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切腹的姐妹花]

    终于等到了这天,我细细打量起镜子里的我,披肩的秀发,乌黑而又明亮; 涂着口红的小口宛如一颗成熟了的樱桃;一套米色的套装很恰当的包裹着我匀称 的身体,乳房结实的挺立着,往下是纤细的腰肢,漂亮的中短裙紧包着我微微呈 弧形的小腹;在肉色丝袜的映衬下,我的双腿显得特别修长秀美;最下面是我最 喜欢的那双白色细高跟鞋。精心打扮过的我是一个端庄成熟的美女了。就这样死 去吧,就这样切开我的肚子,我陶醉在兴奋中。双手情不自禁地在下腹上按压起 来。“昕儿,你好了没有?”姐姐的催促声打断了我的自我陶醉。“就好,姐姐!” 我走出房门,看到同样打扮一新的姐姐,眼前不禁一亮:只见眼前的姐姐宛然变 成了一个贵妇,精心梳理的头发,用发卡卡在头顶,脸上画了淡淡的妆,身上是 她最喜欢的粉红色丝绸旗袍,在吊灯下闪着丝绸特有的光芒,同样是肉色的丝袜, 但是玉足上的高跟鞋特别显眼,细长的鞋跟足有八厘米长。“姐姐,你好美噢。 要我是个男人我一定会抱着你大干一场的。”我调皮地说。“讨厌!你还不是一 样?嘻嘻。”姐姐娇嗔地瞪了我一眼。
 
    “我们开始吧!”姐姐平静地说,“是你先呢还是我先?”“嗯,我们一起 来好不好?”我想了想说。“好吧,这样我们彼此也好有个照应。”说着,姐姐 从沙发上的坤包里取出两把蟒皮鞘子的短剑和两块洁白的棉布。“喏,给你。” 姐姐递给我一把剑和一块白布。“哇,好精美!这是哪里弄来的?”我抽出剑来, 寒光一闪。“当心一点,很锋利的,我上次飞去日本的航班时买的,很贵哦,花 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啊,不过这样挺值得的,毕竟要用它们结束自己的生命啊。” 姐姐幽幽的说。姐姐是个空姐,到过世界好多地方,但她特别喜欢飞日本的航线, 别人不理解,我可一清二楚,姐姐迷恋日本的切腹文化,做梦都想切开自己的肚 子,她这是偷着去日本学呢。而我又何尝不是呢?自从记事开始我就喜欢玩弄自 己的肚子,用尺子铅笔之类的东西刺小腹,模仿切腹自杀。以此来获得性的快感。 而今天,这一切终于能成为现实了——前些天因为为了维护清白之身拒绝和客户 发生性关系,使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老板炒了我。这样我就有借口结束我的生 命了,别人会认为我是以死谢罪或者是以死抗议。反正人总要死的,趁着年轻切 腹自杀,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留在这个世上不是很好吗?至于姐姐,她在飞机上和 机长,也就是她的男朋友缠绵被同事发现了,结果那个机长由于玩忽职守被停飞 毁了前程,姐姐无颜见他,心里很内疚,于是决心切腹自杀以死谢罪,同时圆自 己的切腹梦。
 
    " 快一点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急切地说。" 好的,别急,你要丝巾吗?
 " 姐姐问我。" 要丝巾干什么?" 我纳闷地问。" 傻,把肚子勒起来啊。" 姐姐
 冲我做了个鬼脸。" 算了我就不要了,不过我可以帮你勒,你自己勒不紧的。" 我说。" 谢谢你,好妹妹" 姐姐高兴地亲了我一下。" 晕倒,又不是同性恋。"
 我心想。姐姐迫不及待地掀起旗袍的下摆,叉开得好准的叉啊,正好掀到肚脐上 面一点,露出整个小腹。哇,粉红色的蕾丝小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姐姐微圆的小 腹。" 快点啊! "姐姐催促道,同时用两手使劲推上腹,使内脏尽量被推进小腹,
 我赶紧用丝巾在姐姐的腰上绕了一圈,打了个结,使劲一拉," 啊~~~~,姐姐大
 叫一声,同时小腹不可思议地鼓了起来,像是随时可能爆炸。" 太紧了吧?" 我 关切地问。" 没,没,没关系。" 姐姐喘息未定," 来扶我跪坐下来,我下面太
 鼓了。勒得真好,正好勒在肚脐上面一点。妹妹,你真好。到了阴间我们还做姐 妹好吗?""好的,一定。" 我眼眶湿润了。慢慢地扶姐姐在地毯上跪好。由于小 腹太鼓姐姐只好跪直了身子,而不是把臀部坐在脚上。然后我也在姐姐对面跪好。 为了表现最凄美的一幕,我们都没有把两腿捆上。是最后的时刻了。我缓缓地解 开套装最下面的两颗纽扣,松开束裙子的宽腰带,轻轻地把裙子往下拉了拉,露 出小腹,直到到阴毛上方(我穿套装时不爱穿内裤)。姐姐也把内裤向下推到同 样的位置,不过她这样做要比我困难的多。
 
    我们同时拔剑出鞘,寒光一闪,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仿佛都变得明亮起来。抖 开白布,我们细细地擦拭起短剑,不能让一丝污秽进入我纯洁的小肚子,绝不能。 " 我试它到底有多锋利," 姐姐说着,把剑刃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一划," 噢,
 天哪,竟然没有疼痛的感觉,血倒是流出来了。真是好剑啊!" 果然,血顺着姐 姐的大腿往下流着,由于丝袜的关系,血迹扩张成一块,好象一朵盛开的玫瑰。 " 我先刺了哦。" 姐姐给我一个微笑,把剑顶在小腹上最凸的地方," 啊~~~~~~~
 !"姐姐一声大叫,同时双手一用劲,噗!一声闷响,剑的一半(大概五六厘米的 样子)已经莫如姐姐的小腹。" 啊,我终于做到了,这是真的吗?剑啊,你进入 了一个少女最隐秘最宝贵的地方,进来了,终于进来了……" 姐姐如梦呓一般喃 喃地说。" 姐姐,等我一下,我就来" 我用手握剑,左手在小腹上抚摸了两下, 找准子宫的位置,把剑抵在上面,微微一用劲就把剑刺了进去," 噢~~~~~~~"好
 准,我感觉剑穿过肠子穿透子宫壁,进入到子宫里。果然像姐姐说的那样,没感 觉多少疼痛,只感觉一股热气从小腹涌遍全身,这就是所谓的快感吗?不是很强 烈啊?我有点疑问。这时候姐姐也恢复了镇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腹一起一 伏的,并没有多少血流出来。" 好妹妹,这才刚开始,痛苦还在后面呢,和姐姐 一起切腹你后悔吗?" 姐姐喘息着问。" 不,"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和你一
 样,都是为了圆自己的梦啊。""谢谢你陪我" 姐姐惨淡的一笑,同时双手一松, 噗——,当——,由于姐姐勒着腰,下腹内压力巨大,所以剑自己弹了出来掉到 地上,鲜血喷涌而出," 啊~~~~~~,好痛!" 姐姐大叫,双手本能的去捂住伤口,
 可是这根本就是徒劳,鲜血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巨大的压力顶着白花花的肠子 往外涌,伤口被一点一点撑开,撕裂,姐姐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旗袍的下摆, 用力往上一扯,滋啦——,噗——,旗袍的整个前襟都被她扯破了,露出姐姐粉 红色的胸罩,腰上的丝巾也断开了。姐姐的小腹一下瘪了下去,白花花的肠子顺 势喷涌而出。
 
    " 啊,看到了,看到我的肠子了,你是那样的洁白,你是那样的光润!噢, 我的肠子,我的肠子!啊!啊!" 此时的姐姐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端庄,变得跟一 头母兽一样疯狂。而此时,我正呆呆的感受着那奇妙的快感。" 快啊!好妹妹, 和姐姐一起来!噢!哦!" 姐姐呼喊着。" 噢" 我如梦初醒,把剑抽出一点,只
 留痕段在腹内,然后猛地把剑往下一压,小腹应手而开,还好,没有剖断肠子, 我之前没有禁食,可千万不能弄破肠子。先前的快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火辣 辣的剧痛,我用手捂住伤口,一点一点往外兜着肠子,以此来减轻一点痛苦。而 此时的姐姐,疯狂的把手插进她撕裂的小腹,想拽出子宫,可是剧痛使她没法实 现,终于,姐姐放弃了最后一点矜持,一下倒在地上,翻了个身,仰着面,大口 大口的喘着气,积蓄力量," 嗯——" 姐姐闷哼一声,一咬牙,终于把子宫握在 手里拽了出来。巨大的痛苦使姐姐双脚乱踢,一只脚上的高跟鞋飞了出去,头发 也散开了,像瀑布一样绽放开来。我忘了自己的疼痛,兜着自己的肠子,暗暗的 为姐姐捏着一把汗。
 
    此时姐姐突然镇定了许多,凝视着自己小巧的子宫,泪流满面," 妹妹,你 知道吗?这是女人的全部,有多少个夜里,我梦见了它,掏出了它,现在这变成 了现实,姐姐事多么高兴啊。" 姐姐颤抖着说。我也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只知 道问:" 姐姐,你还好吗?""傻丫头,姐姐现在比什么时候都幸福,来,我让你 看看子宫如何给我们女人带来幸福和快乐。" 说着姐姐开始爱抚起自己的子宫, 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由于是直接刺激子宫,姐姐很快达到了高潮,爱水喷涌而 出,内裤根本阻挡不住如潮的爱水。地上一片湿漉漉的。姐姐喘息平稳,苍白的 脸上泛起了一点潮红,她强忍着对我笑着说:" 让你见笑了。不够精彩,太失态 了。噢,看你,小丫头,怎么这么慢,来,姐姐躺着看你完成,等等你,姐姐现 在不死,等妹妹一起死。加油噢,别像姐姐一样,干得漂亮点!""嗯," 我含泪 点点头,放下手里的肠子,把双手伸进伤口里,一狠心向两边一扯,把下腹完全 打开了。哗啦- ,内脏全部淌了出来,小肠,大肠,直肠,膀胱,卵巢等等,在 腹前的裙子上堆了一堆。真的好痛,为了给姐姐一个安慰,我强忍着不倒下去, 可是小腹内的空虚感实在让人受不了,突然一个可怕的点子在我脑海里浮现,我 挣扎着拾起姐姐掉下的高跟鞋,用尽把它塞进空了的下腹深处,一只不够,我又 挣扎着把自己的也脱下来塞进去,好些了,可是金属的鞋钉时不时触及皮肉的感 觉还是很痛苦的。我看了看姐姐,姐姐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虽然到了这一步,但却没有流多少血,这说明腹部动脉并没有破,我一时半 时还死不了,可姐姐的时间不多了,怎么办?我现在既要抓紧时间折磨自己,又 要想办法加速死亡,我学着姐姐的样开始爱抚子宫,不过由于我第一剑池的位置, 我的子宫已经破了,我用一个手指堵住子宫上的伤口,其他四个指头用力揉捏起 子宫,果然,又传来温热的快感,这种快感麻痹着全身的疼痛。" 加油!" 我对 自己说。同时另一只手伸进肚子里揽动一肚子的高跟鞋," 啊~~~~~~," 到 G点
 了,几乎是同时,高跟鞋(应该是姐姐的那只)的鞋跟划断了我的腹动脉,鲜血 向前喷涌而出,淫水向下喷涌而出,我做到了,我没有倒下。望着被染红但并不 凌乱的套装上堆满了我的脏器,望着对着我用尽最后气力微笑的姐姐,想象着这 样凄美的一幅画卷,我内心好自豪。" 姐姐,我们走吧。" 我闭上眼,倒在姐姐 怀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2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