起来,只得点头道:「那好!不是为满足你变态的虚荣心吧?」 
  赵无谋笑道:「牛B呀!到底是北京人,连这个也猜得出来,实不相瞒,我 还没有和美女手牵着手,逛过玄武湖呢!」
 
  解语花同情的道:「好可怜的人哟!你多大?」
 
  赵无谋忍着噁心,牵着解语花的手道:「三十四呀!你呢?」
 
  解语花笑道:「比你小一岁!以后叫我解兄弟吧!」
 
  赵无谋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我拉着穿成这样的你,嘴里叫兄弟,人家以 为我脑子有毛病!」
 
  解语花愣然道:「难道你脑子没毛病吗?大冬天的,要我逛玄武湖?」
 
  赵无谋笑道:「阳曆已经立过春了,现在是初春,正是携美踏青的好时候, 那个——!这边走那边走,且饮杯中酒,那边走这么走,花间且寻柳!」
 
  解语花歎气道:「早知道你神精巴怪的,我就不来了!」
 
  解语花的女装实在妖俏,赵无谋又搂住了他的腰,两人真如情侣般的漫步在 玄武湖边,赵无谋尽扯一些无儿带鬼的话,带着解语花,鑽进了林木深处。 
  解语花大呼受不了,一个劲的以手击额。
 
  半个小时后,赵无谋忽然大惊小怪的道:「吊到了!我东西掉了,你在这儿 乖乖的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解语花笑道:「不会是要小便了吧?我也不真是女的,你直说就行了!」 
  赵无谋点头道:「是呀是呀——!你乖乖的坐下来等我!」
 
  说着话,头也不回的绕到后面的树林中。
 
  解语花嘀咕道:「我就说吗?龙纹鞭影里的,全是大变态!也不知道搞什么 鬼?」
 
  说着话,就在树林小路边上的木质长椅上坐了下来,拿了化妆镜,补起妆来。 
  解语花倒不担心赵无谋不回来,他是倒斗界的大佬级人物,知道这些小贼倒 了斗后,一定急着想变成现钱。
 
  不是本地人,根本不知道玄武湖这处的隐密,非但林密草深,地形还特别的 複杂,就像一个小迷宫,实际上这片地方,以前是有人开发成迷宫给游人娱乐的。 
  赵无谋手上拿着两个南京随地都能拣到的粗糙鹅卵石,这种石头类似于花岗 岩,说起来也算是雨花石,但是长得样子不讨喜,低喝一声「打——!」
 
  「扑——!」的一声,一块石头击中一个大学生模样人的后脑,那人应声就 倒。
 
  另外一个电似的回身,同时左腿旋风般的扫起。
 
  赵无谋狮虎一般的也扑到了,不理他扫向左胯的腿,手中的另一块鹅卵石噼 面砸在他脸上,跟着凶狠撞进那人的怀中,「噼啪」
 
  声响中,拳拳着肉,如中败革,那个倒楣的人,胸腹之间,连中十几拳,记 记重如泰山,打得他气消功散,一句也没哼出,软软的倒了下去。
 
  放倒两个年轻人,整个过程一分钟都不到。
 
  赵无谋笑了一下,低声嘀咕道:「先放倒你的保镖,下面我们就好谈了!」 
  说着话,蹲下身来,从两个年轻人的身上,把证件、钱包、手机、卡等等一 起摸了出来。
 
  钱留着自己用,证件留着,呆会儿要是必要的话,好威胁解语花这个死人妖, 其他全丢进了湖水里,没有证件、钱、手机、卡,这两个呆B就好受了!赵无谋 看了看两个年轻人,样子似乎长得差不多,奇怪的是他们的右手食、中两指都是 奇长,想是哪个残疾院跑出来的,拍了拍手中的一打钱,笑了一下,自语道: 「还真不少,可能有四五千块,想不到剪径这样容易,泥马的,以后我是不是要 改行做这勾当?」
 
  解决了这两个人,赵无谋还真小了泡便,前后不过两分钟。
 
  解语花看着赵无谋拉着拉链出来,不奈的道:「好了吧?可以走了吗?」 
  赵无谋傻笑道:「走吧!」
 
  拉着解语花急走,十分钟不到,出了玄武湖,伸手拦下一部出租。
 
  解语花是莫名其妙,对于赵无谋的所有举动,只有用:「变态!」两个字解 释。
 
  齐生振听到赵无谋按门铃,拉开大门后,看见赵无谋身后的解语花就是一愣。 
  赵无谋自走进屋里笑道:「漂亮吧?我女朋友!要是你想泡的话,我让你了, 女人如衣服嘛!」
 
  解语花看着齐生振也发愣,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赵无谋气道:「真是姦夫淫妇,第一次见面就这种表情,不要是一见锺情吧? 有什么事进来再说,寒风冒冒的,把门先关上!」
 
  齐生振把解语花让到裡间的沙发上,犹豫的道:「我好像见过你!」
 
  赵无谋「扑——!」的一声,把喝的水喷了出来道:「得了吧?你这套早过 时了,现在还用这方法泡妞,可见你做牢做得快成外星人了!」
 
  解语花忽然笑了起来:「齐生振?小六爷?」
 
  齐生振犹豫的道:「你是——?」
 
  解语花笑道:「我是解雨臣呀?小时候你们都叫我小花的!」
 
  齐生振花头摇了摇道:「不对呀?小花是男孩子呀!」
 
  赵无谋恨道:「他就是个人妖!」
 
  齐生振笑了起来道:「我明白了,你自小学戏,学花旦,这习惯改不过来了! 不错不错,我正是齐生振,这些年你们过得怎么样?」
 
  解语花看了看赵无谋。
 
  齐生振道:「无谋兄弟自己人,没有关係!」
 
  解语花歎气道:「有那势力在我们身后,你说我们过得好不好?你呢?你是 怎么过的?」
 
  齐生振歎气道:「做牢!只要发觉被他们盯上我就设法做牢,到了牢里,他 们就不能怎么样了!」
 
  赵无谋拿着一个苹果啃了一口道:「不说自己手艺不精,呆B呆吊,老被公 安逮到,还强调其他原因?知道熊是怎么死的吗?」
 
  解语花微笑道:「齐老六!这个混蛋是怎么跟你在一起的?差点强姦了我!」 
  赵无谋「恶——!」了一声道:「强姦你?你想得美!」
 
  说着话,朝齐生振一眨眼睛。
 
  齐生振笑道:「他是我搭手的伙计!」
 
  别看解语花是个男身,但他的心比女人还细,又经历过大事,赵无谋这个不 起眼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微笑道:「伙计?别骗我了!」
 
  齐生振笑道:「真是伙计,我骗你干什么?」
 
  解语花一笑道:「我说呢?哪个有本事倒出这么个瓶子来,原来是我们长沙 老九门的齐老六,那瓶子呢?拿出来我看看?」
 
  齐生振微笑道:「过奖过奖!瓶子在这里!」
 
  说着话,从衣橱里拿出那隻羊脂白玉瓶。
 
  解语花拿在手上一看,就呐闷的道:「不对呀?齐六哥!你不要骗我了,这 瓶子是一对吧?」
 
  齐生振生气的道:「是一对,还有一隻,被这个蠢货卖给秀秀了!」
 
  解语花点头,心中想,还真是蠢货,单个的玉瓶,一个就值一、两百万,要 是成对的,没七、八百万拿不下来,这个赵无谋不懂,你齐老六不懂吗?歎了一 口气,悠悠的道:「可惜了,你们想要多少?」
 
  齐生振刚想说二十万,见赵无谋歪嘴,忙道:「你看你能出多少呢?」
 
  解语花的眼角,捕捉到了赵、齐两个人小动作,心中明确的知道,这两个人 是合伙,而不是赵无谋跟着齐生振做下苦。
 
  赵无谋似是傻愣愣的道:「五十万呀!老闆你不是这样说的?」
 
  齐生振又做起戏来,吼道:「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解语花现在明确的知道,霍秀秀收他们的那隻大概是多少钱了,依他的推猜, 决不会超过二十万,心中既然有数,立即澹定的道:「五十万?齐老六你抢钱算 了!」
 
  齐生振的缺点就是,他一直在做牢,不但不知道行情,连智慧手机和电脑也 不会玩,赵无谋根本就是门外汉,他们都以霍秀秀给的价格在出货。
 
  赵无谋心道:「小样?跟老子玩澹定?」
 
  脸上笑道:「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那你说能给多少?」
 
  解语花看赵无谋说话,齐生振并没有意见,心中更有数了,笑了笑道:「最 多三十万!」
 
  他要是开得比霍秀秀少,这两个二百五就拿着瓶子去找霍秀秀了。
 
  齐生振脸上一喜,但这个微妙的表情,也逃不过解语花的细心的眼睛。
 
  赵无谋叫道:「不行!最少四十万!」
 
  解语花现在知道是在跟谁谈生意了,微笑的道:「最多三十五万,你们不出 手的话,我就走了!」
 
  赵无谋看向齐生振,齐生振向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心说「兄弟!我们正穷着 哩,见好就收吧!」
 
  赵无谋道:「那好!我没意见了,老齐呢?」
 
  齐生振笑道:「都是老九门的人,难得小九爷看得上,我更没意见了!不过,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解语花娇笑道:「这是当然!我立即把钱打到你们的帐户上!」
 
  赵无谋、齐生振立即把两张银联卡拿了出来,递给解语花。
 
  解语花一笑,伸手接过,跟着掏出手机,拿着卡开始划账道:「我这就转账, 你们收到钱后去银行查一下,确实了我再来拿货!正好也可以去看看秀秀!」 
  齐生振道:「这事你在秀秀那边,最好不要说,以免大家尴尬!」
 
  解语花笑道:「这个我明白!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赵无谋傻笑道:「那个——!有件事情,说了不好意思?」
 
  解语花愣道:「又怎么啦?现在我发现,你个色狼特能搞事!」
 
  赵无谋道:「我把你的两个保镖摆平了,丢在玄武湖的深草丛里,这会儿可 能已经醒了!」
 
  解语花心里咯?了一下,急问道:「什么保镖?我没带保镖来,长什么样?」 
  赵无谋拿出两张身份证尴尬的笑道:「我不知道你和老齐是自己人,方纔我 借逛玄武湖的机会,把他们两个放倒,张强、张勇,不是你的保镖吗?」
 
  解语花、齐生振脸上一齐变色道:「他们两个,是不是右手食、中两指比一 般人长?」
 
  赵无谋笑道:「是呀!对不起了!」
 
  解语花咯咯笑道:「真是谢谢你了,他们不是我的人,是来跟踪我的,好傢 伙!不声不响的,就把两个姓张的放倒,还真有你的?」
 
  赵无谋笑道:「这叫有心算无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不是你的人,那 我就放心了!」
 
  心中接着道:「那我就放心把人民币据为已有了!」
 
  解语花伸手接过两张份证道:「这个给我,这伙姓张的,我们一直以来不知 道他们藏在什么地方,正好可以拿着这两身份证去查一查!」
 
  齐生振道:「查不到的,他们肯定用的是假身份证,小花你在外面做事,比 如说下地,不用假身份证吗?」
 
  解语花笑道:「我知道查不到,但是查查总比不查好,万一查到是谁帮他们 做的假身份证,再顺籐摸瓜,兴许就能掀开他们的老底!」
 
  赵无谋道:「国家说,第二代身份证是做不来假的!」
 
  解语花笑道:「国家说的事你也相信?那母猪还会上树呢!他们的身份证, 根本就是国家政府部门的人帮他们做的,证件是真的,而身份是假的,我这么说, 你明白吧?」
 
  赵无谋眼巴巴的道:「那个!你要是有办法,帮我和老齐也弄几张?」
 
  解语花笑道:「没问题!帮你们一人做五套,就是以后不要见面就非礼人家 才好!」
 
  赵无谋做了一个大吐状,齐生振是哈哈大笑。
 
  解语花拿出随身的相机,帮赵、齐两个人拍了照片,然后三个人一起出门, 找地方吃饭去了。
 
  霍秀秀不耐烦是有原因的,这些年来,她一直想生个女儿,把霍家的香火传 下去,把霍家的本事传下去,但是换了几茬男人,都没有结果,心中隐隐就觉得 是自己的问题了。
 
  果不其然,年前她下了决心,去南京几大医院去检查,西医是什么也查不出 来,中医专家给出的结论是:她身体中阴秽之气太重,不化解体中的极重的阴秽 之气,她是不可能怀孕的。
 
  阴秽之气为什么重?就是因为下地下多了,古墓中别的没有,有的就是阴秽 之气,所以当解语花问她有没有下地时,她是一肚子的气。
 
  为了长沙霍家的延续,霍飞燕这个唯一的姑娘,断不能再下地了,霍秀秀象 霍飞燕这么大时,已经淘过几个大斗了。
 
  霍秀秀抬头看了看天道:「好像会有什么人来呀?」
 
  霍飞燕娇俏的笑道:「这天寒地冻的,哪个会来,大过年的也没有什么客人 会上门,再说,我们过了正月才开张呢!」
 
  大强小媳妇似的道:「老闆!吃饭了!」
 
  霍秀秀道:「整天窝着不动,不想吃!」
 
  霍飞燕笑道:「这是年饱,都快八点了,还是吃点吧!」
 
  霍秀秀被霍飞燕拉着,走到饭桌边,大强、小勇畏她如虎,她不吃,他们两 个根本不敢动筷子。
 
  霍飞燕道:「姑姑!我爸爸说是要来看你!」
 
  霍秀秀哼道:「看我?是想要钱吧?告诉他,叫他再转告其他兄弟两个,我 们霍家,向来是女人当家做主,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小姑娘,奶奶一死,他们几个 就逼我把东西拿出来和他们分,我不肯,他们就和我分家,叫他们不知道的是, 霍家的本事人脉,向来是传女不传男,我看着他们几个就烦,所以就从北京跑到 南京来,离他们八丈远,你那个老子不是不要你了吗?怎么又来找你?」
 
  霍飞燕黯然的道:「妈死后,我没有亲人了,只有他这个爸爸!」
 
  小勇插嘴道:「你爸爸不是又讨了小的吗?听说还生了两个儿子哩!」
 
  霍秀秀柳眉一立道:「滚——!」
 
  小勇吓了一跳,忙端着饭碗,夹了些菜,蹲到一边吃饭去了。
 
  门外有人按门铃,霍秀秀对小勇道:「去开门!别只管着吃,等等,要是霍 建国,立即把他赶走!」
 
  霍飞燕含泪道:「姑姑——!」
 
  小勇忙跑到去大门了,从猫眼一看,门口站着一个婷婷玉立的美人顾盼生姿, 心中想,这才是女人,哪像屋里那个母老虎?既然不是霍霍建国,他就问道: 「你是哪个?找谁?」
 
  门外的大美人娇俏的笑道:「解语花!找你们的老闆霍秀秀!」
 
  小勇道:「等一下,我去问问我家老闆!」
 
  解语花笑道:「快去!外面怪冷的!」
 
  小勇跑到霍秀秀面前道:「门外有个叫解语花的找你!」
 
  霍秀秀咬牙道:「死伪娘!怎么说来就来了,也不打个手机!快请他进来!」 
  解语花走进来,脱掉外套笑道:「秀秀还是那么漂亮!」
 
  大强、小勇一齐含着饭,看得目瞪口呆,这个妞儿太靓了。
 
  霍秀秀笑了起来,她和解语花两个的感情最好,伸手让他坐下道:「吃过了 吗?」
 
  解语花笑道:「吃过了!和齐老六一齐吃的!不过还可以陪你吃一点!」 
  霍秀秀稍一愣,立即就反应过来,咬牙骂道:「他妈的,这个齐老六,果然 手上还有东西!怎么找到你的?收的什么?能不能给我看看?」
 
  解语花拿了一个杯子,大强忙巴结的替他倒了半杯「拉菲」,小勇屁颠屁颠 的拿来碗碟,还体贴的替他夹了南京特有的「盐水老鹅」。
 
  解语花点头道:「谢谢,不要忙,我吃的话,我会自己来,秀秀这里,我不 会客气的,那个秀秀呀!你一下子问几个问题,我怎么回答你哟!」
 
  霍秀秀对大强小勇两人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给老娘死远点!」
 
  然后朝解语花笑道:「你一个一个来吧!」
 
  大强、小勇忙端了饭碗,远远的走开了。
 
  解语花喝了一小口红酒道:「你收的那隻羊脂白玉瓶,原是一对的,齐老六 卖给你一隻,把另一隻卖给了我,除此之外,他们手上定然还有东西,他的同伙 那个叫赵无谋的,竟然把一隻雍正年间官窑出的双耳珐琅彩壶,八千块钱卖给小 太子了,我昨天打电话来,问的就是这事,起先我还以为是你的人呢,想不到却 是齐老六!」
 
  霍秀秀恨道:「这个齐老六,在我的地盘下地,有东西还跟老娘藏藏掩掩, 我马上去找他!他妈的,太不像话了!」
 
  解语花劝道:「找他?怎么找他?长沙老九门相互之间,同气连枝,几百年 前就约定好,可以在对方的地盘内干活,这也是祖上传下来的规举,按这些年的 地盘划分,若是其他淘沙的朋友跨江击刘表,我们少不得要给他们一些教训,甚 至动用政府的关係,叫他们去号子里蹲着去,但齐老六身份地位和你一样,他在 你的地盘里下地,也没有什么不对,就算他跑到小三爷的地盘里下地干活,吴邪 也是乾瞪眼!」
 
  霍秀秀坐了下来,拿起酒瓶来,灌了几大口「拉菲」,咬牙道:「这个齐老 六命倒好,过年前给他倒了个肥斗,不行!我得想办法,把他的东西全收过来, 你那瓶子多少钱收的?」
 
  解语花笑道:「三十五万!小太子看中的东西,我倒过手来,还能赚几十万!」 
  霍秀秀道:「不错嘛?齐老六知道加价了,敢情他起先是到我这儿来探底的, 花儿哥!这些年苦了你了,害你去干那活儿!」
 
  解语花笑道:「要不是那些人整天看着我,就算印章丢了,海外存着的东西, 我还是有其他方法拿到的,至于开的那个美容美髮店吗?纯属个人爱好,找个事 情消磨时间而已,摆明着给那些人看看,我现在就是不碰古玩了,花家也没有势 力了,也不结婚生子,叫他们死了这条心!」
 
  霍秀秀歎气道:「没用的,他们不会死心的,自然知道你暗中不可能放手的, 毕竟我们长沙九门,世代做的就是这个,就不知道了,他们盯了我们几代,到底 要什么?」
 
  解语花道:「一是财富,二是潜在的力量,三吗?就是长生密术,别说你了, 就是齐老六落魄成那样,只要他跳出来,他齐家还是有些能量的!」
 
  霍秀秀道:「说起这事,我想起来了,你来我这里,没带尾巴吧?」
 
  解语花微笑道:「我来时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被他们跟来,不料被齐老六 的兄弟赵无谋无意中摆平了,这会儿不出意料的,他们还在玄武湖游呢!」 
  霍秀秀道:「怎么回事?」
 
  解语花把赵无谋的话对她说了。
 
  霍秀秀笑道:「没有证件没有钱没有手机,是够麻烦的,齐老六的这个伙计, 看起来傻里傻气的,想不到还有这本事?」
 
  解语花道:「你真以为赵无谋是齐老六的伙计吗?我告诉,不可能,根本就 是他们两个合伙做事,张家的人,小哥那种顶尖的高手不说,其他的人也是艺业 奇高,我和他们交过手,根本就不是一档次的,他家寿命都奇长,赵无谋嘴里说 的,那两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张强、张勇,实际寿命可能就有五六十岁了,但是 奇怪的是,为什么只有历代的张起灵会失忆,其他张家的人就没这个毛病呢?」 
  霍秀秀皱眉道:「你是说,那个赵无谋也是个怪物?看不出来呀?」
 
  解语花笑道:「他确是个怪物死变态,还差点强姦了我,但他的年龄、身份 都是真的,确实只存活了三十四年,齐老六和他混在一起,不知不觉的,就以他 马首是瞻了,至于他们两个手上的东西,你倒不必急,那两个全是花天酒地的傢 伙,存不住钱的,不久就会把手上的钱花完,自然会来找你,你要是主动去找他 们,反而落了下风!」
 
  「强姦你?怎么回事?」
 
  霍秀秀大惑不解,睁着一对大眼睛好奇的问。
 
  解语花把初会赵无谋的事说了,逗得霍秀秀捧腹大笑,霍飞燕不明就里,迷 茫的望着他们两个人,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面前这个美貌不亚于霍秀秀的美 女,竟然是个男人。
 
  霍秀秀忍着笑道:「飞燕!以后再见到那个赵无谋时,你可要当心点,花儿 哥!这次遇到横的了吧?」
 
  解语花摇头笑道:「他在那个罈子里混,竟然什么基本知识都不知道,弄出 笑话是自然的事,不过,从齐老六的事情来看,我们有些事倒要反省反省了!」 
  霍秀秀笑道:「怎么说?」
 
  解语花郑重的道:「你看呀!齐老六宁愿相信不相干的赵无谋,也不愿相信 同是老九门的我和你,要是我们八门同心协力,未毕就怕了他们?」
 
  霍秀秀低头道:「当年张大佛爷利用我们八门,对他的信任和敬仰,把我们 八门的精英当枪使,令八门的精英几乎死伤殆尽,到了我们这代,更是人才难继, 各自为战,这些年由于太子们的另外一股大势力的出现,我们才知道当年秘辛, 原来他只效忠那个伟人,为了他那支张家的利益,根本不把我们八门和东北张家 的人当回事,当年他说的那样好听,招集八门的人大盗四姑娘山,他是明知其中 凶险的,至所以这样做,也是一箭双鵰的事,既可令我们八门死伤殆尽,维护那 个伟人的统治,另一方面找到东西后,又可以令那个伟人长生,或者是长寿吧, 经过四姑娘山的事后,八门中的后人,渐渐的吃屎回过味来,开始互不相信,互 不合作!」
 
  解语花歎气道:「那个所谓的伟人若是长寿,还有中国老百姓的活路?在他 的统制下,老百姓天天被迫洗脑,还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人人面有菜色, 其色似鬼,我们老辈的,盗了那么多上古帛书出来,就是没找到张家长寿的原因, 这些年我在想,或许张家长寿地的原因,在古帛书上可能根本没有记载,他们至 所以长寿,可能另有原因,而他们盯了我们几代,想的却是,我们八家之中,或 许有人私藏了帛书,而被藏的帛书恰好有他们想找的那一段。而且,那个伟人最 喜欢玩一石二鸟之计了,所谓的抗美援朝,就是要借老美的枪炮,把投降过来的 国民党俘虏干掉!」
 
  霍秀秀点头道:「花儿哥说的很对,那么多的国民党降兵,他不放心是有理 由的,还是全部干掉比较放心,但若是自己动手,倒是寒了中国老百姓的心,他 真实的嘴脸,立即就会暴露无遗,同时,自他得到中国以来,对于国内的帮派, 也是斩草除根,甚至灭佛灭道,现在的太子们虽然不堪,但比起他完全不给老百 姓活路的做法来,还是比较能叫老百姓接受的!」
 
  解语花哼道:「说起来当时中国人也是愚蠢,打个小日本也打得跌跌爬爬, 竟然敢跟老美叫板,老美要是想灭中国,根本就不必用任何国家做跳板,他们当 时的B52,可以直接轰炸到重庆,中国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老美可以随便 找地点登陆,就算强行从天津上岸,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也不能拿他们怎么的, 就算苏联肯插手,中国也会成为美苏较力的试验场,什么东西都敢往中国投,现 在想想,真是太玄了,中国人从亡国灭种的钢丝上走过来了!」
 
  霍秀秀歎了一口气道:「那张起灵呢?不是他们张家的人?」
 
  解语花道:「实际上他们这一支,是张家的弃族,我问你,中国历史上那么 多堪称神品的玉石,现在都上哪去了,国外的许多大收藏家、大博物馆,收藏的 多是中国的瓷器、书画、文献、青铜等等,那么玉石呢?到哪去了?」
 
  霍秀秀大惊道:「你是说——?老天!」
 
  解语花又笑道:「还有我们,你说我们被他们逼了几代,我们手中真正的财 富,都交给他们了?不可能?这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更何况我们还掌握着 不同的手艺,他们知道要是完全灭了我们八门的后人,那我们手中的财富,就白 白的烂在世界各个角落了!」
 
  霍秀秀点头道:「现在我完全理解小三爷吴邪的话了,我们就是一群被他们 放牧的羊,当我们被逼得没办法时,只得把手中的东西拿一点出来变卖,以供维 护家族和生活,也明白历代家主的心了,自霍铃姑姑失踪后,有资格知道霍家真 正底细的,只有我一人,其他的人想都不要想,这些可恨的王八蛋!」
 
  解语花笑道:「不过这些年我们八门的三代人,反击的也是一次比一次狠, 吴邪上次的反击,已经叫他们头疼了,想不到我们会採取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 现在又结交了太子党,太子党们也不希望那个伟人重生,或是他的家族重生,自 然跟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霍秀秀点头道:「对——!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可以借助太子党的力量,调 动军队,把他们彻底剷除!永绝后患!」
 
  解语花道:「太子党现在能和我们同一战线,以后可不一定,要是张家的那 个老不死的亲到北京,把当年那个伟人担心的事对太子党们说,太子党们在剷除 了他们后,立即会转过手来会对付我们了!」
 
  霍秀秀道:「什么事呢?」
 
  解语花道:「是吴邪接手吴三省的生意后明白的,但也是猜出来的!」
 
  霍秀秀挑逗道:「说嘛!我都快成你的人了,飞燕是我家下一代唯一的掌家 继承人,你多说点,对我们都有好处!」
 
  解语花看了看远远蹲着扒饭的大强、小勇,低声道:「吴邪接手吴三省的生 意后,发现吴三省的财力庞大无比,而且手下长期驱使的伙计不下七、八千人, 在全国各下地盗墓、做生意,各地房产,更是数目难计,而这些,只是吴三省和 我叔叔谢连环自己捣鼓的,吴家真正的实力,根本就不包括在里面,现在掌握在 他老子手中,一旦有一天交他吴邪手中,肯定也让吴邪惊奇,所以吴小三爷猜, 当年那伟人担心的是,我们八家,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又出了什么不世人物, 会起兵抢夺政权!」
 
  霍秀秀惊叫一声,忙又压低声音道:「怎么可能?」
 
  解语花低声道:「现在看是不可能,但作为最高统制者,最起码的未雨绸缪 还是懂的,自汉代开始,许多有名的争抢政权事件,背后财力的支撑者,就是摸 金的校尉,淘沙的夫子,绿林军、曹操、温韬,近代的孙殿英,而某某党自己屁 股也不乾淨,为筹错军费,康熙的陵寝,就是某某党的特遣队干的,虽然后来头 领被处决了,但是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霍秀秀点头道:「我知道,同时被盗的,还是顺治陵!」
 
  解语花低声道:「不但如此,光绪的崇陵是张大佛爷带人盗的,当时的张大 佛爷,已经参加革命,盗光绪陵,也是因为军费问题,他得到密报,光绪死后停 棺修陵期间,他的老师梁鼎芬,借替光绪修陵的藉口,四处筹集,把一笔复辟的 经费藏了起来,1917年,张勳复辟,没有找到这批军费,张大佛爷就断定, 那笔宝藏,一定是在崇陵里藏着,张勳之所以没有找到军费,是因为张勳不敢打 开先皇的遗塚!」
 
  霍秀秀低声道:「光绪算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帝了,他下葬时,都民国了,还 能有什么东西?」
 
  解语花道:「当年梁鼎芬替光绪置陵寝,有据可查的就弄到白银七十馀万两, 你不要小看满清的这些遗老遗少,他们手上是大大有钱的,私下里藏个十万八万 的做复辟军费,是大有可能的!」
 
  霍秀秀道:「那他们后来拿了多少东西?史料上没有提起过呀?」
 
  解语花摇头道:「不知道!但一定拿了不少,而当年和张大佛爷一起下地的, 就是老九门三提督!」
 
  霍秀秀惊道:「你说的是陆家?」
 
  解语花点头道:「当时张大佛爷带的人手不多,打不开皇陵,那三百多个人, 全是陆老三的兄弟!陆老三当时正好带着人在四周干活哩!等到1980年,政 府再打开崇陵时,陵中竟然还有一百多件金玉没有拿走,可见光绪的崇陵虽然是 中国最后一个皇帝的陵寝,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里面还是有不少东西的,否则, 三百多个兄弟下去,能拿的自然全部拿走了,还能留下一百多件金玉?这事张大 佛爷和陆老三做得绝密,事后无人知道!」
 
  霍秀秀笑道:「既然没人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解语花也笑道:「1960年,张大佛爷已经是张将军了,他以华美的藉口 招我们八门精英,去四姑娘山送死,我爷爷解思礼正好和陆百川在一起,两人窝 在一起无话不说,而陆百川的爷爷,正是和张大佛爷一起打开崇陵的陆家老三爷, 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
 
  霍秀秀气道:「那我奶奶也在呀?怎么不跟我奶奶说?」
 
  解语花调笑道:「你奶奶?霍仙姑当时跟在霍家老老太后面,一心想着和张 大佛爷眉目传情呢!她哪有心思听其他大老爷们侃大山?但是叫你奶奶的不知道 的是,当时那个张大佛爷,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霍秀秀打了他一巴掌叫道:「你要死了,拿我奶奶开玩笑!不过!既然他们 担心我们的是这事,我们把东西全交给他们,证明手上的财力,不足以抢夺政权 不就结了?」
 
  解语花笑道:「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就算你真的把东西全交 了,他们相信吗?他们百分之百的会认为,你只拿出一半或者是一小部分出来, 想矇混过关,骗取他们的信任,再猜测你更深次的用心,那你们霍家的日子,就 更难过了!」
 
  霍秀秀气愤的道:「霍家都凋凌成这样了,能下地的只剩我一个,我还能有 什么用心?就是花钱卖安罢了,但交也不好,不交也不好,那怎么办?」
 
  解语花笑道:「所以老一辈的一致做法就是不交了,这样的话,我们反而安 全!最起码的是,他们得留我们八门中的一至两个传接香火,以便能尽吞我们八 门富可敌国的财富和得到那片失落的、记有长生密决的帛书!」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