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四章)(01)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5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苏米亚战歌》第四章「俄土战争」#1
 
  神圣俄罗斯帝国,卡秋莎皇亲领,库塔伊西。
 
  距离正式作战仅剩二十小时的深夜,困於亚美尼亚境内的土耳其正规军突然 採取攻势,苏米亚及一干将领连忙拖着倦意十足的身体进入会议室待命。亲卫师 团参谋长叶廖缅科少将已在里头等候,确认皇亲殿下及各将军副官皆已到场,不 待几位拖拖拉拉的将军便开始报告。
 
  「殿下、各位将军,莫斯科时间本日凌晨零时三十五分,我方卫星捕捉到土 军调兵的画面,请参考右上图。稍后,零时五十九分,亚塞拜然国境驻紮部队遭 到突袭。一时四分,执行封锁任务的罗斯托夫军前线阵地亦进入交战状态。初估 土军一个军团往东、两个军团往西,余下部队持续扫荡亚美尼亚残部。换句话说 ……」
 
  「被抢先一步了啊。」
 
  脑袋尚且沉重的苏米亚不快地叹息。叶廖缅科目光与殿下对上,小心翼翼地 颔首道:
 
  「是的。我方预估土耳其本国也将发动攻势,故稍早已向各部传令,提前展 开围歼作战。」
 
  少将朝简报画面敲了记响指,安那托利亚以东至亚塞拜然的双方佈阵图登时 显现出来。
 
  土耳其对新乔治亚方向已有三万黑海防卫军进入战备姿态,往亚美尼亚方向 也有十四万精兵严阵以待,横越北境开入亚美尼亚的俄军则是两个军团、共计七 万。此处进入作战状态的俄军总数为二十四万。
 
  「就原定计划,阿斯特拉罕的露芬军团与伏尔加格勒的莱莎军团应该走亚美 尼亚中部,最终目标为夺回叶里温。既然状况有变,夺还首都一事便暂且延缓。 
  我方两个军团将直接攻向亚美尼亚东部,以解亚塞拜然的燃眉之急。「 
  亚美尼亚至亚塞拜然边境中央浮现对峙中的红色与浅绿色兵力模型,土军与 亚军分别标示四万及一万。
 
  「费解的是,突袭亚塞拜然是能起到战术作用,若以轻装部队发动攻击后急 撤退,可以有效拖延我方在东部的进军准备;但土军却将整个军团抑或两个师以 上的兵力东移,同时建立三方战线,致使我方更容易孤立她们。何以在补给断绝 的情况下执行此种如同自杀式的作战,参谋部的判断是……」
 
  昏昏欲睡的苏米亚从少将开始阐述预测起就没什么在听,但是她的脑袋鲜明 地浮现出一个框架,新乔治亚,而她就好端端地置身此框架内,头上还有以乔治 亚语书写的「胜利者」饰带。
 
  这个框架打从幼时记忆就十分清楚,理由并非其能够容纳得下自己或皇妹, 而是在於框架原先的主人,一位美丽而坚强的女王。
 
 新乔治亚亡国史──某位小有才华的帝都贵族为了讨好帝母大人所撰写的偏 
  颇之书,里头虽然脸不红气不喘地将祖国描述成伟大的解放者,对政治历史 稍有涉猎的十岁皇女自然不会将重点放在祖国部分,而是透过不公平的记载去认 识曾经的敌人。
 
  历史由胜利者所谱写,这点在她十岁那年便已知晓。只不过污浊的笔墨是无 法伤害到真理的。它们充其量只能将扭曲的事实包装后灌输给老百姓,对於怀抱 着智慧的人──哪怕只是十岁女孩那狭隘的目光──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撼动。 
  但其实苏米亚自己很清楚,她不会对过去的自己进行无意义的美化。促使她 欣赏新乔治亚末代女王的原因很简单,一来她对政治与历史颇感兴趣,二来露苏 丹三世无论是照片还是演讲片段都深深吸引她,对於成熟女性的崇拜也是从这个 阶段开始的。
 
 比起妖娇心机的帝都女爵、比起早熟稳重的皇姊大人、比起花枝招展的帝母 
  大人……露苏丹?姬拉?巴格拉季昂的存在感是如此强烈且神圣不可侵犯。 
  不过当然,再怎么憧憬仍然无法改变对方的命运,对於这位亡国后从此断绝 消息的女性是生是死也无从得知。
 
  ──直到刚才为止。
 
  土耳其军队兵分三路对抗三面外敌的姿态,简直就像是新乔治亚的最后一场 战争。不顾一切地孤注一掷、无论代价多大都力求击退敌军,即使曝露出弱点, 敌方胆敢出手必将还以颜色……能够在必败之仗中对不惧死亡的追随者下达此种 特异命令的指挥官,也只有那坚强无比的露苏丹三世。
 
  虽然并非不可能,从露苏丹三世被迫流亡土耳其的事实看来,或许此人现在 就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甚至统御一方之军……即便事非如此,也很有可能是她的 思想已在土耳其军队内部开花结果。
 
  思及交手对象有可能是崇敬之人抑或对方教导的后进,苏米亚精神为之一振, 稍后再度因着少将的报告声慵懒下来。
 
  会议结束时,希莉亚捎来基辅的消息,苏米亚边听边摇摇晃晃地返回寝室。 
  身体一碰到床彷彿重上好几倍,简直没有力气起身了。更别提那接续着少将 的落落长报告。
 
  「希莉亚,你再念下去我就要死掉了……」
 
  为了殿下的广大支持者与自己的幸福着想,希莉亚只得暂缓报告事宜。 
  「那么明早再请您过目书面报告。」
 
  「嗯嗯……」
 
  「米夏,主人就拜託你了。」
 
  全裸待命的米夏背着茶色灯光优雅颔首,撩起垂晃的发丝来到苏米亚身边, 把胡乱倒下的主人放正后陪侍在旁。希莉亚觉得自己太累了才会连这一幕都看出 醋劲来,於是快步离开寝房。
 
  为主人所提振的精神一旦脱离主人视线,连本带利使希莉亚疲惫下来。她依 循惯例简单交付部下看好主人,就自个儿步履蹒跚地朝向灯火未熄的会议室走去。 
  四个小时后,库塔伊西迎来阴郁的早晨。
 
  苏米亚在一阵温暖而湿润的触感中苏醒,那感觉宛如适才梦境中折腾许久总 算抵达厕所、舒舒服服地解放时的舒爽,使她心情愉快──然后因为触感越来越 明确而紧张起来。
 
  急忙地撑起上半身、低头一看,私处那正处於晨勃姿态的阴茎后方,一头色 泽柔和的淡金色长发正缓慢地摆动。充血的昂扬感回传到大脑同时,亦带来膀胱 压力舒缓到底的畅快感。
 
  紧触私处上侧的柔软触感松开,双颊漾起微红的苏米亚看着脸色慵懒的米夏。 
  米夏目光仍揪着面前的女阴,似乎并未发觉主人已醒;她右手探向一旁矮桌, 抽了张纸巾好替主人擦拭尿道口,那过分细心的动作令苏米亚害羞莫名。 
  处理完毕,米夏这才注意到苏米亚的视线,并在眼神交会的当下展露出慵懒 的微笑。
 
  「早安,主人。」
 
  「……早。」
 
  米夏凑上前来,两条手臂压在苏米亚大腿上,那头长发犹似金色瀑布内敛地 扑散。她将鼻子贴近充血微颤的阴茎前,懒懒地嗅出声响,轻声询问:
 
  「您要直接起床,还是……」
 
  做到这种地步也该尘埃落定了。姑且不论还未消退就变本加厉的晨勃,方才 那疑似随着梦境无意识放尿的举动也让苏米亚感到难得的害臊,而米夏默默处理 完毕还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模样,给人一股很能放心交给她的感觉。
 
  於是苏米亚重新躺下,以无言默许米夏的服侍。当她怀抱稍微美化的幻想期 待着股间的触感时,传来的却是丝丝细发逐一脱离大腿的搔痒。
 
  米夏挺着丰满的双峰跨到主人左腿上,两脚微启,扬臂整理头发边朝浴室方 向呼唤:
 
  「布丽姬塔,换手──」
 
  「欸──?说好早上你负责耶。」
 
  「琥珀三状况。」
 
  「好啦我马上来……」
 
  即使不明白骑士团所使用的暗号,只要稍微想想刚刚发生何事、再想想琥珀 的美丽色泽,苏米亚双颊上的红晕就羞耻地加深了。总之由於先处理了「琥珀三」,
 所以无法直接以口服侍性器──是这样没错吧。
 
  米夏依然是那副游刃有余的微笑,她往前倾了些,左手探向主人的玉根、右 手拉着主人的手来到自己左乳前,两边都就绪后,光裸的私处便降下贴至主人大 腿,手与腰同时动作起来。
 
  有的时候,即便明白只是逢场作戏等级的互动,身体还是会顺从对方的挑逗 产生反应。苏米亚此刻正放松着顺从米夏带动的节奏爱抚起掌中物。然而米夏所 做的手淫太过顺畅,反倒产生一股不真实的感觉。当然这并不影响生理上的快感, 苏米亚股间的昂扬亦顺利茁壮到逼近极限。
 
  就在苏米亚以清醒的脑袋回味着米夏体内的滋味时,浴室那儿走来一名和米 夏差不多高、与琴雅差不多瘦的深色肌肤女性。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小个两、三岁 的高瘦女子把一头深色褐发紮成触臀高马尾,身上缠着浴巾走向床。
 
  「主人早安呀。」
 
 中低带有些微磁性的嗓音将半分罗马尼亚血统的白俄罗斯美人牵至苏米亚身 
  旁,布丽姬塔微浓的尖眉高高地挑起,下唇左侧的黑痣随着笑意些微上扬, 和主人四目相望着慢慢来到米夏的位置。纯白色浴巾随着步伐松脱后落下,显露 出小巧但十分坚挺的褐色美乳。那对胸部与米夏丰满的雪白乳房并排在一块儿, 顺利吸引主人手往一边滑去。
 
  虽然总是会下意识将「富有弹性」及「硕大柔软」分门别类,偶尔还是会希 望能摸摸两者合一的乳型。但是这么一来会多出另一个困扰:硕大柔软又弹性十 足的乳房似乎总喜欢与美貌分庭抗礼。
 
  索斯诺娃是个标准的例子。当然以通常人的眼光来看索斯诺娃也是美人等级, 不过放在美女云集的骑士团之中就显得有些差强人意。或许是筋肉量的差别太显 着,索斯诺娃的乳房又比布丽姬塔更有弹性,且同时具备米夏与阿芙拉这般壮观 的尺寸。综合起来的成绩落点於相当尴尬的水平,约莫是平时不需要该员陪寝、 偶尔又会临时起意的程度。
 
  不过想归想,苏米亚倒是没有唤来那几位靠胸部拉分的部下,而是怀着轻微 憾念搓揉布丽姬塔的褐色乳房。
 
  希莉亚不很有精神地进房时,米夏已完全将服侍任务交付给布丽姬塔,布丽 姬塔口中的玉根也相当接近发射状态。
 
  「贵安吾君……需要我接手吗?」
 
  希莉亚倦意未脱的声音在苏米亚脑海中形成一副惹人怜爱的睡衣姿态,可惜 残酷的现实加诸其身的是深紫骑士团服。苏米亚彆扭地唤来希莉亚,让布丽姬塔 继续吸吮。
 
  啾噗啾噗的口交声听得希莉亚有些不快,然而主人的指示刹那间便将这些负 面情感一扫而空。
 
  额间顶着美丽汗珠的苏米亚以食指轻推上唇,示意希莉亚附上嘴。当两人唇 舌交缠时,苏米亚闭上了眼准备在布丽姬塔口中做最后冲刺。既然看不见那身衣 着,也就不会有彆扭的感觉。
 
  相对於苏米亚那纯粹是为了回避彆扭所做的决定,本来还和布丽姬塔吃醋的 希莉亚这下心花怒放得不得了。早安吻这玩意通常只存在於童话故事和平民之间, 而现在竟然可以亲自献给主人──其愉悦自不在话下。
 
  一边吻得平平淡淡、一边吻得热情如火,苏米亚就在这阵有点微妙的热吻中 平稳地迎来高潮,往布丽姬塔湿润的舌腹射出初晨的精液。
 
  「呜……!」
 
  射精后脆弱化的阴茎继续享受布丽姬塔的舔舐,微湿的女阴则仅能接受湿纸 巾擦拭,这是为了防止主人一早就过分沉溺的对策。布丽姬塔装模作样地为无法 饮下主人的爱液而失落,归来的米夏拍了下她翘挺的臀部,接过湿纸巾亲自为主 人清理。不过在彻底清乾净以前,当然要稍稍补偿一下主人或许会产生的遗憾─ ─米夏对尚且亲吻中的主人报以浅笑,而后伏在主人腿上、含起颤动着的阴茎。 
  ──布丽姬塔已把残精全吸乾净了,真是精明到有点讨厌呢。
 
  考虑到主人尚有许多行程要进行,米夏只得在轻易将主人吹硬之后忍痛收口, 顺便出声提醒吻到出神的直属长官。希莉亚收到暗示,有些不情愿地离开主人的 嘴唇,眼神还顽固地停留在那对水亮的唇上。待米夏多敲两记响指,希莉亚这才 毅然起身。
 
  「稍后的早餐时间将进行部分报告,接着得赶在中午抵达伏尔加格勒,途中 再结束掉剩余报告。正午开始的九个小时内安排了三场中型会议,对象皆是本国 及在地要人;以及一场后备军会议。另有九场私人会谈和一场地方晚宴。倘若时 间允许,将在归程前拜访当地贵族。如果我们有吉娜依达皇亲的口信会更好,希 望卓娅中将的交涉顺利……」
 
  「……希莉亚。」
 
  「是的,主人?」
 
  「你这是在报复我从帝都回来后都没抱你吗?」
 
  听闻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目光锐利又似赌气的主人这么说,希莉亚连忙澄清: 
  「绝、绝无此事!本日行程是为了强化主人在南部的影响力以及军费筹备… 
  …!「
 
  「是吗。你没有故意想害我操劳过度,然后任你鱼肉吗?」
 
  陷害主人是想也没想过,不过任人鱼肉总觉得有点引人遐思呢……差点陷入 妄想的希莉亚猛然摇头道:
 
  「绝对没有!」
 
  「你明明动摇了……」
 
  「才没有!况且行程是卓娅中将亲自安排的!」
 
  「喔,所以你跟卓娅联手要鱼肉我啰?」
 
  「真的没──」
 
  反驳到脸都红了起来的希莉亚忽然感到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聪明的她很快就 看出主人的行为像极了在帝都软禁时那有气无力的模样。也就是说──主人在撒 娇?向自己撒娇?即使有米夏和布丽姬塔在场,仍然只向自己撒娇……? 
  意识到自己成为主人撒娇的对象,希莉亚的内心小剧场再度活络起来。只不 过当她体察主意要当个和娜塔夏匹敌的大姊姊、无微不至地呵护主人的时候,主 人已经在米夏等人陪同下起身前往晨浴……不甘好戏还未开演就落幕的希莉亚赶 紧跟上去,以大姊姊的慈爱目光劝退资历尚浅的布丽姬塔,然后挽起主人的右手 一同踏进浴室。
 
  苏米亚睁大了眼看着喜孜孜的骑士团长小姐,脑海掠过小皇妹与骑士相拥的 感人画面。哪怕已有过不舒服的经验,学不乖的脑袋仍然将无比冷静的自己与笑 吟吟的希莉亚代入其中。
 
  只能说幸好还没吃早餐。
 
                 §
 
  神圣俄罗斯帝国,伏尔加格勒州,伏尔加格勒。
 
  零下四度的低温冷风在一连串人为失误推动下吹进苏米亚所待的议事厅,午 后露脸的阳光没有使人感受到多少温暖,一座座老旧耐操的壁炉倒是发挥不少功 效。传统建筑的好处就在於,一旦后来安置上去的科技产物奇蹟似地全部失效, 还有年年浮报维修经费的先人智慧供其使用。
 
  本日首场会议历经七十五分钟宣告结束,在地望族们多半还滞留於厅房内, 一个接一个积极向特地参与本期俄罗斯南部商贸及通讯会议的皇亲殿下攀谈,还 有些贵族抱着联姻动机而来。苏米亚和颜悦色地与众人话家常,气质出众的阿芙 拉与米夏则奉希莉亚之命打扮得宜,只要可疑的求婚者出现立即黏到主人身边。 
  原本仅一个小时多一些些的会议时程,硬是被贵族们拖满两个小时才顺利解 散。苏米亚一离开众人视野,端装仪态旋即崩坍,整个人慵懒地瘫坐在沙发椅上。 为了团长大人幸福后半生奋斗的阿芙拉和米夏也双双累倒在旁侧座位,她们一个 大概是被组织性的灌了酒,一个则是体态迷人到必须忍受乡下贵族轮番施展的鹹 猪手、还不能一脚将对方踢飞。
 
  「主人,您辛苦了。距离下场会议还有差不多五十分钟,搭车时间只需七分 钟,故可先进行二至三场私人会谈。您要邀请几位代表前来呢?」
 
  苏米亚将右手食指与姆指圈起,有气无力地对希莉亚晃呀晃,处於任务中状 态的希莉亚漂亮地误解这个手势的意思。
 
  「三位吗?我知道了,立刻替您请来。请利用这段空档好好休息。我马上回 来。」
 
  「等等!希──」
 
 力求将基辅方面交付的任务於一日内完成、好让主人能在日后轻松些的希莉 
  亚已然快步离去,留下玛兰诺率领的护卫队和苏米亚大眼瞪小眼。
 
  片刻之后,希莉亚前来告知准备就绪。苏米亚一路上怨怼地盯着希莉亚自信 满满的背影,对於玛兰诺提供的会谈者背景资料则是正眼也不瞧,抵达会谈室时 才取过资料、抱持着稍微整顿过的心情入内。
 
  等在会谈室里的是三名东方脸孔,一个年轻貌美但看似弱不禁风,一个外表 条件和骑士团相当,一个则是年老干练的姿态。三人在苏米亚进门的同时一齐起 身,希莉亚来到她们面前依序介绍:
 
  「这位是台湾共和军代表,何欣;福尔摩沙武装力量代表,夏艳将军;浊水 溪阵线代表,张姿琪。三位都是从台湾来的,也就是中国福建省东南侧的小岛。」 
  早知道刚刚就先读一下资料……亚洲人名或组织名偶一为之还不怎么影响思 考,一下子多起来就顺利让苏米亚脑袋当机冒烟。
 
  希莉亚以眼神示意玛兰诺,维持笑容可掬的态度转身向对方介绍起主人。这 段时间苏米亚透过玛兰诺的解说临时恶补现在面临的情况,待希莉亚的拖延战术 走到尽头时,状况已明朗不少。
 
  虽然还未深入了解,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契机──同时也是个大麻烦。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殿下,我方在不久的将来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承认及 声援,贵厅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力量。而我方亦可提供殿下迫切需要的东西。」 
  「我也直说了,我们是为了向俄军购买武器而来,交易方式为贵金属和中国 军方内部情资。清单在此。」
 
  「我们希望能将一批有志之士秘密送往海外进行训练,期望殿下提供我方海 外部队相当程度的军事交流。」
 
  当日「募集」到的资金有近三成来自东亚,东南亚及北非则佔去五成,仅有 二成余出自俄罗斯南部贵族之手。其中获得国际承认的政府及地方组织佔五成五, 另外四成五则是各地叛军与反政府组织。
 
  思及浪费在国内贵族的时间与其贡献呈现如此令人难过的落差,苏米亚不禁 对未来三个月排定的行程感到沮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