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重活了](第二部)(06)作者:998
字数:10953
 

            第二部 第六章 还是暴露了
 
  苏芸在门外敲门,而夏晚秋没搭话。
 
  「我们肯定给你保密,别不好意思了,哎呀,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扒上窗子,苏芸瞪着眼睛使劲儿往里看。
 
  人家上厕所,她不知好歹的趴外面看……好吧,她也是个怪人,不然怎么会 跟两个死板的处女混在一起?
 
  惹人烦厌的性子,任昊这么评价这个八卦的八婆,就像蒋贝贝的成人版,但 是蒋贝贝人精怪的很,不会像苏芸这般讨人烦厌。
 
  否认已然不可能了,一急之下,夏晚秋无奈瞧了眼窗子:「别找了,厕所也 没有,嗯,你们来之前他刚出门。」苏芸的话为夏晚秋打开了思路,逐顺着她的 推断编出了个瞎话。
 
  无论如何,必须要把任昊隐藏好,不然后果……想想看,师生,还有床上的 精斑与头发,这一切,夏晚秋觉得就算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
 
  门外的苏芸听她承认,不由咯咯笑了起来:「那你快告诉我俩,那人是谁, 在咱们学校么,还有,干嘛瞒着我俩?」
 
  夏晚秋恨得牙根痒痒,紧巴巴的瞧瞧她:「你不上厕所了?」
 
  「哎呀,还上什么啊,先把这事儿说清楚啊!」兴奋的屎尿都没了,这种级 别的八婆任昊很佩服。
 
  夏晚秋瞄了眼任昊,沉吟了一下,继而起身提好裤子,冲了下马桶,哗啦, 在声音最高点时,夏晚秋快速道:「我吸引她们的注意力,你躲到卧室去。」理 了理衣服,夏晚秋慢慢走出厕所。
 
  任昊等了一会儿,扒着门缝往外看了看,三人此时都坐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任昊不敢盲目行动,耐心等在那里,寻找着机会。
 
  这事儿他经验丰富,躲猫猫嘛……都他妈好几次了。
 
  「夏姐夏姐,什么时候的事?」苏芸有些急不可耐地拉着夏晚秋。
 
  「嗯……一年零十五天。」
 
  「哇塞……你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这么久了?等等,我消化一下……嗯,他 叫什么,是咱学校的老师么?」
 
  「不是咱们学校的,也不是老师。」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夏晚秋被问的内心抓狂,旋即真的回忆了下,初见时任昊硬气的被打手板, 内心好笑外表却不露声色,「就那么认识的,一个……很,嗯,很惹人厌的家伙, 一点不让人放心,需要我照顾。」实际是惹人喜欢,让人依赖,很会照顾我。 
  「不是吧……你的口味这么另类?这是带孩子吧?」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夏晚秋感觉自己被侮辱了,直接急眼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随便说的……我嘴巴没松紧带别着你又不是不知道,别 跟我一般见识啦,夏姐……」苏芸跟夏晚秋能成为朋友是有道理的,她是为数不 多能招架夏晚秋的人,此时便撒着娇混了过去。
 
  「不过话说回来,看样子你是真喜欢他。」
 
  「哪有!」
 
  「你看你看,被我说中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嘻嘻,你刚刚是在维护他。」 
  「绝对没有!」
 
  「哈哈,你有,夏姐,你只有被说中心事的时候才会急眼,你放心,我懂那 种感觉,毕竟每个女人都感觉自己的男人是世上最好最浪漫最……不然怎么会被 吸引,但是相信我,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慢慢觉得,他那些可爱的小缺点全都是惹 人厌烦的恶……」苏芸不停的说着,谈过很多恋爱让她自认为早已看清世上的所 有男人。
 
  夏晚秋试图反驳,皱着眉张了张嘴,这才记起任昊在厕所,又见苏芸仍在讲 男人经,便飞快给厕所方向打了个眼色,后而身子往一边挪了挪,让顾悦言、苏 芸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
 
  任昊探出脑袋确认了一下,瞅得两人都背对着自己,于是缓缓将门拉开些许, 顺着门缝小心翼翼地爬了出去,既不能发出声音,又不能速度太慢,任昊得亏是 个小超人,晃荡着大屌如壁虎游墙,飞速闪进卧室,还没有半分声响。
 
  夏晚秋瞳孔放大,她吃惊啊,吃惊雄性象征的尺寸以及速度以及浑身性感的 肌肉!
 
  而苏芸还在滔滔不绝:「……夏姐,既然不是咱学校的,那干嘛瞒着我俩, 弄得神神秘秘的。」
 
  「嗯?哦……呃,他年龄小点,我不想张扬。」夏晚秋咽了咽津液,呼吸有 些喘,显得有些春心荡漾。
 
  苏芸继而就年龄问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而夏晚秋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满脑子旖旎,之后应付着苏芸,然后提议出去吃饭。好奇心基本得到满足的苏芸 上了趟厕所,走到茶几边拎起大包小包:「先不急着吃饭,我拿了些衣服,夏姐 你试试看。」
 
  「哦……试什么?」
 
  「衣服啊!」
 
  苏芸拉着夏晚秋就往卧室走:「有好些个长裙都是我以前买的,现在腰围又 长了一圈,穿不了了,我寻思身边的人,夏姐你是天生的衣架子,又不爱买衣服, 天天就是套裙职业装的,所以呢,我就打算丰富一下你的装扮。」
 
  「给悦言。」说实话,夏晚秋不喜欢穿穿过的衣服,她又不是上了年纪的大 妈。
 
  「她死活不要,来呀,换上看看嘛……你难道是嫌弃我穿过?」苏芸走到卧 室门口,回头做出怀疑的表情。
 
  看她要进卧室,夏晚秋有些着急:「我不嫌……只是,只是尺寸不对啊,我 那么高,而且……我有衣服,对,所以不用试了。」
 
  苏芸大咧咧的过去拉着夏晚秋往卧室拽,一边嘟了嘟嘴巴抬头看她,「你也 叫有衣服?我的天!严格来讲,那些古板的职业装根本就不叫衣服!而且常年都 是黑色,我看着都腻歪……放心,都是长裙,尺寸绝对没问题。」顾悦言也跟着 她们后面进到卧室,夏晚秋超模的身材,她也想看看,苏芸穿着平庸的长裙到她 身上能有多高大上。
 
  夏晚秋提心吊胆地往里一看,呼了口气,概因几乎垂地的床单边,有被移动 的迹象,显然,任昊是躲在了床底下,垂下的床单死死遮住下方,不拉开的话根 本不可能发现任昊。
 
  苏芸方才已经翻过了,自然不会再一次掀开,那么……这下应该安全了。 
  「夏姐,您现在也有男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种打扮,太古板太死气了, 不过唯一的进步倒是天天穿丝袜,是你家那口子的爱好吧。」苏芸一屁股坐到床 上,一件件拎出衣服,说到最后还露出「我懂得」淫荡表情。
 
  「才不是他的爱好!」
 
  「是是,我就一说,怎么又认真了。」
 
  夏晚秋嘴唇蠕动,她能说自己被看穿了恼羞成怒吗?并不能,于是咂咂嘴回 身打开衣柜,对着苏芸指了指里面的衣服:「我这儿都是衣服,你看这件,这件, 还有这件,不都挺好看的么,再说我都三十了,不可能穿得你那么花哨。」 
  苏芸煞是同情地看看她,起身走向衣柜,「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一个款式, 您要这么穿下去,还不让人视觉疲劳啦?」苏芸说话的同时看到一堆丝袜,开封 的没开封的,肉色的,肉色的以及肉色的……
 
  「我说你……明明有黑色的丝袜怎么不开封……哇!还有白色的?!有扮嫩 的嫌疑哦,啧啧……不行,你这些袜子都是肉色的裤袜,还都一个款式……还全 都是平裆的……天哪,最起码你换点花样啊,现在不是有油光丝袜吗,那种出门 是不能穿,太张扬了,不过穿着做爱的话不错,我跟你说,之前我跟前男友穿着 做过一次,特疯狂,比平时多折腾了两回!」
 
  「谁要跟他那个!」任昊就在床底好不好,能不能闭嘴!夏晚秋内心无比抓 狂。
 
  「可别了,床上的精斑铁证如山……话说你男朋友那方面怎么样,伺候的你 舒服吗?」苏芸直白的话,听的顾悦言直皱眉,在身后拍了拍她,苏芸这才稍稍 打住。
 
  「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子含蓄点!」
 
  「是——教导主任」苏芸沉默了两秒,然后想到什么后又忍不住打开话匣子, 「对了,这个丝袜啊,我跟那个丝袜癖的前男友一起时候研究过,新款的印花丝 袜挺不错的,就是丝袜上有些图案的那种,花朵啦,斑点啦,条纹之类的,另外 裤袜我建议买蝴蝶档,当然,开裆的情趣袜也有,就看你家的那位喜欢什么了… …」苏芸就像一台电视机,低俗的电视机。
 
  「闭嘴,我这些怎么是一个款式?」夏晚秋居然还听进去了,不服气的拿出 一包没开封的丝袜:「你看,开裆袜,我找www??。0??1bz??。n et找……这是网袜,还有衣服样式也不一样,我有好好打扮,喏,这件扣有花 纹,还有边上那件,有……有……有……」
 
  苏芸将手伸进衣柜里摸了摸:「有什么?再说你既然有怎么不开封啊,不穿 有什么用。」
 
  夏晚秋呆住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两件衣服的缝隙里,她竟然看到了一双不淡定的明亮眼 眸!
 
  忽闪……忽闪……
 
  正看着自己!
 
  夏晚秋凝神瞧了瞧,吃惊的捂住唇红齿白的樱桃小嘴!
 
  衣柜里是任昊,夏晚秋彻底懵了!
 
  今天的「惊喜」一个接一个……还有自己忘形的私密对话……夏晚秋感觉自 己要疯了!
 
  夏晚秋不自觉的倒退着,小腿碰到床沿后一个趔趄,狼狈的坐到了床上。 
  「夏姐,怎么了?」顾悦言放下书疑惑,刚刚她在看书,她对如何取悦男人 的话题没有半点兴趣。
 
  「呃——没什么……有点,有点累」接着夏晚秋咽了口香津略一沉默,讷讷 补充「站的有点累。」
 
  原来,床单被挪动的痕迹是苏芸找人时弄出的,任昊在屋里转了一圈,为了 保险,还是选择了挂满密密麻麻职业装的衣柜作为藏身之地,这样,即便被人打 开了柜门,也可用衣服来做遮挡。
 
  听夏晚秋三人谈到衣服,任昊便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可他万万没有想到, 打开柜门的竟然是夏晚秋,而且她还掀开衣服给苏芸指来指去,生怕苏老师看不 见自己!
 
  至于那些暧昧的私密话,任昊无暇顾及,因为两人的配合出现了严重问题, 他随时会暴露!
 
  任昊现在完全可以看到坐在床上的夏晚秋和橱柜前苏芸的半身,甚至,连在 床头看书的顾悦言都能瞅见些边角。而任昊的眼睛,小臂,右腿的一部分,均已 暴露在衣服的夹缝里。
 
  情况非常危险!
 
  「夏姐,我觉得这不是衣柜,而是煤堆。」苏芸没注意夏晚秋,自最左边挨 件翻着,一边摇头一边皱眉:「除了内衣跟丝袜,您还真就认黑色了是不是?」 
  在苏芸摸到第三件套装时,任昊清楚地感觉到,胸口被几个指甲蹭了一下, 他全身骤然紧绷,一动也不敢动地对还在床头呆滞的夏晚秋挤眼睛!
 
  「咦,后面怎么软软的,还藏了衣服?」苏芸觉得指尖碰到了什么,狐疑地 皱皱眉,掀开外面的挂件就要往里瞅瞅。
 
  「里面没东西!」夏晚秋骇然变色,急忙起身迈开长腿,千钧一发之际拉住 苏芸的手臂,让她松开套装。
 
  任昊的身体一闪即逝,重新淹没在衣服后。
 
  苏芸奇怪地又往黑处看了看,「不对呀,刚才明明感觉后面有东西的。」她 的好奇心极重,不过主要心思都放在了夏晚秋的身上,此时倒也没有过多在意, 「算了算了,先试衣服吧,今天必须给你打扮出味道来。」
 
  然而所有人没注意,安静置身事外的顾悦言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情,显然发 觉了柜子里的问题。
 
  任昊一动不动,用无语的眼神透过缝隙对夏晚秋发出求救信号,之前的躲猫 猫经验毫无用处。夏晚秋时刻关注任昊,立刻会意,佯作随意地将柜门合上,神 态极不自然道,「嗯,你给我挑两件吧……那什么,试就不用了,我饿了,咱们 出去吃饭。」
 
  把一件件衣服铺平在床面,苏芸捡了个碎花的长款连衣裙,有点像波西米亚 长裙,但不是。跟自己身上比了比,旋即轻轻递给夏晚秋:「不试怎么能看出来 味道,夏姐您快把衣服脱了,穿穿看,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夏晚秋接了过来,瞥眼衣柜,没什么压力的褪下上衣,下一刻,夏晚秋绝美 如脂、颀长如玉的背脊便暴露在两人眼前,任昊则透过细小的门缝看到了两团丰 满坚挺的美乳……要亲命了!
 
  苏芸对于夏晚秋背脊的曲线惊叹不迭,一边帮她套裙子,一边啧啧艳羡: 「夏姐……你人漂亮不说,身材还那么火爆,啧,哪里像三十岁的人呀,你要是 去当模特呀,保准出名。」顾悦言贴心的补充,「没错,最难得的是个儿这么高, 该丰满的地方也不瘦。」她看着夏晚秋臀部的曲线补充道,也是想缓解夏晚秋的 紧张感,很体贴。
 
  苏芸咯咯一笑,在她心目中,夏姐什么都好,唯独那个性格有点,嗯,太冲 了,油盐不进,跟面铁墙似得,让任何男人都无法鼓起勇气去追。
 
  套上裙子,夏晚秋才褪下裤子,纤长直溜的美腿又是引来苏芸的阵阵羡慕。 
  「穿好了,简直美呆了……你自己照照镜子吧。」苏芸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把夏晚秋推到衣柜一侧,看着上面的镜子叹道:「太适合了,我这淑女长裙到你 身上成中裙了……看吧,还是我说得对,适当换换装扮绝对能让人眼前一亮,嘻 嘻,到时候给你男朋友看看呀,保准迷得他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镜子中的夏晚秋,少了几分威严凌厉,少了几分古板保守,整个人呈现出一 种从未有过的清新气质,具有春天气息的碎花让她多了几分艳丽,迷人极了。 
  夏晚秋本来对换个新造型不感兴趣,但是照照镜子发现真的挺不错,于是看 看柜子,就想给任昊看。
 
  于是她就假装随意的走向柜子,又悄悄的将几乎合上的柜门以一个很难发觉 的弧度拉了一下。
 
  衣柜中的任昊吓了一跳,夏晚秋也没看他,自顾自的在柜前摆弄起裙子。 
  「夏姐,镜子在这边啊。」
 
  「我知道。」夏晚秋回答完,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便用力转了个圈,甩起 裙摆的同时一手按住前面起飞的裙摆,后面的裙摆则完全甩了起来,让任昊看了 个清清楚楚……
 
  又白又翘的屁股让任昊差点喷出鼻血!
 
  「把这几件也试试,肯定好看。」苏芸张罗着又拿来三件裙子,看着夏晚秋 一件一件试了起来,苏芸笑眯眯道:「夏姐,我记得您一般不是戴着文胸睡觉么, 今天怎么没穿?」
 
  夏晚秋还在为之前的举动后悔呢,怦怦心悸的同时瞥瞥衣柜,「我…我平常 都不戴的,除非喝得太多,才顾不上换。」有很多时候,夏晚秋连套装都不脱就 直接上床,邋遢成这样,也难怪家里会这么脏了。
 
  「悦言呢,睡觉脱不脱文胸?」
 
  「一般都会脱吧,穿着睡不舒服。」
 
  「嗯,我也是。」
 
  听着她们聊起女儿家的私房话,任昊搓了搓脸,在黑漆的衣柜中目光恍惚, 暗忖原来女孩子的私房话都这么露骨吗?还是说上了年纪的女人如此…… 
  「我去个卫生间。」其实,夏晚秋跟任昊一起躲在厕所时就有些尿意了,但 她羞于当着任昊的面解决问题,所以才拖到了现在。身后,苏芸打趣的声音跟了 过来:「您一天得去多少回厕所呀,干脆住里面得了。」
 
  坐在厕所,夏晚秋又想起刚才大胆的举动,脸色酡红,然后自我催眠,都被 看光了没什么大不了,复而才略微平静的思考起脱身方案,为今之计,唯有自己 带着两人离开家,这样任昊才能借机溜出去。
 
  嗯,也快中午了,就以吃饭当借口带她们出去。
 
  想到这里,夏晚秋心定了一些,拉下水箱,折身回去卧室。
 
  「小芸,悦言,快中午了,陶然亭北门那儿有家青年餐厅,味道还不错,嗯? 你找什么呢?」
 
  衣柜门分开两旁,苏芸此时正蹲在那里使劲儿翻着,突然,她咦了一声: 「夏姐,我还以为你没有其他的衣服呢,这件皮草倒是例外啊,嗯,你塞的够深 的,拽不出来。」苏芸手臂往里深,抓着毛绒绒的东西不断往外拽:「皮草应该 拿出来晒晒,你这样塞着早晚得发霉。」
 
  皮草?
 
  夏晚秋不记得自己衣柜中有这么一件衣服。
 
  而刚刚蹲在柜子下端的任昊正咬牙切齿,他的阴毛……没错,鸡巴的阴毛被 苏芸拽住了!
 
  生疼……
 
  幸运的是藏的够深,苏芸只能抓到阴毛,至于他的双腿,他只能用力叉开, 不让苏芸左右扒拉的手碰到。
 
  这等悲剧的产生,还要追溯到两分钟前。
 
  苏芸瞅得夏晚秋横推竖挡不让她去翻柜子,心中不由生出几分疑惑,待她去 了厕所,苏芸便按捺不住地对顾悦言道:「你看见刚才夏姐的样子了没,哼哼, 衣柜里肯定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行,我得翻翻!」
 
  「你能不能老实会儿,就算有人,你这么做合适吗?」顾悦言被她打败了。 
  「管那么多干嘛,今天不抓出来,按夏姐的性子,咱俩猴年马月能见到他? 就今天!必须给你抓出来!」苏芸兴奋的对着柜子喊了声,显然是下定决心了。 
  与此同时。
 
  听到苏芸此话的任昊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飞快在衣柜里摸了摸,想再寻找个 藏身的地方,可奈何这里太小,根本无计可施!
 
  怎么办?
 
  苏老师要是撩开衣服,不就暴露了么?
 
  紧急关头任昊急中生智,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徒然矮下身子,让整个 身体以仰靠半蹲的姿势紧贴衣柜,后而匆忙拽起旁边零散的衣物,一个劲儿往自 己身上堆。手忙脚乱间,甚至还把角落里几件未开封的护舒宝卫生巾也拎了过来。 
  有道是狗急跳墙。可见面对危机时,任何生物可爆发的潜力都是极其巨大的, 何况是任昊这种脑筋极快的年轻人。
 
  仅仅八秒钟,任昊便让自己的身体淹没在了衣服堆中。
 
  下一秒,「吱呀」衣柜被苏芸猛然拉开了!
 
  「嘿嘿,神神秘秘的,我倒要看你是谁。」苏芸哼着小曲在里面一通猛翻。 
  「苏芸,你真是……」一旁的顾悦言此时只能上前拽她,但细胳膊细腿的那 能拦住丰满过头的苏芸?
 
  ……
 
  「小芸!你拽什么呐!」夏晚秋大惊失色,她不知道苏芸拽的什么,但任昊 就在里面,于是她呼地一下抬步冲了上去:「那是我挺早前的……皮草!早不能 穿了!你别拽了!听见没!」
 
  「哎呀你吼什么,我就拿出来看看呗。」苏芸是铁了心了,整个肩膀探了进 去,脸蛋露在外面讪讪的回道,但是手上却更用力拽了,可感觉这古怪的「皮草」 好似挂着什么东西,怎么也拉不下来,她当即更加兴奋的加大了些力度,「咋回 事儿?哎哟!还带着勾呢!?」
 
  任昊欲哭无泪,这种感觉就如同上学时被老师揪鬓角一般,锥心刺骨。 
  任昊甚至能感觉到,那一把毛即将脱离毛囊了……
 
  危急关头,夏晚秋赶到了!
 
  她将长长的素臂一把伸进衣柜,危机时刻顺着苏芸的手臂摸了过去,她手长, 摸向了更深处,「都是些旧东西,好长时间没洗了,估摸都长虫子了,嗯,先别 折腾它了,咱吃饭去吧。」夏晚秋就这么摸到了任昊软趴趴的大鸟上,但是没发 觉是什么,只是讶异的抓握着。
 
  感受到凉冰冰的玉手,任昊迅速膨胀起来,旋而夏晚秋明白了那是什么…… 
  「虫子?」恰好苏芸问。
 
  「啊——!!!」夏晚秋尖叫一声,「是…是虫子——!好大的虫子——!」 若同触电似得往后一跳,撞到了床铺上。
 
  苏芸吓得一激灵,不禁下意识松开手迅速抽了出来,撇嘴恶心的同时奇怪的 看向夏晚秋,暗忖夏姐何曾这么失态过?而且夏姐并不怕虫子啊。
 
  「夏姐,你不是不怕虫子吗?」
 
  「怕!怕的要死!」只是顷刻间,夏晚秋脸上的红晕都延伸进领口了,她想 逃离这个让她面红耳赤的地方,「走走走!赶紧去吃饭!」
 
  「可是……」
 
  「没有可是,现在!立刻!马上跟我走!」
 
  「那行吧……」苏芸见夏晚秋「怒」了,便老老实实的答应,夏晚秋便把羞 愤的目光投向顾悦言。
 
  顾悦言会意点点头,「嗯,吃就吃,听你们的。」
 
  「那就走!」夏晚秋面红耳赤急愈离开,刚走两步记起没穿内衣裤,于是折 身的同时往外轰着两女:「出去出去!我要穿内衣!」
 
  「夏姐……别推,我们拿东西啊!」苏芸挤过去拎起床上的几个衣服带,跟 着夏晚秋走到客厅,「那你赶紧的,我们等你。」
 
  「对了,关于你男朋友,什么时候……」
 
  「闭嘴!马上出去——!」这是尖叫声。
 
  然后顾悦言拉着被训斥的缩头缩脑的苏芸离开了,夏晚秋则一言不发的愣了 片刻,之后把心一横,脱得光溜溜的打开柜子,也不看任昊,自顾自的选出内衣 裤穿上,想了下又娇滴滴的打开一包黑丝,背对任昊撅着屁股换了上,最后套好 裙子离开了卧室。
 
  只留下埋在女人衣物里的任昊,由于夏晚秋有些衣服不脏便不洗,所以整个 柜子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女人体味,加上之前的种种暧昧,这股让人旖旎的馨香 熏得任昊直想抓把丝袜套到屌上痛快的撸一管。
 
  ……
 
  听得客厅开门的声音后,任昊胡乱扒开了压在身上的衣服,轻轻推开了衣柜 门,探头朝紧关的卧室门望了望,继而蹑手蹑脚地爬了出来,然后将跟着身体带 出的胸衣扔回去,旋即挪到卧室门口。
 
  很谨慎的附耳在门板上,屏息听着动静。
 
  「我还真没去青年餐厅吃过,那边儿菜怎么样?」
 
  「挺好的。」这是夏晚秋没好气的声音。
 
  「嘿嘿,是不是我俩打扰你了,你今天好不对劲,不会是没满足吧?」 
  「啪!」
 
  「哎呀!悦言!夏姐打我屁股!」
 
  「别说了,要不我也揍你。」
 
  「行了!」只要两人一刻不离开,夏晚秋一刻便不能安心,她怕苏芸这个磨 人的家伙再弄出什么事端,逐催促地推了她一下:「快点儿吧,别老磨磨蹭蹭的。」
 
  「知道啦。」
 
  苏芸让开身位让顾悦言出了去,突然,她一个回头,目光紧巴巴地盯着夏晚 秋的眸子,似笑非笑地沉吟了片刻,「夏姐,这次我跟悦言就先放过你喽,嘻嘻, 不过下次嘛,你可一定得让我们见见你男朋友。」
 
  「嗯。」夏晚秋晃着过于娇弱的玉手解气的抿抿嘴,又推了一把反手拉住门, 「走你的,我关门。」
 
  「你可是答应我了,到时候不能耍赖。」苏芸这才满足地踏出房间,「好久 没吃烤热了,下次叫任昊跟咱们一起去吧。」
 
  「行。」夏晚秋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随手准备关门,然而一秒钟后,她却 浑然一颤,扶着门檐的手臂瞬间僵硬住了:「你,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苏芸背对着她往楼下走着,发觉顾悦言自己下去了,于是回头提高嗓门道, 「我说我好久没吃烤热啦,下次叫任昊跟咱们一起去!」
 
  「叫……叫任昊干嘛?」
 
  「他……」勾起嘴角的苏芸站在二楼半的过道上扭头看着夏晚秋:「不是你 男朋友么?」言罢,头也不回地往楼下跑了。
 
  「你……你怎么……」
 
  看着苏芸得意的背影,夏晚秋呆若木鸡!
 
  她知道了!
 
  她知道任昊和自己的关系!
 
  她知道他就在房间里!
 
  这……这怎么可能?
 
  夏晚秋绞尽脑汁也不明白苏芸怎么知道了任昊的事情。难道是刚才屋子里露 出了什么破绽,叫她发现了?
 
  可到底是什么时候?
 
  在卫生间?
 
  还是在衣柜里?
 
  「夏姐,怎么还没下来啊?」顾悦言的声音自楼下飘了来。
 
  「小芸!」夏晚秋赶忙急急叫住了苏芸,小声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我跟任昊不是,唉,我们还没……哎呀,反正你误会了!」
 
  苏芸看看楼下的顾悦言,眨巴眨巴眼狡黠的蚊蚋:「你说什么哦?我听不懂。」 
  夏晚秋单手捂住脑门,没好气的踢了下腿,差点甩飞高跟鞋:「先告诉我, 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
 
  「任昊的事。」
 
  苏芸神神秘秘地笑了一笑,做出讨厌鬼的模样一字一句道:「秘……密。」 
  「呼……」夏晚秋气的眉毛直跳,脑子有些乱,「我手机忘拿了,你先下去 等我吧。」旋而高跟鞋踩的如同放鞭炮,急吼吼的折身回屋,「碰」一把将门摔 上。
 
  「任昊!」进到屋子的夏晚秋一脸暴走的娇蛮,挥起手臂指着露出一丝缝隙 的卧室门,「苏芸的话你听见了吧!?」
 
  话音刚落,只见任昊从细细的门缝中露出了脑袋,长叹一口气万分无奈道: 「听见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啊?!」夏晚秋的嗓音提高了好几度,掐着蜂腰上前, 单手指着任昊的脑门喝道:「告诉我!她是怎么知道的?」
 
  「别着急,让我想想……」任昊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苦苦思索。
 
  夏晚秋觉得自己像个跟男朋友撒气的小女生,所以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 静一些:「小芸有一次进了卫生间,是不是那时候发现的你?」
 
  「没有」任昊断然道:「那时她眼神都没往我这儿瞧,肯定不是那时候的事 儿。」
 
  「衣柜里呢?」
 
  「不是」任昊挠着头发仔细回忆着:「苏老师就拽过我的……我的……毛」 任昊说道这里,一脸尴尬的自嘲了解尴尬,「还说是皮草……呵呃呵。」 
  「好笑?!」
 
  任昊马上收起讪笑,正色的摇头,「不好笑,不过我确定她没发现我。」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夏晚秋就觉得是任昊的疏忽,没有理由,「莫非 是小芸算命算出来的么!」
 
  「先别急啊,我想想……」任昊懊恼的搓着脸,末了也想不出来:「这样吧 ……苏老师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得趁着她还没乱说以前,把事情解释清楚,那 个,你待会儿跟苏老师解释一下吧,要不我去也行。」也只能这么解决。 
  夏晚秋重重一声冷哼,娇蛮道:「我怎么跟她解释?!要去你去!」
 
  「那也行。」忽然,任昊感觉有些不对,凝神了片刻,捕捉到一个疑点, 「对了,苏老师既然已经误会了我和你的事儿,可她的反应好像不是很大啊?你 想,我是你的学生,按常理推论,苏老师应该是一副很诧异的表情,不可能轻轻 易易地接受吧?」
 
  夏晚秋没心思听他废话,用有力的手势打断:「我不管,你去解释!」说罢, 随手扒开冰箱抄起了啤酒,狠狠往肚子里灌了一口。
 
  「哦。」任昊觉得夏晚秋生气挺没道理的,明明是她昨晚灌自己喝酒才出了 这档子事。
 
  但是终归也有自己的责任,于是他小声让夏晚秋背过去,然后从卧室出来, 四周捡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最后自栗色衣架上拽起T恤衫,快速穿上,又回到 夏晚秋附近,犹豫着瞅瞅她:「那个,是不是你先下去,把顾老师支开?」任昊 不想跟顾悦言在这种情况下碰面。
 
  夏晚秋霍然变色,「碰」地一声将啤酒罐拍在茶几上:「要去你去!」顿时, 啤酒沫自灌口涌了出来!
 
  「好好好,我去,我去。」任昊上前拍她肩膀,夏晚秋就一扭身子,任昊再 碰她再扭。于是他只能先去厨房找了块干净且吸水的抹布,清理起茶几上撒落的 液体。
 
  他百分百的包容着夏晚秋。
 
  夏晚秋也感觉的到,侧目看看他,看着包容自己无理取闹的男人,脸上的寒 霜迅速化开,然后又别扭的板起脸,「放那儿吧,回来我自己擦。」甩了甩右手 的啤酒沫,她慢慢做出非常生气的表情,扭身看着任昊,不停的勾着满是啤酒沫 的素手。
 
  「我给你擦擦手吧。」
 
  「哼,不用你擦。」但她老老实实的任由任昊抓起纤长的葱白玉指。
 
  忽的,昂首俯视任昊的夏晚秋轻轻一呆,缓缓又把目光放在弯腰帮她擦手的 任昊身上:「你的衣服……」
 
  任昊闻言,奇怪地看了过去:「我衣服?我衣服怎么了?」说着,还下意识 地拽了一下。
 
  夏晚秋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件T恤衫,眼神中的色彩已从狐疑瞬间转化为愕然: 「果然是你!你的……衣……服!」那唇齿间蹦出的几个铿锵有力的字眼,让任 昊稍稍觉到莫名其妙。
 
  「我衣服没事儿啊……等等!」任昊突然一脸尴尬,显然记起了什么。 
  呼!
 
  夏晚秋徒然挥臂,粉拳雨点般的落在任昊胸口,擂的砰砰响:「你可真够可 以的!任昊!都怪你!都怨你!都怪你!」
 
  这他妈哪儿是粉拳,这女人是吃大力菠菜长大的?
 
  「咳咳……是是,怪我,怪我忘了,别锤了!」确实怪任昊,他这件略小的 T恤是重生前的,上面有他的名字!
 
  ……
 
  一通发泄后,夏晚秋气呼呼的摔门而去,任昊则随后揉着胸口也悻悻而去。 
  祸不单行。
 
  回到家后,卓语琴听见声从厨房出来,手里还攥了把菜刀,一见是任昊,扬 手作势要仍菜刀!
 
  吓得任昊一蹦,旋即讪笑的看着母亲……之后卓妈妈一通训斥,眼角还挂着 以前自己持家时从不轻易留下的眼泪,这让任昊更加愧疚。
 
  根本不怪卓语琴,只能怪任昊三番五次的彻夜不归。
 
  之后任昊答应母亲陪她逛街,卓语琴才慢慢平静下来。任昊这才得空去厕所 脱下T恤,镜子前,任昊的胸前一片……青紫谈不上,一片红印。
 
  问题不大,关键是还有咬痕,这该如何跟谢知婧解释?
 
  只能让薛芳背黑锅了,任昊恨恨的暗忖,夏晚秋这个属狗的疯女人…… 
  接下来任昊趁着周日,跟妈妈去瑜伽班报了名,逛了逛街,让生闷气的卓语 琴一直乐颠颠到周一早上。
 
  周一。
 
  任昊上学后特意观察了顾悦言跟苏芸,他要看看是不是真被发现了。
 
  两个女人对他的态度都不同于往日,苏芸对他的打量变多了,任昊则装出平 常的模样,不久苏芸便摇了摇头。
 
  对于苏芸的表现,直觉告诉任昊她不认为自己是夏晚秋的男友,那么到底情 况如何?
 
  任昊想问问夏晚秋之后如何,但理智告诉他,这两天绝对不能去触霉头。 
  顾悦言还是那样,自从被任昊救了性命,这些天一直毫不遮掩的盯着他看, 这之前都是遮遮掩掩的不肯被发现。
 
  现在呢,几乎就是目不转睛,讲课的时候喜欢踱步到他身边,倚在他的课桌, 提问也几乎只对他一人,一些知识难点也会主动过来询问任昊需不需要单独讲解, 虽然还像平日那般恬淡,但直视任昊眼睛的温柔目光,让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 人有了浓重的情感流露。
 
  这份不遮不掩的情感不参杂情欲,似乎是顾悦言想这样就这样,没有半分畏 惧同学怪异眼神的不自然。
 
  而被个性如此鲜明脱俗的女人盯上,任昊喜忧参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