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从爱妻到淫妻(记一次真实的三人行)]
从爱妻到淫妻(记一次真实的三人行)
 

 
字数:11338
 
  我一直在怀疑,我写下这些有没有意义,或者说,我在问自己,我为什么要 这么做?这次的经历,在我心里有诸多感受,不吐不快,就像牙缝里塞了肉,又 酸又涨,一定要剔出来。所以,我还是决定把这写出来。她说这算是给我们自己 的一个记忆,也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心得。
 
  先介绍下文中三个人:她:而立之年,性感高贵,美丽知性。
 
  我:年近不惑,明理和善,俊朗直爽。
 
  他:年近而立,知礼有品,帅气有型。
 
  从哪里开始呢?先从第二天早上开始吧,时间的排序有些凌乱,后面还有很 多有关于这一早之前的经历交代。我之所以先从这段开始,因为,这是一次打击 颇大的意外。
 
  第二天的早上早上,我还在睡……昏天黑地中,听到隔壁哢嗒一下轻微的开 门声音,混沌中忽然意识到,这是从另一间房传来的。——她?和他?惊醒,睁 开眼。
 
  她正缩着身子往我这里跑,到床前掀被子时见我开着眼,她有些被惊着,心 虚的一笑,闪过兴奋,包含愧疚。一边轻叫一声老公,一边没任何停顿的迅速打 开我臂膀,低头鉆入我怀中,身体使劲往我贴,什么也不说,手穿过我身下紧紧 搂着我,头贴着我的胸,压抑着喘气。
 
  我感觉她缩在我双腿间的腿脚冰凉,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蜷着,像受惊的小 鹿。腿冰凉……慢着!腿是裸露的,那她先前穿的长裤呢?早上她起来梳洗时, 我醒来瞄过一眼。如果是从另一间房出来……我忽然心像陷在沼泽,慢慢下沈。 
  强迫自己平静,心存侥幸低声问:「怎么啦?」
 
  无声……
 
  再迟了几秒,她仰起头看我,近距离,是她一张兴奋、满足后潮红的脸,眼 珠歉意的转着,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我心开始发凉。
 
  「我……刚才到他房间去了。」她盯着我,努力平缓的说。
 
  「轰!」尽管有准备,脑里还是一炸,身体软下去,眼前像切水果,各种混 乱划过——担心的发生了,终于。
 
  昨晚他和她那不成功的短暂结合后(我在场,他有压力,进入不久就软了) ,他回了房(环境是两房一厅),睡前她害羞的告诉我,他希望她睡在我们房靠 门的那边床,别穿内裤,半夜他会来舔醒她,希望能成功进入她,然后我们三人 一起。
 
  稍顿,她不知是试探,还是故意逗我,捉狭的说:「要不他半夜来了,如果 你睡着了,我们就不打扰你,我一个人过那屋去?」见我起身扑她,她哈哈笑躲 :「和你开玩笑的啦,看你那样……」
 
  关灯后很长时间里,我感觉她眼闭着,但翻来翻去睡不着,明显有些兴奋在 期待什么(之后下半夜她曾醒来一次,瞪着眼睛等那边门的动静,被我瞄到), 而我则心情復杂的防着,怕错过,而他们会偷偷地……却没想,我像守夜的人一 样,意识半醒着防了一夜,一点声响就醒,却在早上松懈了意誌,睡死过去,结 果真的……
 
  「你们……嘿咻了?」我依然存着最后一丝侥幸,艰难的问,愚蠢的期盼她 说:没有。但,她眼睛抱歉的看着我,然后试作轻松的一笑,说:「嗯……我们 嘿咻了。」
 
  一瞬间我有些发软,楞在那儿找不着北。感觉受伤。伤我的,不是他们的交 合,那是我同意的,而是——她居然背着我!昨晚虽然她被他进入过(很短几分 钟),但那是我在场,我能接受。而现在是趁我睡着了,她却和他……
 
  我只痛心的想:现在几点了?我睡着了多久?他们干了有多长时间?「我爱 你老公……」她看着我,抱紧我吻上来,我由迟钝到慢慢回应,好一会儿,她头 滑落贴在我胸膛:「好爱好爱你,我觉得好幸福……」
 
  好爱我?好幸福?因为现在的愧疚、抱歉?——因为刚才的兴奋、满足?还 是都有?我五味绞缠着,感觉身体在坠落。内心一股抑不住的悲哀——这么宠她 、爱她,要给她生命中有这样精彩的经历。但没想到现在竟然出现了这样失控的 局面……难受。
 
  但难受着,却非常奇怪的发现,我胸中难平的悲愤,竟使下面开始有一丝莫 名的兴奋涌动,压抑不住的从下面滋长,脑里开始浮出她和他亲热的刺激场面— —怎么做的?她爽吗?爽成什么样?有想到我吗?是不是我在这睡觉她觉得更刺 激更爽?不会连套都没戴吧?
 
  诸多问题,让我脑热心焦,下面却一点一点膨胀,顶住了她,我控制不住自 己,开口问:「爽吗?」感觉到我下面的变化,她禁不住「哧」的一下笑出来, 害羞的点点头:「嗯,爽。」
 
  此刻她轻松的明白,我心虽不爽,但身体却已然犯贱的臣服于她了。隔裤抓 住我膨胀的地方,她轻轻动着,像是抚慰。却又挑逗的问:「吃醋啦,嗯?」 
  我无法控制自己这种难堪的兴奋,回答:「吃。」
 
  然后:「他的……大吗?」
 
  「嗯,好大!」她再笑。
 
  「长吗?」
 
  「长,好长……捅得我好深,顶到里面去了!」
 
  我心一跳跳的疼,「有想到我吗?」
 
  「有,以为你醒了会过来……或在外面偷看……」
 
  「我不在……不知道你们这样,你……是不是更兴奋?爽死了吧?」
 我说这些时,有心理互换,替她兴奋的冲动。
 
  她不好意思笑,脸贴紧我胸,点点头。
 
  我心疼难耐。看她这荡妇样,肯定是啦!要比和我那个更兴奋更爽吧?此刻 我犯贱的想知道:你高潮了吗?」
 
  「嗯……」她闭眼点点头,抓住我下面的手,动作慢慢变大,脸上微笑陶醉 的表情,告诉我她在回味着意犹未尽。
 
  疼!还搅入好多酸,「到了几次?」
 
  「两次。」
 
  「两次?」我开始酸的要发疯。
 
  「嗯,连续的,我手脚都发麻了,脸也麻了,现在还是!」这是她高潮的最 高境界,我很久没让她这样了。
 
  脸都麻了!难怪鉆我怀里时还在颤抖,我胸脯开始起伏:「你们做了多久? 」
 
  「没多久,进去就十多分钟吧,他都没舔我。」
 
  「才十多分钟?说给我听,过程,详细的。」我拿开她的手,开始不争气地 擼自己。
 
  见我表现激动,她轻松起来,扑哧一笑,说句:「贱老公。」后稍扭一下头 对着虚空处,回忆着慢慢说:「……嗯……早上我起来后,他发了短信过来问你 :姐姐醒没有,叫她过来赖赖床呀,说不定我又可以了。」(短信是发给我的? 看意思是想三人一起,我怎么就没听见?悔呀!)「看你一直都不醒,我想着如 果我偷偷过去会怎样?犹豫了好久,当时觉得好兴奋,于是就……」(原来是她 想这样,真荡妇啊……)
 
  「进去时他还在床上躺着,我问他还没去上班?他让我靠他身边躺下,抱我 在他身上,我们就互相抱着拥吻、抚摸。」(我们?互相?我的心开始持续发疼 ……)
 
  「他翻过来压着我,隔着裤子摸我,过了一会伸进去,说:姐姐,你出了好 多水……」(隔着,就这么多水?而且这时她脸上浮出很兴奋很回味的表情,我 的心疼完又疼……)
 
  「他好激动,不想戴套,脱我裤子,我不许。」(稍微安慰,我吻吻她额头 ……)
 
  「带好套他上来脱了我,分开我双腿压上来,进得好深,慢慢一边插还一边 一个一个嘬我脚趾……」(我醋!)
 
  「后来他双手插到我臀部下垫着我,顶着我的耻骨插,那样好深,感觉都顶 到我心口了……」(她开始有陶醉的停顿,我快速擼自己……)
 
  「我们都不敢大声,呼吸都压着,怕吵醒你。」(操你奶奶,果然……) 
  「没到十分钟吧,我就到了,开始全身发麻……」
 
  必须说,听到这里时,我就感觉我快被打沈了。心一阵一阵发痛,一阵一阵 醋酸……昨晚她还说不会背着我干什么,可今早我在这屋睡觉,她就去他那屋和 他调情,和他压着不出声偷偷的干,还两次高潮,这是为什么?她这不是有意的 吗?怎么就会这样了呢……
 
  偷!这个念头突然使我意识到,她在享受这种「偷」带来的巨大刺激和乐趣 !背负巨大心理压力对底线进行挑战,会给人一种更疯狂的快感和享受!这是人 内心深处一种压抑着,却又一直都渴望释放的邪念……看不出,她竟也是这样一 个巨荡的骚妇!我胸脯起伏,心一阵阵疼,呼吸困难……但同时,却又无力抗拒 另一种感觉慢慢的滋生——我觉得她比任何时都更加魅力四射,极至艷丽!让我 又痛又爱!TMD……分裂。
 
  心情超难想象的復杂,有东西无比的想喷发,手上频率加快……「高潮多久 ?」我粗气嗤嗤的问,「不知道,感觉……很久。」
 
  「很久?有一分钟?两分钟?」「嗯……有……总共两分钟吧」(她明显在 回想中再次兴奋起来,夹着我的腿,轻轻蹭我),「我记不清楚了,反正感觉很 久,中间到第一次高潮麻得受不了了,就推开了他,趴过来,哪知他又从后面进 来,又继续做,搞得我又接着到了一次,这回脸都麻了……」靠!我靠!这么短 时间,连续两次!还搞到发麻!我开始有些痉挛了。
 
  她美丽的脸,在我眼里心里开始幻化出夺魂的妖艷,要命的诱惑。
 
  「他是不是动得很快?」我挣扎着,想象着。「没有,不快,但感觉他很有 力……」酸!我快被心里的酸激死了。这样你也能到高潮,那你该是有多渴望, 多激情……我闭眼使劲加速。嫉妒,嫉妒,嫉妒!各种嫉妒;极度嫉妒!这要命 的嫉妒涌上心头,冲上头脑。
 
  ——昨晚交合不成功是我在场打扰你俩了是吧?这次背着我才不到十分钟, 就两次!——还手脚发麻!脸麻!浑身发麻!——还持续两分钟!这说法还是顾 及了我顏面的吧?也许还不止……我有多久没让她这样了?或是从未有过?我的 心被彻底打疼了……
 
  这之后却產生了极其奇怪的感觉,那一刻我心里毫不犹豫的告诉自己,我要 ——「我要屌死你。」低喊一声,我翻身把她腿打开,看着她红肿的阴蒂,充血 的阴唇,吻上去,吮吸,舔动……「啊……」她一惊,接着:「贱老公……」哼 一句。
 
  不知是我这卑贱的行为还是我口舌的刺激,很快,她的手就按住了我的头, 「嗯……嗯……啊……」的低吟浅呼,臀部轻轻扭动起来。也许她是真受用我这 样,她开始撒娇式的挑逗刺激我:「……爱不爱老婆?」我靠!刚给人搞完就这 样来问我?好淫荡的女人啊,我下面被刺激得直抽抽。我明知很怂,却还是抵不 住脑里的兴奋回答:「爱!爱死了……」
 
  「喜不喜欢喝我逼逼水……老婆那儿刚被别人干得红红的,肿肿的,骚骚的 ,好不好吃嗯?」她的这些这极度淫荡问题,让我越来越犯酸,屈辱舔弄着她含 混应着:喜欢,好吃……「……哦……爱你这个贱老公。」她舒服极的哼吟着。 
  「……喜不喜欢老婆享受?」她又问。
 
  「喜欢……」我没了脑,只想让她快乐。
 
  「……喜不喜欢我变荡妇,嗯……」我的态度让她的情绪越来越兴奋。
 
  「喜欢……」我卖力拱着从她下面含糊答。
 
  「老婆的逼逼是属于谁的呀?」也许她现在脑里想着他,想着我的怂样,心 里爽得不行,臀部开始一下一下上顶,把她那儿使劲往我嘴上送。
 
  「我们的,两个的。」想着他们两个背着我交合的样子,我被强烈刺激得精 虫上了脑,什么尊严也不顾的答。
 
  「啊……哦……」她也越来越快,手都抓紧了我的头发,「那老婆以后还想 要其他的大鸟鸟给不给?」
 
  「给!给,我给……」此刻我脑里已註满了淫浆。
 
  才回答完,她身体就挺住不动了,脚踩着我的背,慢慢用力夹紧我的头,长 哼着开始颤动。
 
  什么刺激了她?刚刚那床上的记忆?还是我现在的举动?屈辱。
 
  刺激。
 
  我脑充了血,什么TM都不管了,口舌集中刺激一点,在她憋到头了忽然放 声淫叫,扭动着要逃之时,我挺身,架起她双腿,刺入!狂抽!低喝:「你继续 呀,荡妇。」
 
  一会儿,被狂躁的我正法得一脸爽样再喊不出声的她,缓过来看着我,浑身 无力又继续说,「嗯……他抱得我好紧,顶得我好深……好爽……」
 
  「我干死你这个小荡妇。」我被刺激得发狂。
 
  她却再次挑衅的问:「吃醋了吗?」
 
  「吃……醋死了。」
 
  「我喜欢他……喔……和你一起拥有我洞洞……」
 
  「他?」字还排在前面?我发疯捅:「荡妇,我干死你。」
 
  她被捅得上气不接下气,「哦……我变成荡妇……你喜不……喜欢嗯?」 
  「喜欢……喜欢!」我脑袋差不多空白了。
 
  「噢……我以后还要……你给不给嗯?」她得寸进尺。
 
  「给!我给,只要你享受……」我憋着气,用尽全力捅着说。
 
  「嗯……我爱你,老公……我还要多多的大鸟鸟……」看我这样,她忽然抱 着我,温柔无限的又逢迎起我来。
 
  之后进程里还有很多这样淫荡刺激的问答及对话,无非是为了我发泄今早被 弃的抑郁,增强对她的刺激,使我俩此刻的交合变得更加疯狂。
 
  我想像着她(他)俩压抑着,激情媾合的样子,感受着下面那刚被他屌过的 骚穴,使尽全力冲刺。我试图夺回我的领地,尽管它已无可挽回的被侵略;我试 图洗刷我的羞辱,尽管那只是一厢情愿的做梦。
 
  她不断刺激性地回忆、描述、提问、要求,我不断受刺激地追问、屈辱、兴 奋、答应……她越这样淫荡、娇蛮,我越卑微疯狂的喜欢,我怀疑这样下去会把 她宠成什么样?但在那一刻,我什么也愿给她。
 
  最后我嘶吼着抽搐着用力喷射进她体内,她憋嘴哼哼着死死抱着我相迎。 
  完了我问:「他射了吗?」
 
  「没。我没给他射。」她答。
 
  「为什么?」我问。
 
  「他一直干不停,搞得我手麻脚麻脸麻,麻得心臟都受不了了,我就推开他 跑回来找你了。」她说。
 
  操!那为什么你现在不麻?我心酸得快皱成一团。对于她所说没让他射,我 不在乎,那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我让她经历这个,最终会让她变得怎样?在乎的是她在这经历中表 现出来那些本质的东西,我是否还能承受?我们曾经憧憬的未来,是否还可信? 我和她的关系,会从此走向更好,还是出现瑕疵,心存芥蒂?这才是我在这次经 历中饱受折磨的,担惊受怕的——怕人的感情失控。
 
  也许有人会说,你都同意她和他交合了,还计较那些什么偷不偷的,她和谁 又更享受的干嘛?累不累?她要走了人,你咎由自取唄。没错,如果这事只是追 求性的刺激,那当然轻松,她爱谁谁!我也不牛逼的说,有等着我挑的。可我还 真邪了门就认她,打算和她一直走下去,享受生活。
 
  这样给她,是疼她宠她,不怕谁说我变态,变态的说法,每个人看法不同, 这世上,还真就有虐恋一说。关键是我不相信,也不打算相信,除了样貌外,我 还能有精力去找到一个像她这样,性格上合拍,能让我如此信任和亲近的女人。 
  就算能找到,我靠!信任这玩意儿要多久才能建立啊?不是说她在我心中美 成了仙,其实各花入各眼。美女多了去了,合适不合适你?——这个我认为很重 要,过日子嘛,贴心才好。
 
  也有人说,那你TM担心这担心那的,就别玩这个,回去一日三餐,周末搞 搞,在这装什么B呀?也没错,可我天生讨厌平淡乏味的生活,我和她都认为那 是在浪费生命。
 
  人生并没有多少岁月,每个年龄阶段人能享受的都不同。比如你还掛鼻涕, 你不能享受这个,比如你拄拐棍了,你也不能享受这个。反正这事不开始也已经 开始了,不发生也已发生了。回头不愿,我只能走下去,尽量小心。
 
  此刻我明白,我手上没有什么筹码可以较真,只能调整自己的心理,接受一 些已发生的事实。不是我矫情,非在这里纠缠她和他的偷,只是她曾答应不会, 结果临时生变,这对我,绝对是一次打击力和刺激度都极强的突袭,措不及防, 结果让我一时心里抑不住有些发狂。它的一半在我设想之中,另一半却突发在— —意料之外。
 
  写了那第二天早上的意外,现在回过头来,我把头天晚上的经历补充出来, 你们前面的一些疑问,这里有交代。
 
  这是发生在我夫妻身上的真实故事,但基于篇幅字数以及一些个人的原因, 书写时对原事做了些删减合并(只减无加),并隐去了时间,地点,人名。不相 信的,就当小说看,我尊重每个人看法。另外要说的是:这里面我心情的描写, 是任何淫妻者面对当时都会有的「受迫害臆想」情愫,绝对没有任何对「他」的 不满和不尊重,我们很欣赏他的高素质。
 
  如果「他」看到,务必请原谅我在这里写的这些涉及「他」的文字。
 
  头天晚上(上)在等他过来的时候,她穿了透明黑纱外衣,包臀黑丝,丁字 裤,性感高跟,蜷着一双美腿斜倚在沙发里,配上她一张希腊女神般天然、美丽 的脸,美艷,高贵,优雅,像一个女王。
 
  我看着就冲动、兴奋,脑里抑不住对今晚有各种设想和期盼。开了红酒,和 她浅酌,聊他,聊我们,想我们今晚会怎样。
 
  虽然在网上和他聊了快两年,也见过一次面,但那次他只口舌刺激了她(因 为还没了解,我们也没做更多打算),这也是在一年前了,所以,此时,彼此心 里还是有一些东西要突破,有一些距离要拉近。
 
  我对她描述着今晚可能会进行的一些刺激场景,挑逗一下她的欲望,给她做 心理热身,让她放下顾忌,放开心情。她眨巴着大眼,嘴角含笑不出声听我说着 ,只是听到我描述到淫荡荒诞处时,会「哧」的脸红笑出声,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
 
  但随着她眼神及脸上笑容的变化,看得出有害羞、疑虑、喜欢、担心及期待 等各种復杂的心情。其实我这样,同时也是在给我自己鼓气,让我也充分兴奋起 来,不至于想那些负面的东西,变得犹豫。毕竟这一次要跨越出那一步,让她, 和他有切实的合体,然后三人。要使她能享受到这别样的刺激和快乐,她必须放 得开,不尷尬,包括我在内。
 
  「你真的不后悔吗?你老婆等下可要和别人……」最后被我打动了心,挑起 了情的她问。
 
  老实说,我心情当然忐忑,他们真那样后,她和我还能不能坦然面对,我前 面是一条未明的路。只不过,更强烈的是,我希望能用这个向她表达,我对她的 极度溺爱;希望看到她在极其荒淫的行为刺激下,控制不住自己崩溃般的释放内 心原欲,放纵享受三P带来的疯狂刺激。
 
  我猜,那一定会是她生命里从未有过的一次——美丽性绽放,那一刻她的脸 ,一定有我从未见过的美丽。
 
  所以,我十分坚定的回答:「只要你开心,我就开心。希望你享受,这是我 的宠爱方式。我会非常愿意看到你释放自己,绽放自己的模样,只要你不认为我 变态,你可以坦然享受。」
 
  她眼里浮出甜蜜受用的光,但转又疑虑,说:「可我还是有点担心,有点矛 盾,这样好对不起你……」
 
  「我愿意的,而且决定权在你,在他做之前,你随时可做决定放弃。」我增 强她的信心。
 
  「这是你自己愿意的啊,到时可别……」她开始有让我自投罗网,签下她免 责条款后得逞的坏笑。接着又挑我:「那你不担心我,会变很淫荡?偷偷和别人 ……」
 
  「不担心是假的,而且很担心。我不接受偷情。这次行为,只是一次性上面 ,三个成人的开心。坦诚相对,我就觉得没什么,觉得这么做没错。」我有些精 虫上脑,冲动坦白地说出实话。
 
  她有些动情的揽住我,吻我,说:「老公,我爱你,我是你的,不管任何时 候。我不会背着你和别人怎样。」接着又说:「我不知道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 女人,如果你真想让我试试这种享受,那我很感激你这样爱我。」接着她狡黠一 笑,坏坏的眨眨眼撒娇问:「你把我宠成这样,那我以后习惯了怎么办?」 
  坏蛋。我心里无限恋爱涌上来,心软软的说:「你想要,我就给你。只要你 明白我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我对你的宠爱,不是别有用心就行。」
 
  晚上他上来时,看到她性感的装扮和模样,眼睛发亮。
 
  上次见面后近一年断断续续的网上联系,每次都很激情,也加深了彼此的了 解,所以在克服一些负面的担忧后,我和她做出了这次实现真正三人行的决定。 
  一两杯红酒壮胆过后,我和他分别坐到了她两侧,不管她随即出现的拘谨, 轻轻抚摸她的腿,脚,聊上次的见面,聊现在……在干掉大半瓶红酒后,我们都 有了些酒意,气氛在昏暗的灯光中旖旎起来,大家逐渐放开,情绪慢慢高涨,我 和他开始不时把手插入她那诱人的纱衣里摸抚她的胸,也同时亲吻她的耳根,颈 脖,她开始受用的闭眼,双手一边一个隔着短裤抚摸我们的下面。
 
  像上次见面一样,我们也脱下了她的高跟鞋,一人捧着她一支小脚,嗅,吻 ,和舔,享用她薄丝下隐露的诱人玉趾、小巧足底。她的脚精致漂亮。我和他都 很愿意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她的性感和高贵的认可。期间还把她的足尖塞到了嘴里 ,吮吸,舔弄。
 
  她眼大大的看着我们,感受着我们对她这种另类的爱慕方式,身体和表情都 渐渐的表现出兴奋和受用,脸上不时露出满足和愜意的坏笑(事后她告诉我,看 两个男人这样对她,她心理上好满足,好受用,弄得下面都潮嘲的)。
 
  当我和他分别从她脚尖,到小腿,大腿,大腿根部,来回的舔吻,她手抚着 我俩的头,开始迷乱的小声哼哼。
 
  看差不多了,我让他先去洗澡,而我把头伏到她胯下,手挑开她的丁字裤, 对着她那已湿的蜜洞,舌头挑弄上去,想为他等一下能顺利进入她,而多做些生 理的铺垫,尽量打开她的情欲。
 
  不多时她开始手抚着我的头说些很开放的话,比如;你们都是我的贱脚奴; 老婆的逼逼也给别人舔好不好;他和你两个一起伺候我好不好之类的话。我听了 很是刺激,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
 
  他从浴室出来时,她正把脚踩在我头上、肩上舒服的呻吟。
 
  我对他招招手,很快他和我各自用嘴堵住了她一上一下的两张口,不知是酒 精作用还是身理反应,她渐入佳境,完全没了顾忌,舒服的哼哼着,身体轻轻挺 动起来,一手抚下面我的头,一手抚上面他的脸,很是享用。
 
  再换过来,他在下,我在上,我把我那儿塞入了她嘴里,他口舌在下。
 
  感受着他的毒舌,她很快激动起来,忘情吞吐、舔吮着我的根,哼哼声渐大 ,双手插在他头发里,用力按他的头,臀部由开始一下下的节奏上顶,变成了有 力扭动,像要把他的头按进去……我开始嫉妒,就像上次见面那样,他又一次在 口舌上打败了我,我不知等一下他那儿,会不会再赢我一次。
 
  我看着,想着,怕着,醋着,又兴奋着,原来半硬的下面,在她满脸受用的 淫荡表情里,在她温润湿软的嘴里,一点点的朝最大尺寸鼓胀……他的舌功也许 确实厉害(她告诉我,他似乎能把她阴部含在嘴里,把阴蒂嘬出来用舌尖舔,而 且就集中在一点,不管她怎样受不了刺激扭身想摆脱,他都伸头随行,像吸盘一 样牢牢吸住她,坚持不懈的给予不断舔动)
 
  就一会儿,她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开始变成全然不顾的大声浪叫:「…… 嗯……啊……好舒服……喔!姐姐喜欢你贱贱的舌头,你舔得我好爽……啊…… 我想要你的大鸟鸟……」
 
  听着这些,就开始有一堆乱石从山上慢慢塌落,劈里啪啦砸我头上。她这一 声一声,一句句,似一刀刀,剜在我心。我原以为我能接受的东西,现在他还只 是口舌刺激她,就把我弄得心慌意乱。但就在这慌乱中,TMD贱骨头的我,又 觉得她这一声一声,一句句的淫呼,似天籟仙音,一阵阵,让我控制不住的兴奋 、受用。我下面无耻的迅速膨胀,到达极限,硬得难受。
 
  她在他嘴上享受极了的扭着,吟着,我心理、身体都觉得有点受不了,想不 如我回避,让他快点行动。于是建议停下,给她倒上一杯酒,按照之前沟通好的 ,我让她和他先进房。而我转进另一间房里,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等待。等待 什么呢?其实是为了给他一个我不在场的环境(但门只能掩着),以便他能轻松 起来,能雄壮的在她身体里进行一个有力的穿刺,然后我再加入。
 
  并非我愿意这样,这一切我多少会感觉委屈。但我们之前有沟通过,我在场 ,他害羞,有压力,不敢。
 
  点上烟,我开始等。眼睛看着电视屏幕,有画面有声音,但慢慢的,我一点 也看不进去了,耳朵竖向门那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们在干什么?现在 。
 
  刚进屋时,我以为能等待他们的这种相处,但我错了,我在自欺欺人。脑里 开始出现各种画面。我尤其想知道我不在场,她对他会是什么反应。在这种情境 里,在一个帅哥的挑弄下,她会想我吗?会矜持?会慢慢身体臣服?会情不自禁 的发浪?就算矜持,也坚持不了多久吧?我强迫自己不去想,眼睛停留在电视上 ,试图认真的看电视,分散我的註意力。
 
  一秒,两秒……十秒……然而,——她在干嘛了?——是不是互相抱着调情 ?——她会和他说什么?——他一定会把她舔的死去活来吧?——她吃他JB了 吗?——不会已经进去了吧?——是不是什么也不管了套也不戴?——我是不是 该去看看了……说好不打扰她(他)们,但没用,我静不下来,也许只有五六分 钟,这一大堆的问题和念头就占满了我的大脑,我开始焦虑,怀疑,担心。 
  控制不住自己,我悄悄地摸到他们的门外,门如约没关,留下的小缝隙足以 让外面的人观察里面一切。床头一盏小灯亮着,两人还在床上躺着,抱着,吻着 ,轻声说着,互相抚摸。有些酸,但比起刚才在客厅沙发上,可以接受,可怎么 这么久才这样?但转念一想,是我在那屋还没待几分钟呢。
 
  回去。强迫自己再看电视,每一个臺我都不知道它在放什么,没意义。转臺 ,再转,脑里还是那堆问题,还是那些场面……烦躁。
 
  不知过了多久,再摸过去看时,里面他已压在她身上,她双手环着他的背, 但他除了抚摸,没其他动作。灯已经熄了,只有窗外繁华街道上的各种灯光透过 纱帘照进来,朦朧,昏暗,屋内的一切活动归于隐秘,调情的人,可以更有情调 的陷于靡靡,进入状态。
 
  靠!我心里復杂的骂一声,尽管可能是我多心,但我还是猜测他俩关灯弄的 这个昏暗环境,至少是心理上是根本不打算让我窥探,打扰他们「两人世界。」 
  我说服自己宽心,就当他还害羞,关灯这事老婆也肯定是被动接受的,算了 。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在说着话,声音压得很低,耳朵竖着也几乎什么都听不到, 只不时听到一些言语调情间曖昧的轻笑声,我心里像被猫挠一样难受,有种看着 我被密谋设计,大难临头却还无法上前弄个明白的感觉。
 
  干脆不听。下了决心回房,心说这回不听到她被干的呻吟声就绝不过来。 
  转臺转臺,却竖着耳朵向那边听,过了好久,像过去半小时(可能也就十来 分钟),怎么还是什么声也没有?关掉电视声音再听?怎么回事?再来到门边一 看,昏暗中他已裸着,双手撑直在她的身体两侧,支在她身上方,臀部一下一下 的,在她打得开开的双腿间上下轻轻顶动,她也配合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的上迎 ,并随着那节奏的一下一下轻声的哼吟。
 
  ——进去了?我心一阵慌。
 
  瞪大眼,却怎么也看不清。
 
  只觉得那动作的幅度很浅,看他臀部距离她阴部的高度,不似已经交合进去 ,忽然又想,是不是拿一个龟头在她那儿进出,玩挑逗吊癮的前戏?——套呢? ——戴了吗?我有点急得团团转,担心她没顶住,给他裸交了。
 
  里面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她的呻吟声也逐渐高扬,但再看他臀部的距离, 还是不像已交合进去(除非他是象人族)。
 
  ——要不要现在进去?——如果进,他还没开始呢?会不会鸭梨山大软了? ——可不进,我又……我脚下支着一只锅,烤的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说了不看的,等他们进行到激烈时才进来,现在看了,又着急。也是,这毕 竟是第一次让老婆尝试跟他进行交合,而且还是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
 
  我不担心安全问题,也担心老婆理智迷失啊(事后想,这担心得了吗?既然 都準备这样做了,担心有什么用?如果她不放开,投入进去,说让她享受,还有 什么意义呢?还是嫉妒,不自信的心理在作祟吧)。
 
  里面忽然他在低声说着什么,她停了下来,两人低声交谈着,听不清,只似 乎听见她说:「还是……&@#……吧。」
 
  一会儿他支起身向床头柜方向摸着什么,我才明白是关于套套的问题(后面 才知道,她那时还穿着丁字裤,只是我没看见),之前有和老婆沟通过,安全第 一。
 
  看来她坚持了(事后她告诉我,当时被他挑逗得很爽,心里渴望,几次就差 点想让他不戴套进去了。觉得那样交合,才彻底,才更爽——这个骚娘们,外表 矜持高贵,一旦发了情,可就……)可是拿套了,那不是马上要……我心情忽然 很纠结。
 
  就这样老婆就要被别的男人进入了吗?她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抗拒,还很自然 ,很配合,就像,就像……他们是一对情侣,一对夫妻那样!那我呢?我是谁? 我被摆在了哪?我还在这里呢!我心感觉开始酸涩难耐。
 
  但事情的发展,还是没出意料,我和她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即便我给了他 和我那美丽性感妻子这样的独处时间和空间,他还是没过戴套这一关,——还在 戴呢,也许心里一想到我,又软了(懂事的男孩)。
 
  她坐起身,从下面抓住他的根,仰头送吻,下面手帮他前后套动,他双手捧 着她的脸,贪婪的吻着,不一会他把她放倒,再一次伏到她的胯下,很快,她那 勾魂荡魄的淫叫声又起来了,一声一声,再一次似刀在剜我的心,也再一次一声 一声似仙音,勾着我的魂,我下面便再次无耻的迅速膨胀。
 
  为什么她这叫声,就这么销魂,那么好听,比我弄她,要强不知多少倍。 
  是他太懂女人,舌功太厉害了,还是她觉得这种场景太刺激,好新鲜?她被 弄得爽极,淫声浪语,不停用手用力按着他的头,双腿不停在他肩上背上乱撑乱 搭,好用力夹他,然后用下面顶他的嘴,像是嫌他的嘴不够卖力,我靠……看到 她这种忘形的浪样,我开始心慌焦虑,然而渐渐坚硬如铁的老二,却不适时的讥 讽着我,此刻,我竟然也还如此的兴奋和渴望。
 
  为什么呢?我答不出。也许,感受竞争,感觉挫败,导致了这一切。也许大 多淫妻者会有同样的感受。
 
  原以为你是她的天,是她的最棒,和你缠绵,你能给她最快乐的享受,直到 看见她和别人也,不,是更,更风骚和激情,才猛然觉得,你是如此在乎她,她 是如此美丽而有魅力,让你酸做一团。
 
  然而事态接下来的发展,对我的折磨和刺激还远不止于此,就在我觉得她已 经放浪不堪的时候,很快我又见到她展露超越我想象的一面,她居然开始主动出 语挑逗:「喜不喜欢姐姐……嗯……喜欢喝我下面的水水吗?一辈子做我贱脚奴 ,逼逼奴好不好?(什么?一辈子?)餵你喝我尿尿好不好,嗯?(他曾经在网 上和她讨论过品尝她圣水的问题,知道我试过,他也要……)喜不喜欢姐姐这样 对你……姐姐好喜欢你贱贱的舌头,好想你的大鸟鸟干我,你想不想上我嗯…… 」
 
  他一边口舌侍候,一边似乎不住的点头。
 
  在我听得快发疯的时候,接着听到:「哦……喔……想不想做我小老公,嗯 ?如果你表现好的话……」小老公?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我脑里炸开一个雷, 嗡……
 
  不知他迅速抬头回答什么,她极其开心的哧笑出来,像是从心底里溢出来的 满足,声音酥荡得让人丢魂。
 
  然后她很快在他更疯狂的口舌刺激下,变成一条被按住的鱼,不断在他手里 ,嘴里拼命扭动、弹跳,试图挣脱,拼命压也压不住的销魂、而声嘶力竭的喊声 回荡房间……
 
  我原不想把她这些话写下来,因为这无可质辩的表达了她对他,至少那一刻 ,身心的绝对性臣服,这就残酷的昭示了我作为老公,作为男人的悲惨的失败。 (她应该知道我在外偷窥)
 
  她对他说的这每一句话,都重重揪我的心!但为表达这事情全面的真实,以 及为何后面我会感觉再重新追求她,我还是写了下来。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金币 +2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